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黄敬亲属在文革中的悲惨遭遇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22

黄敬亲属在文革中的悲惨遭遇

转发此新闻: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黄敬曾致信毛夫人江青“你是我心中的太阳”》中向听众和读者们介绍了本专栏的前一篇文章《习近平和王歧山都是当年黄敬真正死因的知情人》被几家华文网点转载后,网友评论五花八门。其中一篇文学城网友fisherpa 的评论是 :“黄敬当年自杀无疑,如不死也活不过文革,一死保住了妻儿老小,也算得上是条汉子。而且自杀的原因中央老一辈都是知道的,当然轮不上习近平王岐山,顶多小时候听父辈谈论过而已。黄敬死后葬在北京香山附近,范瑾当北京副市长直到文革被‘打倒’,儿子俞正声保送到正国级都是有渊源的。俞强声必是有杀父之仇,也是值得同情的,但金无忌招谁惹谁了呢?”

范瑾当北京副市长直到文革被‘打倒’。() 范瑾被批斗,() 俞强声和俞正声兄弟的生父黄敬

当年的黄敬死因确实令人生疑,虽然我们不能断言肯定是自杀,但李志绥的回忆中关于黄敬“遭到毛的激烈指责后,精神崩溃”……,继而又在住院后“跳楼逃跑,跌断了腿”的说法,令人不能不怀疑黄敬又再次跳楼,终于不治的可能。李志绥回忆录中关于黄敬部分的原文如下:“江青的前夫,黄敬,当时任国家技术委员会主任,在会中遭到毛的激烈指责后,精神崩溃。南宁会议是在二十二日结束。当天上午,上海市长柯庆施找我,说黄敬这些天来,精神不正常。要我给黄查一查,是不是病了。我到了黄的房间,他睡在床上,但是并没有入睡。他语无伦次,精神恍惚。不断地说:‘饶命啊!饶命啊。’我立刻将这种情况告诉了杨尚昆。杨说,会议结束了,明天可以到广州,再住院治疗。后来在广州,柯庆施告诉我,黄敬同国家计划委员会主任兼国务院副总理李富春、国务院秘书长习仲勋等坐一架飞机去广州。途中黄突然跪在李富春面前,磕头说:“饶了我吧。”大家知道黄是疯了。到广州后,送入广州军区总医院。黄敬住院期间试图从医院窗口跳楼逃跑,跌断了腿。我自此后没有他的消息。许多年后才知道他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就去世了。”

李志绥说自己是多年之后才知道黄敬在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就去世了,显然有错,不知是李志绥自己回忆有误,还是日后其回忆录编辑,出版以及翻译过程中的错,黄敬的去世时间应该是一九五八年二月十日,而当时毛泽东当众人之面严词训斥和羞辱黄敬的南宁会议是一九五八年一月二十二日结束的,也就是说,南宁会议结束后李志绥及当今圣上习近平 之父,当时的国务院秘书长习仲勋等人与会议结束的次日,也就是一九五八年一月二十三日陪同黄敬到广州之后的第二十三天,黄敬就死了。

李志绥的回忆录中说,就是南宁会议结束的当天,按时间推算是在他李志绥到黄敬住处查看之后 ,“在毛的斥责下,与会人员俯首贴耳,唯唯诺诺,但毛的情绪十分高昂。会议结束后,自治区党委请大家吃一顿‘龙虎斗’。毛破例跟大家一起用餐。所谓龙就是蛇了,但不是一般的菜蛇,而是一种叫做三花蛇的毒蛇,虎就是猫了,但不是一般的猫,而是一种野生的猫科的果子狸。这种狸,素食,在山林间以各种果子为食物。非常肥腻,我和很多首长都觉得难以下咽,但毛却吃了不少。”

李志绥的回忆录中没有说是因为终于拿黄敬出了口气,才令毛泽东在会议结后“情绪十分高昂”,但依情依理,当时的毛泽东确实有高兴的理由。所以他在听说黄敬被吓尿了之后特别派人送去一纸手谕:“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后人当然可以把这纸手谕的内容解释为是在安慰黄敬“养病要紧”,但当时的黄敬已经被他毛泽东吓成了一个典型的,严重的精神病人,来自毛泽东那里的任何一个,特别是直接来自毛泽东的任何一种讯号,对他黄敬来说都会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黄敬死后,从他的妻子范瑾的公开简历看,无论是毛泽东还是江青,直到发动“文革”之前,并没有给她本人什么麻烦。所以无论是俞强声还是俞正声,他们在自己生父不明不白地死在广州之后一直到“文革”爆发前,政治上应该没有受到什么冲击。但“文革”刚开始时,因为江青的亲自指使,范瑾1966年就被“打倒”了。现在在网上很容易可以查找到范瑾在“文革”中被五花大绑,挂着“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大牌子被批斗的照片。

当年俞正声在接替了习近平的上海市委书记职务后表现得比习近平担任上海市委书记期间开明和随和,不像习近平在上海的那段时间里深居简出。他曾亲自到上海交通大学给大学生党员讲党课。他向根本不知“文革”是怎么回事的九零后大学生们回忆说:“文化大革命期间, 我母亲1966年被打倒,1968年蹲监狱,1975年回来,出来之后我就感觉她精神上不正常了,老有被迫害的感觉。一直到前年她去世,都拒绝做任何体检。我的妹妹,‘文革’开始时是一个高中生,在学校里被批斗,后来也得了精神分裂症,自杀了。我们亲属在‘文革’中死去的,有六七人。”

我们上篇文章中介绍过的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姚依林的侄女姚锦执笔的《姚依林百夕谈》中也回忆说:“解放后,1950年姚依林在北京医院住院时,恰遇也在住院的蓝萍,当时已是江青夫人。蓝萍未提此事(指当年,邀他去室内打扑克。他说‘不会打’,没有去。当时黄敬尚在,据闻蓝萍仍有信写给黄敬。‘文革’中为追索回去她的亲笔信,竟逼斗黄敬夫人范瑾同志,致使范瑾患了精神病。”

也就是说,江青,也就是蓝苹在延安委身被她向美国记者形容为土包子的毛泽东之后,甚至是中共进城之后,也还和黄敬之间鸿雁传书过。信中都写了什么?

“文革”初江青突然以毛主席夫人身份大红大紫之后,俞强声,俞正声,以及习近平等所在的北京的高干子弟圈子里对江青的流言蜚语五花八门。其中之一就是说她江青初到延安时曾给黄敬写信,说自己“简直就无法适应” ……。

大胆想象一下,当年黄敬刚从北方地下党去延安后,毛泽东还是对他礼遇有加,中共正式建政之前,他黄敬即已经被毛泽东委任为天津市委书记兼天津市长,地位比好多与他同时期的北方地下党人都高,但一九五八年初毛泽东却突然对他翻脸,是不是因为得知江青居然还和黄敬书信联络而妒火中烧?

我们前面的节目中已经介绍过,黄敬和范瑾的后代里,叛逃美国的俞强声老大,俞正声排行第三,下面还有三个妹妹。

需要特别介绍的是,日后贵为正国级领导人的俞正声生于一九四五年四月,习近平出生的前一年,他俞正声已经进入北京八一学校读书。这是一所专为中共高级干部子女开设的红色贵族学校,原名“荣臻子弟学校”,创建于抗战时代,属中共晋察冀军区领导,学生多为共干子弟,人称“小八路”。而俞正声的哥哥,日后叛逃美国的俞强声早在一九四九年建政之前即已经进入了这所“荣臻子弟学校”。

当时,母亲范瑾担心俞正声在八一学校里养尊处优,时间长了会染上八旗子弟恶习,“脱离群众”,所以让他在小学毕业前一年就近转入了他家门口的一所普通的平民学校续读。

一九六三年,俞正声考入著名的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选择了导弹工程系弹道式导弹自动控制专业。  在大学里,俞正声的鉴定评语是“积极要求进步”,所以大二时便成了同年级里第一批入党者并担任班里的党小组长。

“文革”中间,虽然中共政权里有无数老干部曾被整得家破人亡,但象俞强声和俞正声他们一家那样凄残的经历还是为数不多。

当时的哈军工的造反派要求俞正声表态与“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范瑾划清界限,但他却直言“我和母亲在立场上能划清界限,但在感情上划清界限还有时间”。于是,他被工作组打成了“反动学生”。

一九六八年三月,俞强生和俞正声的妈妈范瑾被关进监狱,姥姥则被从北京的高干住宅红霞公寓赶出来住进一所工棚,因为断了生活费而被活活饿死。同年,他们的一个年方十九岁的妹妹因为神经错乱自杀身亡,俞正声本人也在这一年被“处理分配”到河北张家口市的一个镜框生产合作社当了一名普通工人……。

转眼到了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已经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上海市委书记的俞正声应邀到上海交大给大学生党员讲党课……。事情的起因是此前的上海交大某系党支部组织党员过“组织生活”时,党员们讲起了社会上流传的一个段子,说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女生求职被面谈,征聘主持人看完她的简历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是党员?”没成想这个女大学生紧张万分,赶紧辩解道:“党员也有好人那!”

于是,俞正声便亲自去了上海交大,似乎是要现身说法,以上海市委书记和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身份亲自解释中共党员里有没有“好人”的问题。首先一个“好人”就是他那个被党发动的“文革”残酷迫害的妈妈。

范瑾病逝于二零零九年一月四日,享年八十九岁,在世时间几乎是她丈夫黄敬的两倍。此时的江青已经死了二十一年了。

说起来,范瑾生前已经以北京市的一届政协主席而官至正省部级。不过,一般情况下,省级政协主席这样的正省部级与省委书记那样的正省部级,包括在去世之后的治丧级别上都是有区别的。但范瑾不一样,除了她的长子当时已经官至政治局委员兼上海市委书记这一原因,更重要的是因为他的丈夫黄敬。所以当时早已经在总书记位置上退位、黄敬在第一机械工业部曾经的部下江泽民亲自到八宝山给范瑾送别,时任政治局常委贾庆林,还有王歧山等一大票时任政治局委员,以及也曾经是黄敬一机部老部下的前政治局常委李岚清等全都亲自到场,真可谓哀荣倍至!

左为俞正声的哥哥俞强声,右为原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声。

俞正声当然也得承认中共党员里也有许多“坏人”,比如江青,也还比如他那叛逃美国的胞兄俞强声。

一位文学城的网友为笔者本专栏的前一篇文章《习近平和王歧山都是当年黄敬真正死因的知情人》搞笑留言道 :“忽然明白这篇文章是谁写的,是俞正声的哥哥。他还活着。”

本专栏前面的文章已经介绍了美国之音数年前发表的相关报道文章力证了四十四年前弃暗投明的中共前国家安全部部长秘书俞强声不但没有被中共特工暗杀,而且还在美国生活得十分安逸潇洒,虽说是隐姓埋名,但大摇大摆地出入赌场的行为证明他到美国之后并非如惊弓之鸟一样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

一九四零年出生的俞强声如果今天还活着的话,已经是七十九岁高龄。不知道他对于自己的弟弟居然能够在自己叛逃之后继续在中共政权里官运亨通,直至正国级是作何感想。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