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新疆文件爆料人,死亡威胁也无法让她封口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29

新疆文件爆料人,死亡威胁也无法让她封口

转发此新闻:
9月中旬的一天,阿斯雅(Asiye Abdulaheb)的前夫到她家时,神色慌张,脸色苍白。

荷兰籍维吾尔人阿斯雅

“窗户、门、后花园的门全部关好,”贾苏尔(Jasur Abibula)说。
他让阿斯雅帮他找出一套衣服,把身上换下来的衣服全部丢到后花园,又检查了一遍门窗,这才对阿斯雅说:“你坐下来,我告诉你,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阿斯雅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贾苏尔的这次迪拜之行果然没那么简单。
46岁的阿斯雅和贾苏尔都是来自新疆的维吾尔人,现居荷兰,有一个6岁的儿子和8岁的女儿。
阿斯雅记得,8月的一天,贾苏尔来家里看望孩子。当时他说,一位久未联系的老同学邀请他去迪拜会面,机票、酒店都已安排妥当。这位老同学还说,他有关于贾苏尔母亲的消息。
阿斯雅认识这位老同学,他在新疆的政府部门工作,和前夫关系非常要好。但是直觉告诉她,事情有些蹊跷,新疆的局势那么紧张,普通维吾尔人都别想拿到护照,更何况身份敏感的公务员。难道这一切与她电脑上的中国政府秘密文件有关? 她决定向前夫和盘托出藏在心底的秘密。
北京的秘密在她的电脑上
那是6月底的一天,阿斯雅坐在家中,盯着躺在电子邮箱里的那24页中国政府内部文件,紧张得全身都在颤抖。
这些标注着“机密”的官方文件详细记录了中国政府如何在新疆高度戒备的拘禁设施内对数十万穆斯林展开“洗脑”,试图改变他们的思想和语言。文件还包含从未公开过的情报简报,披露了北京如何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拘捕当地穆斯林,从而实现一种新型的社会控制。
“我觉得我有义务。不管是任何一个人拿到这样非常重要的证据,证明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在实施什么样的政策”,荷兰籍维吾尔人、新疆文件爆料人阿斯雅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讲述了她得到这些披露新疆拘禁营运营和当地高压政策的中国机密文件并将文件披露的过程。
“看到这些文件时,第一个引起我注意的就是文件上写着,一个星期抓捕了24,000多,其中将近15,000多人送进集中营。这个数字让我觉得很惊讶、很恐怖。一个星期就抓了那么多人,那么这几年那里在发生什么?” 2019年圣诞节当天,阿斯雅从荷兰的家中通过Skype对美国之音说。
她当即决定,要把这些文件交给一个能让全世界知晓的人。
阿斯雅把文件中带有时任新疆二号人物、政法委书记朱海仑签字的一页发布在推特上,很快就有两位研究新疆拘禁营的知名专家找到她。
死亡威胁,恐怖的迪拜之行
于是,一系列离奇、恐怖的事件也接踵而来。
她开始收到一些冒充国际媒体发来的邮件。发信人千方百计想要获得她手上的文件。她的多个电子邮箱、社交媒体账号都遭到黑客袭击,电脑也被病毒感染,彻底罢工。
“有一天,我在Facebook Messenger(脸书即时通讯APP)上,有人突然给我发了信息,用维吾尔文。他说,你如果不停止现在做的事情,就会有人把你碎尸万断,别人会在你家门口的黑色垃圾桶里发现你的尸体,” 阿斯雅告诉美国之音。
她家门口的确有个垃圾桶,是绿色的,但有个黑色的盖子。
当阿斯雅把这一切告诉她的前夫时,贾苏尔犹豫了,但他还是决定去迪拜会老友。他说,那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
一下飞机,贾苏尔就觉得不对劲,来接他的不仅有他的朋友,还有好几个陌生人。领头的是个会讲维语的汉人,他说他为国家安全部门工作。
贾苏尔被安排入住五星级的希尔顿酒店,五天来美食美酒地招待,还带他参观迪拜的旅游名胜。
但是渐渐地,友善背后隐藏的真实目的浮出水面——他们想知道是谁给了阿斯雅那些文件。他们还给了贾苏尔一个U盘,教给他如何趁前妻不备,把上面的监视软件装在她的电脑上。在一次观光途中,贾苏尔被带到一处荒凉的沙漠。陪同人员对他说:“要是有人在这藏具尸体,几十年都没人能找到。”这句看似不经意说出的话让贾苏尔吓出一身冷汗。
回到荷兰后,贾苏尔依旧惊魂未定。 他对阿斯雅讲出这一切。走投无路的二人决定报警。
爆料人身份公开
1124日,经过五个月的考证、核实,总部设在华盛顿“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公布了这批文件,将其命名为“中国电文”。这批文件由中国境内的一位维吾尔人送出,辗转了几位海外维吾尔人之手,阿斯雅是其中最后一环。
“中国电文”和《纽约时报》早些时候披露的403页“新疆文件”一道在国际社会引发巨大反响。 124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此前,参议院已经通过了该法案的参院版本。
几天后,阿斯雅向媒体公开了自己的身份,她说,现在站出来是为了保护自己家人免遭报复。
阿斯雅告诉美国之音,这些文件发布几天后,一同参与泄露文件的另一位海外维吾尔人在新疆的14名家人被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至于她自己的家人,早在2016年底,陈全国出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几个月后,她就和他们完全失去了联系。
最后一次和乌鲁木齐的家人通话时,母亲对她说,好好在荷兰生活,不要回来,暂时不要找我们,不要打电话也不要微信,我们把你的电话删除了,电话号码我们也会更改。如果我们想找你,我们会找到你。
当年也是母亲的一句话让她就此告别生长了36年的故乡。
那是“七五事件”后不久,在新疆政府部门工作的阿斯雅被公派到荷兰出差。母亲突然捎信来说:不要回来。
身上没有多少钱,行李箱里连件过冬的棉衣也没有,阿斯雅就这样留在了异乡,转眼过了十年。
我们和汉族老百姓没有仇恨
在海外,阿斯雅开始研究维吾尔民族的历史。最近,她第一次用汉语撰文,梳理了中共建政后维吾尔遭受的苦难。
她写道,过去70年来,维吾尔人经历了中共政府多次大规模种族屠杀和文化灭绝。从1950年到1953年王震率十万大军入侵维吾尔人的家园,到“反右”、大饥荒、“文革”,以及在新疆各地进行的48次核试验,共产党对维吾尔人及他们的家园造成的迫害罄竹难书。
阿斯雅对美国之音说,尽管维吾尔人的抗争从未间断,但是这些反抗从来没有针对汉族老百姓。两个民族间没有直接的仇恨。
阿斯雅记得小时候在乌鲁木齐时和汉族孩子嬉笑打闹的场景。她也在玩耍中学会了汉语。她说,那时候的维汉关系相当融洽,大家住在一个院子里,谁家孩子结婚,谁家办丧事,维族和汉族的街里街坊都会来,但从90年代末起,维吾尔人渐渐开始受到排斥,沦为社会边缘人。“七五事件”后,一切都变了。
“七五事件”是2009年发生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的一场骚乱,造成近200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汉人。中国官方将其定性为"境外敌对势力的一个巨大阴谋"
那是阿斯雅心头永远的伤痛。事件当晚她就在现场,四散而逃的学生、荷枪实弹的武警、路边的尸体、一晚上密集的枪声,20年后仍然挥之不去。在那之后,她和一位无话不说的汉族朋友的友谊也破裂了。
阿斯雅说,中国官方对这起事件的定性于维吾尔人是不公平的。
“七五事件如果是一次维吾尔族针对汉族的袭击事件的话,那些学生不会举着红旗去人民广场静坐,而是去直接袭击遇到的汉人,”她说。“但是事实上,大学生静坐在人民政府门前,是武警先开枪射杀手无寸铁的学生。”
作为维吾尔人,我有责任发声
阿斯雅对美国之音说,作为一个维吾尔人,一个从体制内出来的维吾尔人,经历了那么多,她有责任为自己的家人和民族发声 。
“如果什么也不付出,每个人都想着自己害怕, 不敢说出在那里发生的事情,拿到了证据也不敢出来作证,这种罪行会延续下去,”她说。“每个人闭口不谈, 等于说我们愿意让这种罪行去延续下去,这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
阿斯雅说,和新疆境内那位冒着生命危险将机密文件传递到海外的维吾尔人相比,她所做的这一切不算什么。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