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年中共将面临八大风险挑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04

2020年中共将面临八大风险挑战

在上一节目中,我们回顾了2019年中国所发生三件大事,件件都砸在习近平的手里。简单说,2018年习近平的失败在国内,2019年失败在国际上。2020年习近平和中共又将面临哪些惊涛骇浪呢?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个话题。
 

    我认为,2020年将是习近平和中共的凶险之年。有评论人士认为,习近平经过2018年、2019年的挫败,加之经济衰退,他会体现出灵活性,不再折腾,会安心搞建设。此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习近平当然是有灵活性,要不然他当储君时,就不会显出一副碌碌无为窝囊相,才把江泽民给糊弄了。你像老江多滑,有官场泥鳅之称,眼睛毛都是空的,但还是给习忽悠了。2018年民营企业出现撤资潮,马云等大佬宣布退出江湖。习近平打心里不喜欢民营企业,总觉得这帮家伙唯利是图靠不住。但形势比人强,他还是召开了民营企业家座谈会,给民企大佬派发定心丸。习近平内心看不起川普老头,觉得这家伙太善变。像中国有些企业老板,刚谈好价格,一转身上了趟卫生间,撒把尿,回来价格就变了。中美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也体现了习近平的灵活性,至于是否兑现难说。习近平会不折腾,把精力放到经济建设上吗?这个观点也有一定道理。有人说,习近平就是要搞文革,搞计划经济。这是对习近平和中共的误读。你想,如果习近平要回到计划经济,红二代权贵集团财产岂不是要充公?有学者说如果中国还有一个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信徒,那就是习近平。我只能说持这种观点的人要么是动有机问题,要么是精神有妄想。习近平与毛泽东一样也没有能力读懂马克思的理论,他推崇马克思主义无非是为维持中共的执政合法性。如同古代君权神授一样,大凡皇帝降生,一定是霞光万丈,金龙附身。朱元璋就遇到了这个问题,一个叫花子,一个穷和尚居然当了皇帝。这说不通啊。于是老朱指着南宋理学大师朱熹的画像说,你姓朱,我也姓朱,你就是我爷爷了。拉个名人当爷爷也算是嫁接名门望族。闲话少叙,言归正传。

    习近平当然想发展经济。经济好钱多,他到外国出访到处撒币,外国人跟在屁股后面捡钱,多风光。这不,前不久就出台了28条民企优惠政策,还降低了部分进口商品的关税。但2020年习近平是不可能不折腾,也不可能专心搞经济的。习近平刚上台不久,一些学者就鼓噪习近平集权后就会开启民主进程,还有学者给习写公开信,规劝习放弃一党专制实行宪政民主制度,像蒋经国和戈尔巴乔夫一样成为彪炳千秋的历史伟人。但最终都成为了笑谈。原因是什么呢?因为他们不理解一个道理,那就是极权主义路径依赖。如同在一条破裂的高速公路上开车,没有司机愿意出车祸,但上了这条道,出不出事就由不得你了。左春和先生一言中的,极权政治的生命只能靠折腾来输送血液,这无关其政治品质和现实意志,即在于它的生长结构和终极目的。也就是说,肉食动物的内在生理结构是无法改变的,如果改变其饮食结构也就结束了它的生命。从极权政治的逻辑来看,它的全面扩张以及永不停息的折腾不仅符合它的生存法则,还符合它的道义的合理性,急进的革命及其运动方式是它的政治常态。有些学者一方面将习近平的路线定义为极权主义,另一方面又等待中共党内改革派的出现。他们很焦虑。其实,极权主义国家是不可能通过改良实现民主转型的。旅居台湾的独立学者孔识仁先生尖锐地指出,之所以,海外民运三十年大事无成,不是逢中必反,而是改良主义占据民运主流和中共结构性控制双重抑制了民主运动。现在,我们来说说2020年习近平和中共将面临的重大挑战。

    第一,中国与西方世界反目

    首先是中美贸易战。川普表示,美中将于明年115日在白宫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两国将就第二阶段贸易协议展开谈判。香港《南华早报》报道指,刘鹤副总理将在本周六率团前往华盛顿。但第一阶段协议带有明显的象征性,我曾经说过这是习近平与川普之间踢的一场忽悠民众的假球。因为涉及国有企业补贴和结构性改革,属于习近平绝对不能改的部分,所以第二阶段协议谈判成功率并不高。中美贸易战的持续,战火将会继续蔓延到香港民主抗争、维吾尔人权、台湾海峡安全以及南海争端等领域。其次是孟晚舟引渡事件也将是一大风险点。2020年加拿大法院是否会做出引渡裁决,司法部长是否会同意引渡,目前尚不得知。如孟晚舟案情吃紧,习近平是否又会犯浑,命令法院重判康明楷、思巴夫,上诉法院维持谢伦伯格死刑判决。中国政府的人质外交将会引发国际社会的众怒。加拿大是北约重要成员国。中国的报复可能会引起欧盟与美国联手制裁中国。

    第二,香港民主抗争战火重燃

    新年伊始,香港百万市民再次走上街头示威抗议。2020年,如习近平继续延续他的强硬政策,香港将会继续成为他的烫手山芋。习近平与香港人民的战争只可能以失败收场,尽管习近平可以用坦克让香港变成一座死港。中共一旦采取武力镇压,就会重蹈八九六四的执政危机,遭遇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今天的国际社会与三十年前已经截然不同,美国已经通过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中国与西方国家会迅速形成冷战格局。如中共不退让,期待香港市民厌倦而民意反转,但区议会选举已经表明香港人坚定的民意。

    第三,穆斯林世界声援维吾尔人

    2019年末,美国众议院已经通过《维吾尔人权法案》。《纽约时报》披露了403页,华盛顿非政府组织国际调查记者同盟曝光了24页新疆集中营的中共内部文件。中共的文件已经证实了中共在新疆地区施行的种族迫害和文化灭绝罪行,可谓铁证如山。2019年末,土耳其和印尼的穆斯林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声援活动,2020年穆斯林世界将会有更多的国家参与到抗议队伍中去。同时,被释放出来的维吾尔人将会把更多的集中营丑闻曝光給国际社会。

    第四,台湾与香港唇亡齿寒

    2020111日,台湾将举行总统大选,蔡英文再次连任是大概率事件。蔡英文的再次当选将直接挑战了习近平的一国两制主张。2020年,台海局势将会进一步紧张。麻烦的是,习近平除了一国两制,已经拿不出一个统一台湾的新方案。蔡英文1229日台湾总统大选电视辩论上宣读了一封香港年轻人写给她的信。这名香港年轻人在信中写道:我想请求台湾人民不要相信中共,不要相信亲共的任何一位官员,不要落入中国的金钱陷阱。你们经历过228事件,经历过了白色恐怖时期,也看到了香港的下场。台湾国立政治大学的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196月,台湾民众中认为自己是台湾人的比重较去年上升2.4个百分点,达56.9%,而认同自己是中国人或者二者皆是的比例有所下降,其中中国人的身份认同比例只有3.6%

    第五,经济衰退和失业潮

    “2019年是过去十年最糟糕的一年,却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今年伊始,这句话流行于中文互联网。有学者指出,中国投资的迅速增长主要来自银行信贷,而投资债务信贷正在形成一个相互加强的风险循环。如果产能扩张是建立在信用扩张基础上,产能危机就必然会引起非常大的金融风险和坏账风险。简言之,规模庞大的投资背后是规模庞大的债务,如果投资的产出不利,造成债务违约,传导至银行体系,造成整个经济的系统性风险。尽管中共出台了民营企业28条优惠政策,但现在民营企业家的普遍心态是:需要我们是无奈的选择,消灭我们是崇高的理想。一句话信心没有了。早在2017年,前央行行长周小川就提醒警惕明斯基时刻。然而,它正在向中国走来。中国经济的衰退将会带来严重的失业潮,从而引发社会动荡。夏业良先生认为,中国城镇就业人口四亿多,如果按照百分之十来计算就意味这有四千多万人是失业人口,这还没有考虑到农民工这一块。李克强总理多次讲,现在是规模性失业。如果从全国看,五千万人失业是保守的估计。

    第七,知识分子抗争引发学潮

    2018年许章润先生《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震惊海内外。20191月,郑也夫先生《整改难产之因》和年末《公示财产 请自常委始》再次敲响了中共的丧钟。目前,教育部责令各高等院校修改章程,删除思想自由和学术独立内容,已引发高校师生不满。2020年,中共对高等院校的意识形态严控极易爆发学生抗议浪潮。

    第八,自然灾害突发

    江泽民时代出现长江洪水灾害和非典事件,胡锦涛时代出现汶川、青海玉树、九寨沟地震事件。2020年中国是否会出现重大自然灾难?武汉早前爆发不明肺炎,暂时有27宗个案,其中7人情况严重。全球多地2003年爆发非典型肺炎。当时中国政府一度隐瞒疫情,令邻近地区疏于防范,导致疫情扩散。当今中共官员怠政严重,李克强曾多次因政令不通而在高层会议发火,甚至拍桌子。中共官员普遍存在有好处就上、有利益就占、有空子就钻、有风险就逃偷奸耍滑、虚伪浮夸的虚功之法,以陕西秦岭违建别墅问题为例,称因陕西官场阳奉阴违,习近平不得不六次批示。中共官员的消极不作为,加之网络屏蔽信息,极易导致疫情蔓延。
    
综上所述,2020年将是2019逢九必变的延续。无论习近平主观愿望如何,但他的极权主义路线注定了他的折腾,也注定了2020年将是更加动荡的一年。我认为八大风险将对习近平和中共提出严峻挑战,但更可怕的是八大风险的共振。至于党内权斗和政治突发事件,已是中共执政新常态。


来源:博讯 /  张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