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武汉资深环保人徐大鹏夫妇肺炎去世 医院没做新型冠状病毒测试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23

武汉资深环保人徐大鹏夫妇肺炎去世 医院没做新型冠状病毒测试

转发此新闻:
汉资深环保人士徐大鹏夫妇10天内先后因肺炎去世,尽管他们的病征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十分相似,但医院并没有替他们做「武汉肺炎」的测试,而他们的死亡自然也没有被列为「武汉肺炎」疫情的死亡病例。而众多在其重病期间有密切接触的亲友也没有接受任何隔离措施。

2020122日凌晨,武汉知名环保教育人士徐大鹏因肺部感染去世。10天前,他妻子亦刚因肺部感染去世。

知名环境NGO组织自然之友周三(22日)发布消息,指该组织武汉小组的原召集人,国内资深的环境教育家徐大鹏因肺部感染,于周二(21日)在武汉汉口医院去世

而在此之前的112日,徐大鹏的妻子在武汉第六医院因肺部感染而去世,徐大鹏在妻子最后的日子,一直在医院陪

自然之友武汉小组的曾先生向本台记者证实了这个消息,并透露,徐大鹏的遗体已于当日迅速火化,但他们也未能获得更多的细节

曾先生说:是的是的,也去世了。我也是昨天晚上知道的消息,你看那个自然之友的官微,以及我发在朋友圈的几个资讯,具体的情况我也没有获得更详细的内容

陆《新京报》援引徐大鹏的女儿指出,徐夫人没有咳嗽症状,只是发热,而徐大鹏则发病很急,周一(20日)去医院时还能自己走,但周二就去世。更为重要的是,虽然徐大鹏夫妇都表现出严重的肺炎症状,但在他们去世前,二人都没有接受核酸检测来辨别是否属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引发的肺炎。换言之,徐大鹏夫妇并没有被官方统计在新型冠状病毒致死病例中

另据徐大鹏生前的朋友刘先生指出,徐大鹏先生去世后,他们都很痛心,同时也担心其家人的境况,她认为徐先生的孩子可能已经被隔离观察,但他刚向徐大鹏的女儿徐馨蕾确认,作为密切接触者,她本人并没有被隔离观察,甚至还只能自己四处奔波料理父亲的身后事

刘先生说:昨天(21日)下午她(徐馨蕾)送她爸爸到医院去的时候,医院都不收。昨天晚上她父亲去世,然后我以为她是疾控中心要帮助到她,不是这个样子的,当局的话根本就不管,医生已经没有人理她了,然后就让她一个人去处理后事。也就是说,这么一个带病的嫌疑人都没有人管,这是个非常大的问题。应该是有其它人接触的,据我所知好像12号有几个老师去看过他们。她自己可能是没有意识,我说现在你自己的这个安危是最重要的,然后我让她去求助,她还是社会经验有限,不是很清醒吧,我给她打市长热线,打不通

另据知情人透露,徐大鹏的女儿计划明日(23日)召集亲友对父亲进行水葬,而徐大鹏的友人们十分担忧,此举会传染到参加葬礼的亲友,但他们尝试联系了武汉市疾控部门,但被告知,因为徐大鹏夫妇去世并不在那几个被统计的死亡名单内,他们也无法做甚么

中国官方机构官僚、僵化、以及怠忽职守的作风,也可能是此轮疫情在中国实际病人及死亡数字被低估的原因之一。本台记者专门就此事致电武汉市疾控中心,但该中心一名干部指出,他们只能接受从医院报上来的资讯,患者或死亡者亲属自己上报的资讯,他们不会接受。她还明确指出,如果没有医院报告疑似病例,个人无法自行去医疗机构和疾控中心检测是否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汉疾控中心干部说:这个不是我们管辖范围内的,就是说,像这样的情况的话,她应该是由医院报给疾控。这个步骤是医院上报到区疾控,市疾控,一步一步的。因为我们没有收到,所以肯定就没有人关注。病历和那个相关的证明,个人是没办法上报的

自上月底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所导致的肺炎疫情后,官方一直强调暂时未见该疾病会人传人,但随著疫情迅速扩散,以及习近平周一指示要坚决遏制肺炎疫情后,武汉官方才承认存在人传人的情况

徐大鹏是中国资深环境教育家,亦是自然之友武汉小组的早期召集人,其突然去世,亦让近年来备受打压的环保界人士倍感痛惜。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