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美是友是敌 中国官媒在挣扎分辨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09

中美是友是敌 中国官媒在挣扎分辨

转发此新闻:
中共鹰派「环球时报」日前发表社评指出,「中国不能再幻想美国视我们为朋友了」,中国必须敢于坚持原则,不惧与美国碰撞。只要中国战略上克制,在被触碰核心利益时敢来硬的,美方就愿意与中国探索双方新行为边界和互动模式。这种论调未必完全代表官方立场,却是当局和民间的主调,无法拉拢美国成朋友,就把它当成敌人或对手,用硬碰硬吓唬美国。问题是习近平当局最近一些服软表现,却与这种说法背道而驰。


环时说这些话,有些自我壮胆,有些情绪发泄,也有安慰自己的无奈意味,要民众别怪罪当局对美国退让妥协。从7日该报社评再强调「中国没有力量、也没有意愿挑战美国的全球利益」,但「捍卫自己核心利益,中国实力愈来愈宽裕」,「认怂」明显在为贸易协议签署铺垫。但中美关系显然不是用「朋友/对手/敌人」这组概念,就能简单涵括。

回顾历史,美国无法忽视人口最多的中国,冷战时想利用中国牵制苏联,尼克森破冰和北京建交,80年代邓小平访美后推动改革开放,都让美国憧憬透过全球化和自由贸易扶持中国,只要大陆中产阶级兴起,早晚能和平演变中共,让中国成世界体系一员。所以美国容忍巨大贸易逆差、协助中国进WTO,这些历史事迹,谁能说美国不是中国的好朋友?

客观上,多数美国人也视中国为朋友,能在这个世界最大市场投资赚钱,正是尼克森以来所有总统执行的现实主义策略。但美国愈来愈发现,自己错了。

很难否认,中国是美国协助下崛起,习近平2012年掌权后提出「两个一百年」和「中国梦」,不再韬光养晦、要有所作为,口头上说不是要取代美国,许多地方却藉国家资本主义的经济实力,与压制人民自由的专制相容为一,想重塑国际体制;中共19大习近平倡议输出「中国模式」为人类解决问题,种种作为都激发美国想分辨中国是敌是友、检讨对中国政策是否明智。

「中国通」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2016出版《百年马拉松:中国称霸全球的秘密战略》一书,直指中国要取代美国,成世界强权。去年5月,国会争论中国到底是敌是友,大体认定中国是美国的对手、最大挑战者和威胁。川普政府「国家安全战略」更将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者」(strategic competitor),开启全面遏制中国的篇章。

简单归纳,中美是敌是友,体制差异是主因,但只是表面藉词;老大必然压制老二,要老二臣服才是关键。阿拉伯国家王室同样专制极权、没有民主、限制自由,程度或有不同,但美国用普世价值责难过他们吗?日本是民主自由国家,80年代照样在美国压迫下退让。这些敌友矛盾关系,让中国反击美国振振有词。

川普前三年任期,遏制中国成对外政策主轴,贸易战、科技战、军备竞赛、地缘战略竞争等,这场世纪对抗直到区分胜负前,恐难扭转。美国朝野也开始区分中国、中共,副总统潘斯两次充满火药味演讲对中共磨刀霍霍,却寄望中国人民觉醒,演变体制。但面对官民一体的中共体制,美国陷入混乱难辨,例如严查大学和研究机构窃密、中国学生学者进敏感科技领域受限,所有华人受拖累。

同样,中国官媒、民间反美声浪高涨。川普下令狙杀伊朗军头苏雷曼尼后,网上恶骂美帝音量惊人。而去年盖洛普民调、丕优全球32国民调,六成民众对中国反感,美中民间友谊渐行渐远,在美华人遇咒骂Chink、竖中指、要你「滚回中国」案例增加。
这当然都是不幸的发展,官媒鼓吹别再幻想美国是朋友,但中国每年5400多亿美元出口靠美国市场支撑;逾3.1兆外汇存底逾三分之一用美元债券持有,美国不是朋友,谁是中国的朋友?难道是俄罗斯、伊朗、北韩、巴基斯坦或委内瑞拉?遇核心利益被触碰时敢来硬的,例如香港、台湾、南海等如果硬碰硬,谁比较吃亏?

官媒急着为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签署铺路,今年科技战、美中脱钩将加剧,北京停止政府补贴、对结构性改革让步,都难逃避。鹰派的环时突然「醒悟」,承认美国经济、科技、军事、外交实力都在中国之上,用同样的逻辑想,中国既有求于美国,向朋友退让后握手言欢,总比树敌被逼让步更能留住面子、说服民众。中美能化友为敌吗?


来源:世界日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