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中国前瞻:经济政治动荡一起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02

2020中国前瞻:经济政治动荡一起来?

元旦当天,香港反送中运动再掀高潮,中国迎来了扑朔迷离的2020年。中国过去一年已经历各种危机,二十一世纪的第三个十年又将如何发展?本台记者王允邀请原北京大学经济学者夏业良和时政分析人士秦鹏予以分析展望。

==
北京人民大会堂外飘扬的中国国旗

记者:新年第一天,我们就得到消息,央行将实施降准,这是为了释放流动性,以提振经济活动;但2019年,经济萧条已经非常厉害。请问,对2020年的整体经济形势如何判断?

夏业良:2019年的中美贸易战影响了中国未来的经济预期,所以我们在2019年中国的股市原地踏步走,房市整体也比较萧条。

中国在2019年经济形势不好的主要原因,是过去中国过度依赖外贸。但外贸又因为中美贸易战受到打击,外汇储备因此减少,人民币币值不够稳定。与此同时,猪肉价格上涨,带动消费品普遍上涨,通货膨胀成为民众普遍担忧的问题。再加上就业,中国经济过度依赖外贸,外贸受到打击,失业人口剧增。

过去说,投资、消费和出口三驾马车,现在外贸、投资都出现问题,消费虽然没有降低,但经济形势不好,人们手里没钱,经济就无法单单依靠消费。

记者:就业是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十二月底召开的几次中央政府的工作会议,稳就业都是关键词。这说明,失业问题已经比较严峻了,但我们实际上拿不到真实的数据。您对2020年就业情况如何估计?

秦鹏:2019年的失业数据,有一个统计说上半年就达到五百万。从全年来看,情况是加速恶化的,保守估计,全年至少有一千五百万人失业。

现在来看,中国经济的三架马车失灵,整个就业受到打击。2020年失业还会加速,估计将有两千万人失业是比较合理的推算。

记者:在如此糟糕的情况下,中国官媒还在宣传今年将实现全面小康的目标,习近平2019年最后一天在全国政协的讲话中还提到,只要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敢于斗争、善于斗争,就一定能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的目标。这个目标就是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但舆论中很多人不以为然,你认为中国政府在宣传上会如何来弥合这个矛盾?

夏业良:中共多年来对其执政的方式进行宣传,并对具体的目标模糊化。邓小平当年提出要建设小康社会,开始提出的目标是人均一千美元的标准。后来专家测算说是达不到,邓小平还很生气。邓小平后来接见外国记者时改口,说人均八百美元,时间是在二十世纪结束的时候。现在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就是把这个目标数字增加了。

实际上,单一强调这个具体的数字目标本身就是不科学、不全面的,因为小康社会指的是人的全面发展。过去,中共也是这么提的。全面发展就包括精神文化生活,受教育程度,闲暇时光等各方面,还有人的政治权利等等。现在只强调人均GDP的数字,是自欺欺人的。

在失业问题上,我想补充。官方有一个新的数据,说12月份全国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是4.7%,比去年同期下降0.2%,这是非常可笑的。其中还提到,年末全国就业人员是775,860,000人,其中城镇就业人口是434,190,000人。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它把农民工是单列的,这本身就是歧视性的,非国民待遇的做法,而且还提到农民工的数量还在增加。

过去我多年研究就业问题,我也是国家宏观经济政策的参与者之一。中国官方的失业率通常都是一个固定数字,90年代他们都是固定发布3.5%,到了2000年开始是固定在4%左右,现在是4.5%左右。有了这样的基准点之后,稍微做一个微调。所以,现在官方公布的失业率仍然是4.7%。但二十年来,我们的经验数据,失业率一般是在8%到10%之间。这是比较真实的。

刚才提到了城镇就业人口是四亿多,如果按照百分之十来计算就意味这有四千多万人是失业人口,这还没有考虑到农民工这一块。从现在中国的情况看,我讲这个数字还是相当保守的。李克强总理多次讲,现在是有规模性失业。如果从全国看,五千万人失业是保守的估计。

记者:现在大家认为,对中国经济形势影响比较大的因素之一是美中贸易战。美中贸易战第一阶段协议已经达成,正等待签署。这场争端对中国的政治经济形势有很深刻的影响,您认为,美中贸易战在新的一年会如何发展?

秦鹏:我想先补充一下小康社会的问题。小康社会最早出自诗经,后来孔子也有提及,所讲的都是指社会整体的、道德的进步状态。但中共把这些社会发展的指标都经济化了,就是把中国老百姓当猪一样的来养。但即使是这样,也是做不到的。

中国目前的人均GDP是一万美元,如果按照联合国的标准来算,中国的贫困人口应该是超过2.23亿。从这个标准来说,谈到消灭绝对贫困人口,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际是个骗局。

关于美中贸易战,关键的问题还是美中双方信任的脆弱性。非常明显的体现就是,美国对中国的关税大部分还在继续维持。现在就是要看中共的表现,如果出现了各种意外的话,有可能还有各种制裁措施追出来,这就是双方谈判的非常重要的一个点。而美国还认为,中国威胁到了美国的国家安全,包括华为、海康威视等等,这些有可能影响到双方接下去的谈判。

另外,目前双方脱钩也是一种可能性,有很多企业正在搬出中国。

夏业良:关于中美贸易战,其实在我看来,这个协议并没有真正达成,因为在具体条款上,双方并没有那么一致。所以,现在说1月15日来签这个协议,我还是持怀疑态度。即使是签了,也是非常敷衍、妥协的一个产物。

然后,大家很关心第二阶段的谈判。特朗普非常直接地说,第二阶段要解决所有的问题,不会再有第三、四阶段。这就面临非常大的突破和挑战,主要就是说结构性改革,中共到底能作多大的退让。特朗普面临两重压力,弹劾压力和连任压力,所以他有些急于求成,赶紧达成第一阶段的协议。但实际上,他内心是非常不满的。所以,我相信第二阶段会全部摊牌,2020年的谈判才是真正的谈判。

记者:2019年对中国政治形势影响最大的事件之一是香港的反送中游行。元旦这天,香港又发生了组织方统计的一百万人大游行。与此同时,港府的态度并没有软化。香港的形势在2020年会如何发展?

夏业良:其实港府并没有自己的态度和立场,它反映的是中央政府的态度。只要北京没有改变和退让的态度,港府就只有硬撑。

目前,中央政府最大的可能是选择强压的政策。如果说中央政府选择部分地接受港人的诉求,港人会继续争取实现更多的诉求。所以,中央政府干脆选择一项都不退让。
但是,香港人的决心争取到了外部世界的支持,美国国会通过了法案,欧洲也可能采取行动,支持香港人的行动。这样,北京可能面临很多的压力,到那个时候,它或许会做出一些让步,但让步的幅度不会很大。最大可能的让步就是换掉目前港府的部分官员。

记者:台湾马上就要举行大选了,整个形势似乎比较有利于民进党。但习近平在新年贺词中,却一句都没有提到台湾。如果民进党的蔡英文当选,中国官方会如何回应?
秦鹏:我认为,中共是没有办法明确地讲台湾问题。如果要讲,它只能延续过去的那些提法,比如一国两制等等。但过去一年,已经暴露一国两制是中共的骗局。所谓的统一,也是统一在中共的暴政之下。这样实际是没有意义的,而且对台湾民众是一种伤害。所以,中共政府没有办法按这个思路去讲,反而会授人以口实。

记者:2020年是新的十年的开端,如果说每十年有比较鲜明的特征的话,下一个十年,中国最突出的特征是什么?

夏业良:大的趋势是这是中共衰亡的十年。如果继续是习近平执政的话,这个趋势是非常明确的,衰亡首先是从经济开始起步。

另外,台湾会更加坚定地拒绝一国两制,它也会获得更广泛的国际社会的支持。香港这十年或许会争取到部分权利,就是中共作出部分退让。但中共不退让,就会把香港变成和中国其他省市差不多,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美国则会继续保持世界第一的地位和实力,而且将重塑它在二战后的影响力。

记者:整个2019年,中国国内的政治经济形势都在酝酿着很多的危机,如果说2020年要出大事,你觉得更可能是经济上的,还是政治上的?

秦鹏:最可能是在政治上,经济上的下滑和失业,会引起社会的动荡,而且中国人民越来越认清,中共和中国是不同的概念,这是中共最为恐惧的。中国人民对中共也越来越离心离德,这会在政治上酿成一些变化。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