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要走中共坑师焚书之路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12

香港要走中共坑师焚书之路吗?

反送中运动持续逾半年,中共港共一直未能正视港人诉求、正视维护司法独立的反送中运动发展成争取普选的民主运动的内在原因,反而归咎于年轻人的教育问题。无论北京官媒专访香港亲共警员、商人、政客,还是林郑政府、前特首董建华,都强调香港要加强国民教育,恨不得立即把中共洗脑机制搬到香港,以为这套机制可立竿见影。


中共建政后推行的洗脑教育真的迄今行之有效?中共一有号召,无论反美反台反港,还是支持中美友好、支持台湾同胞香港同胞,都有大批民众响应。但这种正反都响应的结果,正说明响应者没有独立的思考,只是出于利益(如专职的五毛党)或恐惧(担心不响应会被秋后算账)。从官员到百姓,在爱国问题上,口是心非的多的是,因此才有大批裸官、才有名媛争相去美国生仔女、才有权贵争相送子女去外国受教育。
洗脑教育如国王的新衣
香港亲共政客幻想照搬中共的洗脑机制,在香港以国民教育为名推行爱国爱党教育,无非与中共一样是阿Q胜利法。如果说,中共的洗脑机制在封闭的社会中还可以蒙蔽一些百姓,可以窜改历史、可以颠倒黑白、可以指鹿为马,那么,中外交流不再隔绝,尤其是世界进入网络时代后,中共的网络长城再高再坚固,也无法阻挡人民取得真实的资讯、了解中外事件的真相。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的思想政治教育课程,越来越像推销国王的新衣。

习近平主政之后,多次召开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又颁发「七不讲」、「十六条」等指令,洗脑教育不断强化。然而,校园防火墙的递减效应同样明显,社会上质疑中共国进民退经济政策、质疑中共执政合法性的声音仍源源不断地传入校园,中共又因此加强对公共知识分子、良心教师的打压,以至出现坑师焚书现象。

历史上的焚书坑儒,是指秦始皇在公元前213年焚毁「诗、书、百家语和非秦国史书」、在公元前212年坑杀「犯禁者」460余人。而中共版的坑师焚书,就是鼓励学生举报、坑害老师,公开焚烧异见书刊。网络资料显示,自20135月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张雪忠披露「七不讲」被革职后,六年来至少有33位大学敢言教师被停职、开除甚至拘捕。其中,近年被学生举报而被处分的就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吕嘉、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史杰鹏、重庆师范大学副教授唐云等。

近日令舆论哗然的是,甘肃省镇原县图书馆竟针对馆藏的所谓非法出版物、宗教类出版物、含有倾向性的文章书籍和影像资料等,进行清查、下架和销毁,部分更是在图书馆门外公开烧毁。镇原图书馆还把烧书活动提升到「强化四个意识」和「两个维护」的政治高度,向习近平宣示效忠。中国国内的知识分子因而哀叹:「焚书开始了,坑儒还远吗?」

中共的洗脑已走到焚书坑师、天怒人怨的地步,香港竟还有人急于引进这套爱国爱党教育机制,不只愚不可及,更是居心叵测。尤可悲的是,中共版的坑师焚书尚未在香港公然上演,但隐形的港版焚书坑师事件已屡见不鲜,诸如公共图书馆对政治敏感书刊的限制采购、闭架陈列,梁振英带头攻击老师、向校方施压等。林郑月娥周二更公开表示,已要求教育局局长对违规的老师或被捕的老师严肃跟进,相信港版坑师事件陆续有来。

来源:苹果日报 / 李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