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年:香港抗争运动前程艰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01-04

2020年:香港抗争运动前程艰难

2019年最后一天,中国主席习近平在北京发表了新年贺词,在贺词中再次提到自六月初以来被市民大规模的抗议风暴所席卷的香港。在他的心目中,相对于麻烦不断的香港,步步紧跟北京的澳门才是实践「一国两制」方针的典范。他说:「澳门的成功实践表明,『一国两制』完全行得通、办得到、得人心」。显然,他希望「麻烦制造者」香港向「乖乖仔」澳门看齐,停止要求自由、法治和民主的示威活动,做一个共产党领导下的中规中矩的中国行政区。


在深圳湾的对面,香港市民用行动对习近平的讲话给予了清晰的回应。元旦当天,一百多万市民再次上街,不妥协地重申了他们的政治诉求,拒绝了习近平描绘的「繁荣稳定」的虚假前景。他们不相信习近平和北京的中央政府,不相信共产党在香港指定的代理人,这种对北京的不信任来自于香港主权回归二十多年以来他们的切身体验。他们知道,现在习近平口中的「一国两制」不是当初邓小平所承诺的那个「一国两制」,也不是香港人心目中所期待的「一国两制」。

过去二十二年的实践、尤其是习近平上台以来的实践清楚地表明,在中国保守派领导人心目中,香港应该是共产党领导下的香港。而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个最根本的标志,现有的香港政治制度本质上是将共产党的领导直接嫁接到香港,这种嫁接的一个最突出表现是:由中国大陆的共产党组织决定香港特区行政长官的遴选和任命,同时控制香港立法会多数成员的挑选,在此基础上,共产党还要求将特首的行政权凌驾于司法权和立法权之上。

这种制度根本不是现代资本主义民主制度,而是大陆社会主义制度的变种。在香港真正实行「一国两制」的关键在于抛弃由共产党任命特首和操纵立法会选举的政治制度,实现真正的「双普选」。有人争论,在港英时代,港督是由英国政府提名、女王任命的,为甚么中国在回收主权之后不能继续任命「特首」?殊不知,当初港督需要负责的是英国的资本主义民主制度,而现在特首需要负责的是中国社会主义专制制度,当初香港和英国是一国一制,现在香港和中国也是一国一制,将当前的政治制度描述成「一国两制」是一种卑劣的政治欺骗。

民主是良好的现代资本主义制度的必要条件,但并非充要条件。历史证明,一个没有政治自由和独立法治构架的民主不会产生出一个高效率、有秩序的资本主义民主社会。而在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词典中,宪政民主、司法独立、言论自由等等都是禁忌。自从香港主权回归之后,共产党也一直试图在香港通过修改法律和政令等方式来蚕食公民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人身自由的空间。虽然每一次倒退的立法、修例都引来大规模的社会抗议,但是共产党从来没有死心。

北京政府最近重申对林郑月娥和香港警察的公开支持,香港政府的有关部门正在对参与和支持「反送中」活动的公务员和教师进行「秋后算账」,开年以来香港警察更加嚣张地在街头乱用武力,立法会内亲北京建制派正在发起对从幼稚园到中学的教科书的审查等等,所有这些都表明北京正在组织一场规模巨大的政治反扑。面对这样一个手握巨大资源而又迷信强权的政治机器,2020对香港民主派和广大市民而言,绝不会是道路平坦的一年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胡少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