中国茉莉花革命: 武汉水深火热 北京歌舞升平 习近平为何不亲赴武汉?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25

武汉水深火热 北京歌舞升平 习近平为何不亲赴武汉?

转发此新闻:
最早传出的消息说今年的春晚取消了,四十年头一次! 武汉围城,一千二百万人煎熬,这样做可能是为了表达对同胞的同理心。事实上只不过取消了两个分场直播,其余照旧。还有人吹捧:“首次暂停春晚直播,绝对能够体现党中央国务院的决心和意志,歌舞升平让位生命安全,体现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但是网上发出了更大的疑问,武汉人受难,为什么习近平至今不亲临武汉看看?
   

    胡锦涛非典疫情高潮时出现在广州街头
  
    2003年,非典疫情在广东爆发,当局最早试图隐瞒疫情,北京301医院军医蒋彦永向外界揭露后严重程度为世人所知,担任中共最高领导人不久的胡锦涛于414日出现在中国抗击非典最前线广州,胡锦涛冒着危险,未戴口罩与市民握手,向世人显示国家领导人与民众同患难的决心。民间因之有“涛哥”昵称。
  
    现在,武汉封城,武汉一千二百万人备受煎熬,民间一直有期盼习近平亲临武汉,安抚民心的期待,但不明白习近平为什么迟迟按兵不动。网上已有不少要求中央领导人前来武汉体恤民众的呼吁。
  
    二十三号,武汉围城,千万人煎熬,武汉封城成了世界主要媒体头版重要新闻,然而人民日报头条竟然是习近平看望江泽民等老同志。当日下午,央视播出习近平率领众常委大会堂团拜,观看演员献艺,习主席发表堂堂演说,竟无一字提到遭封城受煎熬的武汉人民。
  
    武汉水深火热帝都歌舞升平
  
    武汉人水深火热,各大医院人满为患,病人得不到救治,医护人员都快挺不下去了,北京那边歌舞升平,莺歌燕舞,对比太强烈! 新浪微博一片讥讽声,“把办春晚的劲儿拿出来,多救几个人吧。”“全国春晚跟武汉疫情简直一个天一个地呀,好大的讽刺,哪有什么感同身受啊。”北京学者荣剑评论:“武汉还在水深火热之中,帝都仍在歌舞升平,这台大戏还好意思演下去,居然还唱出‘我国家那像染病’。真是新时代了,什么梦都敢做!
  
    往深里想,别说春晚这种“娱民”的,那“娱官”的团拜不是一场都没误吗?武汉封城首日,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率众常委在人民大会堂团拜,歌舞升平,重温实现中国大梦,省一级的领导,武汉省委书记省长也在宣布封城前提前团拜了,当地媒体报道,演员们发着烧带着伤“莺歌燕舞”,为领导们进行“完美演出”。
    
易中天谢绝一切拜年贺岁
  
    一则“易老师,不过年,谁把我的家园变地狱?”的帖子广为流传,知名学者易中天朋友圈留言:“情系武汉,无心过年,因此敬告亲朋好友和各位网友,本人谢绝一切拜年贺岁。在我同胞和乡亲面对生死存亡的日子里,哪有什么心情听什么‘新春快乐,恭喜发财’之类! 恭请诸位海涵!
  
    看看网络上武汉生活的亲戚、朋友、以及陌生人披露的消息,武汉的状况是可怕的! 官方公布的情况是有疑点的。武汉确诊患者到底有多少,官方的数字不高,财新记者目前的报道是六千人,这一数字不一定全面,为什么人们更容易相信,因为官方隐瞒真情太久。还有人认为,有些可见度很低的贫困人口,流动人口,不到万一从不去医院治疗的外地劳工,如何统计?
  
    武汉的情形很严重
  
    武汉肺炎会造成多大伤害,著名病毒专家、埋怨自己在武汉封城前“当了逃兵”的管轶说,武汉肺炎患者至少是萨斯的十倍。这句话是否意味着十倍的杀伤,十倍的死亡?
  
    在十二月初出现武汉肺炎后一直试图蒙混过关的地方当局,等到最高领导人在“百忙”中批示后,采取极端措施,宣布封城,在湖北,不光武汉,还有周边的十几座城市,统统被管制起来。一些分析认为,封闭全城,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反人道做法,非不得万一时不可使用,若城中无相应的医疗配备卫生设施,一旦封闭起来,岂不是让内部的人等死吗?不是说党国体制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吗,当初把这一本领用在了封锁消息上,现在,小事终于酿成大事,领导人还在忙着团拜。
    

医护人员快顶不住了
  
    不少人可怕的担心正在变成事实,综述网络披露,一方面,那些没有来得及逃城,或者没有足够的资源逃城的人,在无奈中可怕地等待。没有公共交通,没有足够生活必需品,缺乏防疫卫生品和指导;另一方面,医护人员的疲惫度正向极点冲刺,医院人满为患,发烧问诊的愈来愈多,医院开始不断拒收,网络上已出现患者不能支撑在医院走廊或者是不明地点倒地的恐怖场景。一位武汉医生说:“我们已经顶不住了,门诊挤满了病人,24小时都满满的,病人都跪在地上求我们救救他们,但是目前并没有针对此次病毒的特效药,存活全靠自身抵抗力,我们的防护用具也已经用光了,防护服,口罩,帽子,手套,面罩,眼罩都用完了。”
  
    医院若不能有效治疗隔离接待,谁都知道,那会变成一个更恐怖的传染之地,官方已经披露了十四名医护人员人传人的信息,从网络披露的武汉一些医院护士发出的信息看,感染的医护人员数字应远远超过,有中国记者在网络披露,他们核实一家医院医护人员感染肺炎情形,联系数名医生均被告知疾控中心有令,医护人员不得接受媒体采访,不得对外泄露疫情。哪怕匿名,承诺保护信源,也不受采访。
  
    连最起码的医护口罩,保护服都很缺,在那里坚守报道的财新、红星、中国青年报的记者都发出了求援,连武汉各大医院也因防护物资不足向社会发出公开求援。
  
    堂堂武汉,找不到几个口罩,堂堂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为什么疫情一来顾此失彼惊慌失措?有分析指,总是隐瞒惯了,总是好大喜功惯了,采取“地动山摇”“排山倒海”“人多力量大”“大跃进”的毛式做法容易、快意,真要具体地,科学地,实际地,人道地应付灾情的时候,当局竟显得如此慌乱。封城两字容易出口,半夜一宣布立即就成为全世界头号新闻,但是如何让被关在笼中的人民得到关怀,得到治疗,得到安慰并不容易。
  
    现在,像十七年前的萨斯一样,萨斯的同族兄弟新型冠状肺炎正在向全中国扩散,正在出境,在武汉之外,目前至少已有河北,黑龙江宣告出现死亡病例。
  
    民众希望知情
  
    网络流传着一段很有意思的话,什么时候新闻开放了,疫情才可防治了,患者才可提前医救了。媒体开放,并不能治病,但可以把坏消息公诸于世,让所有的资源及早动员起来防治,让你说我说大家都说,不封口,一方面舆论监督,一方面减少人们的恐慌。
  
    十七年前如果没有蒋彦永医生向世界揭露萨斯实情,中国或世界死去的人会更多,十七年后的中国如果吸取教训,从五十天前就开始全力防治,不至于让疫情延缓到春运开始几亿人大迁徙时呈几何级攀升。
  
    蒋彦永之所以能够“以身试法”,向世界揭露,那时候虽也是中共统治,现在看来,江胡时代尚有民间抗争的一席之地,如今,习近平登台,维权律师遭大规模抓捕,党内被视为不忠者遭清扫。总书记要求两个维护,坚持一个思想,妄议中央成大罪,下级官员发现问题,不敢向上报,害怕减损主子喜欢的正能量,小事变大,殷鉴不远,就是不肯吸取教训,在萨斯消失了十七年之后,萨斯的兄弟杀气腾腾而来。
  
    充满宣传气味的春晚照旧在播,武汉肺炎正在全中国蔓延,习近平的中国可以吃饱可以喝足,据说人民很快可以小康了,很好! 谁不愿意人民衣食满足。可是,发展到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中国人别说侈谈民主了,甚至不可以“妄议”,不可以自由言说,不可以在媒体争论政治人权宪政问题。武汉疫情这么大的事,当初八人挺身出来揭露时,竟然遭公安抓捕,不但抓捕,还威胁所有人:“不信谣不传谣”。环视全球,习近平专制下的中国还是一个黑暗的社会。
  
    来源: 法广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