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恐怖之年 习近平只能怪罪自己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29

恐怖之年 习近平只能怪罪自己

转发此新闻:
香港危机,中共新疆政策秘密文件流向世界,中美贸易战,这一切严重损害了中国在全球的形象。法国世界报评述,2019年,习近平的恐怖之年(annus horribilis)

顺的澳门让习近平宽慰。图为习近平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等待出席澳门回归中国二十周年庆典。

今年初,一月二号,习近平以威武肃杀的语气宣布,中国大陆与台湾必将统一,本年度即将结束,对中国国家主席而言,这却是一个恐怖之年经济陷入困境,然而对一个领导人来说,最糟糕的是,从现在起,中国只要有一个局部性的小事件发生,很快就会在全世界引起回响

镇远虔诚的图书馆员们烧毁了六十几本政治不正确书,竟立即在全世界引起大哗,这个可能就是当初自己决定焚书的当局,现在必须装出理解民意,下令对烧书事件调查。比起新疆和香港发生的危机,这件事太微不足道了,竟然如此轰动!

香港青年为何不惜牺

一百万新疆穆斯林被关押这件事,第一时间并未引起西方人权人士和媒体的重视。纽约时报十一月份披露了四百页中共秘密文件。后来,美国国会抓住这一事件,欧洲人也醒悟了,他们发现事态原来如此严重

世界报评述,2019,更应是香港危机年。自从天安门事件发生三十年以来,这是在中国发生的最严重事件,这一事件向世界昭示,一部分青年人已做好了准备,与其生活在中共的重厄之下,不如以牺牲去争取自由。星期天,22号,香港人为维吾尔人发声,这也是一次空前的行动。两个危机的共同之处就是激发了全世界的回响,把中国最坏的时刻暴露在世人眼皮底下。

抵制莫雷的火箭队,因为莫雷发推挺香港,取消兵工厂俱乐部的赛事播出,因为球员厄齐尔揭露中国黑暗的新疆政策。中国向世界毫无保留地显示,不仅打算限制本国人民的言论自由,而要将限制之手伸出境外,伸向世界。中国的这一敲诈方式使得不少国际企业,甚至一些国家,比如瑞典,成为受害者,他们的过错不过是没有屈服于北京的命令

产生的结果对北京并不利。根据最新调查,中国的形象在三十四国呈现负面。在其中十七国形象更坏:尤其在北美和在欧洲,甚至在全球第一大穆斯林国家印尼,在基督教国家菲律宾,也是如此,尽管北京不惜以部署一带一路的名义在这些国家投撒了大笔金钱

即便中国购买了希腊第一大港比雷埃夫斯海港、明显得到中国金融支持的希腊,面对中国,当地的舆论也很分裂,只有百分之五十一的希腊人对中央帝国还存着好感

充当特朗普竞选棋子 中国很不舒服

最糟糕的情况出现在美国,美国是中国领导人拿来参照的唯一国家。中国的形象在美国更倒退了十二个点。只有百分之二十六的美国人对中国还有正面印象,百分之六十的人恰恰相反

续经年的贸易战或签署第一阶段谈判协议2019年,在中美贸易争执上几乎可以没有出现任何关键性的改善。中国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自己只不过是特朗普竞选连任的一颗棋子

尽管中国官方数字被指作假,20102010经济成长会不会翻番亦令人怀疑,这曾是软弱的前任胡锦涛2012给其继任者习近平制定的目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中国经济界争论异常激烈。支持改革开放的和支持行政管理经济的双方相持不下。习近平似乎选择了后者,把赌注下在公共订单上以支持需求。问题是,公共债务巨大,外国投资者开始担心中企违约

十二月,一个属于内蒙古政府的实体已经失去了偿付债务的能力,根据日经报道,中国公营企业违约,难以偿付债务的款额在2019年达到了四百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增加三倍。中国当局也不准备去清空地方债务,这并不见得必然是坏事,但使得市场异常惊恐不定

除了增长放缓,失业增加,中国政府还必须应对造成猪肉价格飞涨的猪瘟,猪肉对于中国人的日常饭食非常重要,猪肉缺货引起新一轮通货膨胀。如果说中国领导人不能为出现这一现象负责,但他们加重了这一现象,他们曾以大量进口遭猪瘟袭击的俄罗斯猪肉替代健康的美国猪肉

习近平是自己的受害

为了补偿对美出口减少的损失中国与亚洲多国签署协议,但是,直至目前并没有多大成功。最新消息,由于担心中国产品侵漫市场,印度退出了地区整体经济战略合作伙伴计划,导致日本也退出

这些累积的挫折非属意外。如果说中国禁止辩论,可以从中国领导人的个人崇拜找到解释,自从习近平思想2018年入宪,只要对他提出意见,就是对党不满,就是诋毁领导人,谁敢惹火烧身

世界报援引政治学者裴敏欣指出,习近平只能怪罪自己,或者说怪他过分集权。与美国的贸易争执,干预香港引发的严重问题,新疆的民族冲突,在习近平2012权之前就已存在。但是,那时的中共集体领导体制,即便腐败和难以做出决定,却能平缓和限制危机升级,主因是领导层对风险的强烈反感。比如,2003年,香港五十万人上街反对有关国家安全的23条立法,中国政府立即同意撤除相关立法。但是,毫不宽容矛盾重重的习近平,使得他的政府更容易犯政治错误,这使得中国面临的情势变得更加严重。正如一个强人必须保持一个几乎不可能犯错的形象,要纠错几无可能,哪怕这个政策毫无效力甚至产生完全相反的效果

世界报据此评论:根据这一理论的话,在2019年,习近平与其说是他人的受害者,不如说主要是他本人的受害者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