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多名香港市民目击疑似便衣警参与毁坏店铺行动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04

多名香港市民目击疑似便衣警参与毁坏店铺行动

转发此新闻:
香港便衣警察经常混入游行队伍中执法,由于执法时没有出示委任证,所以制造了不少混乱,更有人怀疑,便衣警察参与了破坏活动。在1月1日的大游行,就有游行人士目击穿黑衣的人士破坏完店铺后跑到警察防线躲避。

2020年1月1日,在香港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前,一名男子破坏公司门面

元旦大游行后,有多名市民致电电台节目,表示自己是目击者,认为有便衣警员假扮示威者,试图挑起争端。自称简先生的市民指,当日自己和太太在轩尼诗道,清楚听到有人打碎玻璃的声音,他见到大约有4至5个黑衣人在破坏中国人寿大厦。期间有游行人士问该些黑衣人:“你是不是警察?”众人随即散开逃走,其中一人在他面前走过,他一手抓住那个人的背包,背包上的防护罩掉下来,背包并没有拉拉链。简先生表示,他看到背包里面有怀疑是伸缩警棍的物体。随即该名黑衣人威吓他,警告自己会拔枪。


简先生:“后来有人问他们是不是警察,他们(黑衣人)便分散地走。其中有一个人走在我面前,我一手抓住他的背包,扯开了他背包上的防水罩,而他的背包没有拉拉链,好像有一支伸缩警棍。他曾经说了一句:‘我会拔枪的’。我太太也在旁边。”
简先生称,他感觉这些黑衣人不是勇武示威者,因为以往勇武派不会在市民仍在和平游行时破坏,而且他认为“如果那些人不是警察,那为什么要跑”?
亦有目击者声称,那几位黑衣人跑向警方防线,不时大叫 "自己人",过去几个月,便衣警为免被防暴警察误以为示威者,都会大叫是 " 自己人"。

港警指有人制造假消息

警方在周二例行记者会否认相关指控,强烈谴责有人制造假消息,并指警方已就相关事件作出拘捕。

反送中运动半年至今,警方经常被诟病在行动期间未有展示委任证,市民无法确定其警员身份。行动部高级警司汪威逊回应称,他不明白为何现时警方拘捕疑犯后,市民会马上要求警员出示委任证。

【便衣警自行倒地后,示威者被告袭警】

元旦日香港警方广泛使用便衣警察围捕示威者。在旺角,数名便衣警把一名黑衣人按在地上后,毫无反抗,有一名便衣警激动地冲前指黑衣人袭警,数十秒后,该名便衣警自己倒在地上。被捕男子事后被控袭警罪。

汪威逊:“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在警员拘捕疑犯后,会马上要求警员出示委任证。其实很多时候,我相信大家见到谁在破坏法治。当警察去抓人的时候,我相信市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协助警员控制坏人,而不是要求查看委任证。”

他强调警方就展示委任证有清楚机制,可以的情况下就尽快展示。

民权观察成员王浩贤批评警方不应把游行集会看成犯罪场所,指警员不应乔装成为示威者混入人群中执行警务。当警员在游行队伍中执行警务的时候也应该出示委任证,让群众能够清楚识别其身份。而这也是世界各地警察处理大型示威活动的普遍做法。

王浩贤:“警方有责任去确保游行集会的进行,也不应把游行集会视为罪案场所,而是市民行使他们基本权利的时刻,所以警方不应该乔装成示威者在人群中执行职务,而且必须有清晰的身份识别。”

市民不相信警察源于执法不公

对于有便衣警察混入人群,并带头破坏的说法,民权观察成员王浩贤指出,在世界各地的大型示威活动,特别是在威权国家,经常会有传言指称,有执法或安全部队派人混入示威活动中闹事,造成社会动荡,借此让政府有充足理据镇压反对声音。而在香港,他分析称,有便衣警察带头破坏的说法,是源自市民不信任警察。

王浩贤:“过去我们见到,两方持不同意见的人起冲突的时候,警方的做法相当偏颇,或者会对亲北京的人士采取包容的态度,甚至协助这些人离开。这些做法造成市民对警方的不信任,觉得他们不会公正执法。”

他认为要杜绝这些流言,警方有责任确保警员在执勤时必须佩戴委任证及身穿制服,让市民觉得警方不会混入人群当中,主动参与破坏活动。

便衣警为拘捕示威者无所不用其极

事实上,便衣警执法时是否根据法律程序,引起广泛争议,他们所用的手法,更可说是无所不用其极。元旦日香港警方广泛利用便衣警察围捕示威者,数名便衣警把一名黑衣人按在地上后,从其他人拍到的视频看,虽然该名被捕男人毫无反抗,仍有一名便衣警激动地冲前指黑衣人袭警,数十秒后,该名便衣警自己倒在地上。被捕男子最终被控袭警罪。而且整个执法过程,便衣警都没有出示委任证。旁边围观市民不确定究竟是警方在执法,还是示威者被人袭击。


有真正劫匪就是利用这漏洞,1月2日在屯门警署附近,假装便衣警截查途人,并且抢走一名男子二十万港元现金。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