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s与习近平的「中国梦」(下)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08

2020s与习近平的「中国梦」(下)

21纪的20年代,很可能像20纪一样,对世界史的轨迹发生巨大影响。就中国而言,我认为20纪发生的最重大的转折就是主张并亲力推动地方自治的精英,在20年代输给了不惜引狼入室重建大一统的精英。为甚么会这样?其中有没有与今日中国相关的教训?我还没有看到比较深入的探讨。就我现在所知,那些实践地方自治而最终失败者,如陈炯明、阎锡山、梁漱溟、晏阳初的品行,比赢了他们打江山坐江山的人要高得多,这些失败者们哪怕多少保住一点成果,而不是输的那么惨、那么彻底,中国恐怕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成为一个如此危险的国家。


大一统的帝王梦在21纪重演,是现代中国的噩梦,我相信、或者我希望习近平的「中国梦」将是中国噩梦的最后版本。问题是,这个最后版本的中国噩梦,将让中国和世界付出甚样的代价?这是令所有有良知的人都不能不想的问题,而由此带来的焦虑也是不言而喻的,因为习近平以「万死不辞、我将无我」的决心坚持做他的「中国梦」,不仅挟持了包括香港、台湾在内的亿万中国人,在一定程度上,也把美国人变成了他的人质。美国汉学家林蔚指出,美国面对的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道德困境。该不该与习的中国打交道?如何打交道?是美国面临的道德难题。中国人当然就更难了。作为想有担当的中国知识人,在习近平的高压下该不该发声?如何发声?没有简单的答案。但无人敢发声的局面,显然是不可接受的。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困境。

中国知精英在今天的道德困境,与上个世20年代的中国精英有没有可比之处?我以为是有的。一百年前,面临苏俄以巨大的资源和野心介入中国内政,同时又面临中国人「一盘散沙」的冷酷现实,是选择联俄还是拒绝联俄?中国的知识人并非没有挣扎。陈独秀就曾不想拿第三国际的钱,但最后还是拿了。方志敏更是选择了绑票西方传教士来为革命筹款。毁家纾难、舍身救国的英雄主义,与今天习近平治下的中国的遭遇,其实有一种非常悲剧性的联系。习近平认为他的父辈是创造新中国的大英雄,而他也要做一个大英雄,以不惜「国将不国」的代价,实践他的「中国梦」。

对中国的这一既荒唐可笑,又危险万分的困局,以「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精神向习近平喊话,是勇敢的选择。但要让这种选择不仅令人敬佩其勇气,也能让思考中国未来的人受到其思想的启迪,是不容易的。做不到这一点又付出沉重的个人代价,就太令人叹息了。

郑也夫叫板习近平,提出「中共淡出」,主张「财产公示,自常委始」,涉及到了一个实质性的问题,那就是如何来影响和设计后习近平时代的中国政治,以甚么样的「语言游戏」和政治策略才能达到付出较少代价,让中国和世界从「中国噩梦」的险境中走出来。这将不仅是20年代中国知识和政治精英关注的主题,也是美国知识和政治精英关注的主题。目前的状况是,大家都处在「人自为战」,没有真正的交流和交锋。这种状况需要改变也必须尽快改变,因为后习近平时代的挑战不仅可能非常严峻,而且可能来得比许多人预料的要快很多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梁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