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人已非罗大佑当年说的「没胆民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22

香港人已非罗大佑当年说的「没胆民主」

转发此新闻:
香港人为何从一个有自由、有法治,却没有民主的社会里,站出来争取民主呢? 现任香港监察第一副主席,曾任民阵召集人的香港人权律师庄耀咣,12月初接受国家人权博物馆的邀请,在「美丽岛40周年暨东亚民主化比较国际研讨会」中,从香港人权与历史观点,谈这一次没有回头路的反送中运动。

过去香港人真的没胆争取民主,但这次香港反送中运动改变了,以前缺少的胆量在这次显现出来了,这半年是香港人权与历史的分水岭,我们没有回头路,未来不可知。

催泪弹让香港民主从此不一样

今年2月,香港政府宣布修订《逃犯条例》,从这一天起,香港开启了主权回归中国之后最大型的反对运动,69日竟然出现百万人上街,开启了反送中运动的高潮。由于人民持续不满港府对反送中五大诉求的回应,港警也在回应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止暴制乱」的对策下,愈来愈加大暴力镇压的手段,不但将反送中运动推向周末就上街的示威循环行动,到1124日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果,导致亲中建制派大败。这段过程的发展,其实有期历史脉络。

多年前我曾经访问罗大佑,向他提出一个问题:「为何香港有自由、有法治,却没有民主。」他回:「香港人没胆。」

过去香港人真的没胆争取民主,但这次香港反送中运动改变了,以前缺少的胆量在这次显现出来了,这是很大的突破,这半年是香港人权与历史的分水岭,我们没有回头路,但以后发展如何,还未可知。

一国两制早受威胁 港民69日才苏醒

反送中运动在今年69日开始推向高潮,身为一个民主运动者,看到那么多白衣人走上街头真的非常开心,在此之前没有人想到会有这种光景,因为自从雨伞运动以后,大家对港府非常失望而显得冷漠,香港人近年对于港府的作为都没有什么反应,例如2016年在第六届香港立法会议员选举过后,六名民主派议员被褫夺资格,只因在宣读就任誓词中增加内容。

另一个例子是高铁西九龙实行一地两检后,在西九龙高铁站的中国口岸区使用中国法律,也就是在香港的范围内,不行香港法律,这些都对一国两制形成很大的冲击。虽然我们曾经对此提出异议,社会运动却搞不起来。

但今年69日反送中运动竟然有103万香港人走上街头,令人惊讶,上次一百万香港人上街头是三十年前的1989521日支持中国民运,在跑马地马场聚集了一百万人参与大游行,声援北京天安门学运。

我之前曾带领中学生看更早发生的五四运动,我对他们说,1919年五四运动非常重要,当年五月四日那天有三千名学生聚集在北京天安门游行示威。我的学生就笑了:「只有三千,香港的示威都有五万人以上。」

对这些年纪轻轻的中学生来说,历史是很漫长的,但是如果他们参与了运动,就是一种体验教育,感受就比在教室上课还更深刻得多,这次反送中就是这样。

话说回来,因为69日有百万人身穿白衣上街,给香港人带来很大的鼓舞,所以当612日香港立法会排定审议《逃犯条例》,又称送中条例时,为了阻止议员到立法会开会,大批香港民众便前往立法会外集结,成功阻止这场审议的进行。

那天港民要求政府于当天下午三点前宣布撤回条例,否则行动即将升级,将无限期罢工、罢课、长期瘫痪铁公路。当天警民关系很紧张,有民众企图冲破警察封锁线,遭到警方用辣椒水与强力水柱以及催泪弹驱散。

其实,当我们(社运团体)呼吁民众到立法会集结时,大家都知道妨碍议员去开会是犯法的,但还是很多人去,也就是说,香港人真的有胆量了。这一天也有一个小小的分水岭,民众成功的运用一点点的暴力阻挡立法会开会。在此之前,香港人是全世界最爱好和平的民族,但这次不同,而且成功了。

林郑选择镇压 换来更大的抗争

港府面对这次的示威只有两个选择,镇压或妥协,但特首林郑选择镇压,结果换来616日更大的一波游行。我们打出「不撤不散」的口号,结果人潮汹涌,原本订在三点游行,结果来了两百万人,一点钟我就没法挤到地铁站了。

早在游行前一天,林郑月娥突然宣告暂缓修法,很多人便认为明天可能不会有很多人游行,结果游行当天大批人潮出现在各个地铁站,涌往香港岛,陆续抵达维多利亚公园集合,那天换穿黑衣,港铁主要转车站都挤满黑衣示威者。

之所以会有那么多人出来,跟612日警察放了很多催泪弹有关,这也可以反应在2014年占领运动中,因为那一年的928日港警施放了87枚催泪弹,结果引发了持续49天的占领运动。这是因为香港人非常非常讨厌催泪弹。

游行过后,港政府只在618日对人民说对不起,还是没有撤回送中条例,所以才有接续的大游行。接着就是每年71日都会举办的大游行,有55万人,破了以往的纪录,当天晚上在立法会外聚集了四万人举牌抗议,并首度占领立法会三小时,这是和理非与勇武的配合,借此回应港府对于和平游行的不理会,有些人就用一些暴力,虽然有一些危险,但有回应。九天之后的79日,特首林郑月娥表示送中条例寿终正寝,并没有说撤回。此时香港人民已经很愤怒,还是不相信政府。结果721日就发生元朗暴力事件,黑社会人士殴打市民,民众报警半个多小时之后警察才到,人民认为这是「警黑勾结」。

原本香港人是很信任警察的,跟电影里演得不一样,但这件事让香港人百多年来对警察形象的肯定毁于一夕,结果引来周周游行抗议。

港府错估形势 香港变成没有戒严的戒严

香港人太忙,本来对公众事务只有五分钟热度,能走出来两次就很不错了,所以政府以拖待变,以为到了七月天气很热,而且很多人会去旅行,人民就没有动力了,但这次香港反送中运动打破过去的局限,场场人潮汹涌,政府错估形势。

到了818日还有一个很大的游行,超过170万香港人撑着雨伞上街,大家挤在铜锣湾,很热很累,想回家都很难,当时还要面对警察很严重的暴力,以及被捕、被控告的危险。这跟台湾美丽岛时期的示威游行不同的地方在于,当时台湾有戒严,但香港是没有戒严的戒严,天天都戒严,例如你从理工大学走出来就是暴动。

另一个让反送中无法停下来的是831日晚上太子站溅血,当时有示威者走进太子站,港警便冲入站内地铁中无差别暴打市民,让香港人非常愤怒,认为此举跟黑社会无异。

到了九月开学,港府期待运动的规模会低一点,因为学校开学了。929日林郑说撤回送中条例,但全球已经有超过六十个城市的人来香港声援反送中游行,又有许多人到美国欧洲很多地方宣传运动的诉求,也有人来到台湾,这是因为香港很注重国际化,所以民间人士主动与国际网络保持联系,以求支持协助。

与此同时,港府说不送中了,105日却颁布更糟的「禁蒙面法」,当天凌晨生效,全面禁止香港人在集会游行中蒙面。消息一出,又引发一波民众上街,港铁瘫痪。

学生们做出我辈不及的抗争

由于林郑认为抗争之所以持续,是因为镇压的力道不够大,以至于她虽然咨询过一些人,但最后仍决定加强控制,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到了1112日那天在中文大学爆出警方与学生对峙冲突,校园宛如战场。第二天早上很多年青人带着口罩睡在运动场,可见他们的决心很强,老师们的到学校去看学生,看到他们在那么艰困、不舒服的条件下抗争,还是精力旺盛,真的很感动。过去我有很丰富的抗争经验,但他们做出很多我们这一辈不敢做、不懂得做,或做不到的事情,真的很厉害。

还有一个重点,1127日香港保安局公布自六月开始,警方使用了约一万枚催泪弹,中文大学在一天之内就发射了1567枚催泪弹,范围扩大到九龙塘的浸会大学外面,以及包围理工大学十几天也施放很多催泪弹。

港警已非过去的港警

在这过程中很多学生、民众被打、被抓,甚至急救站的医护人员也被警察逮捕绑上束带,港警在这场反送中游行中做了很多以前不会做的事情,甚至攻打大学,开真枪打死人,都是香港人过去想都想不到的事情,因为香港是法治社会,过去港警讲理而且很有礼貌,根本不是今天这个样子。

在包围的理工大学的时候,还有警察对学生说:「我们会来大陆,你们去吃生命面包吧,垃圾。」

生命面包曾是1937年对日抗战期间花了七天连续24小时赶制的军粮,香港警察也曾在1956年双十暴动期间大量以此果复,这次反送中抗争期间,很多学生也用上,热销到甚至一度买不到。因为生命面包没什么味道,香港警察竟以此讽刺抗争的学生。

泛民主派在催泪弹重灾区大赢

1124日是香港第六届区议会选举,乃反送中运动爆发后的首场选举,在此之前,我们很担心港府会取消选举,因为选举是民主的指标,有没有选举对香港的未来影响太大。后来如期举行了,就有人说,中国政府一定是评估亲中建制派会赢,才会这次选举如期举行,没想到支持反送中的民主派大赢388席占85%,建制派输得一蹋糊涂,只拿到58席。

这个结果不但重重打脸亲中的媒体以及中共官媒央视,天天说反送中示威者只是一小撮的暴民这类谎话,就连我们也猜不到,因为在理工大学被包围期间,民调显示香港人很讨厌上班途中遇到游行群众而被阻碍,因为香港人很喜欢上班,对工作很有热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根本无法评估客观的形势,也想像不到会出现这种选举结果。

香港区议会选举原本投票率很低,难得超过五成,这次投票率竟然以71.2%创历史新高,之所以会有这么多人走出来,除了反送中运动引发港民对港府的不满,也跟很多文宣散发有关系,尤其八月有个少女右眼中弹失明,就成为反送中的图腾,刺激许多民众走出来投票。

452个选区中,旺角北原本中间选民居多,以往都是建制派赢得选举,这次的对手也很强,结果民主派的萧德建大赢。另一个选区黄大仙也是传统建制派的大本营,结果民主派还是大赢。我们发现这些大赢的选区都是催泪弹重灾区。

选举过后,大家都在看128日国际人权日的集会热度,结果人气未散,估计有80万人走上街头,诉求「追究警暴」以及持续争取五大诉求。

左翼团体失去支持 小团体出线

虽然反送中起因于香港人陈同佳在台湾犯了刑事案,这个案件在台湾并不那么重要,反倒是北京觉得很重要,因此有逃犯条例的修定,所以我觉得反送中运动是文化大革命的延伸,但我不认为是2014年雨伞运动的延伸,虽然有许多相似的地方,例如拿雨伞,但两者是不同的。

反送中运动产生几个特殊的现象,其中一个是让民众对亲共的左派反感,ㄧ些左翼团体失去支持,也因此让其他团体有出线的空间,所以这次当选区议会的议员就有许多是泛民主派的团体成员当选。

一个没有大台的运动

以往的社会运动都是有组织动员的抗争,例如2014雨伞革命,但反送中运动很不同的是,这是一个以民众自发为主体的抗争,没有组织,没有指挥中心,也没有领导者,民众经常比倡议团体还要早就发出抗争集结的讯息,这是反送中游行最特别之处,我们称之为「没有大台的运动」。

没有组织及领导者的运动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最大的好处是,没有主办者的压力,但却造成协调不容易,政府也找不出一个谈判的对象,却能靠网路社群贴文来商讨行动的计画,是真正自觉的群众运动,而且呈现多元化、灵活的运动模式,却能彼此不割席、不笃灰(不切割、不出卖),所以才会互称手足。

但也有缺点,就是发动容易,却难收拾,只能有一步算一步,结果这样竟然走了半年,这也是香港的奇迹。记者也会问什么时后撤退,却没有人可以回答。

这个前所未有的「没有大台的运动」,目前看起来让中共中央政权加强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控制,似乎把香港视为「问题」,如同失控一般,如同在1989年、2003年和2014年的重大社会运动之后,回应的目的是为了要在各方面加强控制,然而,这样的政策如提油救火,问题只会变得更难解决。

年轻人的知其不可为而为知

我很喜欢金庸小说,最后我想引用《射雕英雄传》里的一段情节来说明为何这次香港反送中运动中,为何年轻学生前仆后继的参与,我也在这些年轻人的身上看到香港的希望。

郭靖和拖雷正在和桑昆的儿子都史争执,都史带了一群豹子去找拖雷晦气。郭靖见了,对七怪说:「师父,他叫豹子吃我义兄,我去叫他快逃。」韩小莹道:「你去,连你也一起吃了,你难道不怕?」「我怕。」「那你去不去?」郭靖稍一迟疑,道:「我去!」拔腿就跑。朱聪于是说:「孩子虽笨,却是我辈中人。」

来源:上报 / 庄耀咣 香港律师、社运人士,曾任民间人权阵线召集人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