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太子站到底死伤多少?传真社追查多月发现警方说法次次不同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04

香港太子站到底死伤多少?传真社追查多月发现警方说法次次不同

转发此新闻:
以调查报道为主的香港传真社指出,831日太子港铁站到底有没有示威者被打死或被失踪,一直成为悬案,由于港铁迄今仍拒绝公开当晚车站内的CCTV视频,更导致死人传闻火上加油,传真社(Factwire)日前报道,经过多个月的查访,并成功接触和访问了当晚在车站被捕的52人中的47人,发现有部分被捕者被直接带上警车,而非警方所说全部经特别列车载送到荔枝角站。此外,传真社指出,经过三个月调查,警方回复该社的被捕人士及伤者数字仍然每次都有出入。

20191130日,一些香港民众在太子港铁站集会,悼念8-31警民冲突中遇难的抗争者。

太子港铁站831日晚防暴警察一边发射催泪弹一边持警棍冲入地铁站殴打四散的示威者。事发后根据传媒现场所见,站内地上到处都是血迹。当被问到到底有多少人被捕,多少人被送到医院,消防处和警方的说法各异,当中出现三名伤者的数目“误差”,引起社会怀疑,而港府拥有七成股权的港铁,亦拒绝交出当晚闭路电视的录影,导致传闻一发不可收拾。而每个月的最后一天,总会有人在太子站布置“灵堂”,供市民和群众献花。距离车站不远的旺角警署,也总是在当天提高警戒和施放催泪弹驱散群众。1130日晚,警民也因此再度冲突,催泪瓦斯也因此在两个星期的宁静之后,再度弥漫旺角弥敦道一带。

为了解答太子站的谜团,传真社采访了当晚被捕的47人,仔细了解他们目击的情况,并将他们描述的经历,与其他客观资料交叉比对。由于目击者位置及站内环境所限,经过3个月努力,仍未能就站内曾否有人死亡作结论,但我们在调查过程中找到其他重要的发现。基于公众知情权和向公众负责的原则,现将阶段性调查结果公开,让大众对当日站内的情况掌握更多。

传真社的报道指出,8.31警方冲入站内展开拘捕行动,赶走现场记者后,一度阻止救护员进入救援。消防处其后公开当晚纪录,伤者数目由10人改为7人,减少3名严重伤者,加上港铁封站逾30小时,引起各界质疑站内是否有人死亡。

传真社从当晚太子站52名被捕人士中,成功采访47人,综合他们的亲身经历,尝试重组当晚站内情况,并计算站内人数与警方公布是否一致。至今调查发现,当晚除了经特别列车运载被捕人士到荔枝角站,亦有被捕人士原站直接上警车,惟追问个多月,警方仍未有回复确实人数。此外,经过三个月调查,警方回复传真社的被捕人士及伤者数字仍然每次都有出入。

警方指当晚在太子站拘捕52人,包括448女,当中5男两女受伤送院。从影片所见,831日晚上约1045分,有人在观塘线列车上发生争执,太子站L3层列车突然停驶及广播要求所有乘客离开车厢,港铁报警。防暴警察及速龙小队迅速赶至L3层,向月台及列车上乘客挥棍、施放胡椒喷雾等,人群到处走避,场面非常混乱。

警方在L3月台层拘捕的人数最多,速龙小队经升降机旁的楼梯跑到L3层追截市民,并冲入荃湾线列车车厢内,多名乘客受伤,该列车随后开出至油麻地站,车上3名男乘客受伤送院。速龙在荃湾线月台的第二、第三及第五卡车门外拘捕共4名男子,又在观塘线月台第7及第8卡对出先后拘捕两名男子,当中4人被安排在荃湾线月台第5卡车门前坐下等候,另外两人被带到月台尽头的空间。

另一群速龙小队成员几乎同一时间,走到荃湾线车头方向月台、一条直上大堂的扶手电梯,拘捕至少35名男女。无线电视及SocRec社会记录频道两间传媒当日拍摄的片段显示,速龙小队成员向电梯上的人士喷胡椒喷剂,又挥棍打处于电梯下半段的人士,电梯上人士迫在一起。SocRec社会记录频道的影片拍摄到,其间电梯下方靠墙有两女一男,按速龙指示离开。

3名男子在电梯附近被警员制服在地上,其中一人一度逃脱并跑上扶手电梯,但最终亦被捕。另外两人则被带到荃湾线月台车头的金属门位置坐下。扶手电梯上的人士亦被逐一系上索带手扣带到同一月台尽头,面向墙壁排成两至三行蹲着。

另外无线电视直播片段显示,有一男一女于晚上1105分在L3层被警方截查,未知有否被捕。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