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徐才厚埋伏要命机制 习连升百将无用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27

徐才厚埋伏要命机制 习连升百将无用

转发此新闻:
近日藉中共军中多场晋衔仪式,习近平已一口气升了139将,外界指是为稳住军队,不过,中共军队因为腐败等原因,实力受质疑。更值得怀疑的是,军改后仍有沿用所谓民主测评和后备干部制度,这本是徐才厚掌总政时搞的卖官体制,习近平不管怎么弄,没动这个,不但军队腐败无解,而且假忠诚如埋地雷,分分钟仍能要他的命。

这个卖官敛财网,正是徐才厚的亲信巧妙地进行制度设计,实施所谓的民主测评和后备干部制度搞出来的,表面看是唯才是举,实际是唯财是举

今年两批获晋升的将领破格提拔特点明显,光从上将来看,都没有按中共不成文的上将晋升“潜规则”操作,有关“潜规则”即:候选人任正大战区职满两年,同时晋升中将军衔满四年、上将总员额不得超过正大战区将领总员额的三分之二等。

今年“八一”前晋升的10名上将只有范骁骏、袁誉柏、秦生祥、丁来杭满足,其余都属于破格提拔,他们都是在20167月晋升中将,担任中将职务仅有3年。

1212日晋升的上将中,则只有杨学军一人符合按惯例的晋升条件,何平、李桥铭和周亚宁仅一项正大战区级职务满两年符合,何卫东、王建武及李凤彪均未符合晋升条件,明显是破格提拔。

7月底和12月两批晋升上将的中共将领,东部战区司令员何卫东连中央候补委员都不是,其他都是。

谁来决定这些破格提拔的名单呢?当然是习近平,习会一个一个翻阅他们的资料,并亲自和他们谈话。

上将还好说,中将和少将呢?按照笔者对官场的了解,习近平现在为了保证晋升将官的质量,对中将和少将也应该会亲自把关,但要逐个面谈真是不太可能,再下层的大校更加是这样,只能靠他信任的一级一级的政工将领来呈报。

那么这个呈报就涉及整个军队的人事管理机制,其实党政系统的人事也类似,但军队因为自身的特点,又有不同。

熟悉中共政治的人士都会听说过中共官场的民主测评和后备干部制度。

以独裁专制著称的中共,罕见搞了这个带有“民主”字眼的民主测评制度。

民主测评法本来是社会上通用的,比如在企业,要求被考核者先述职并做出自我评价,由直接上司、业务主管,也可以有包括一定数量的同事、甚至客户参与评价,确定当事人的绩效。中共人大也对政府面向公众的部分机构进行类似的“民主测评”。但军队是封闭的系统,当然不会涉及外部,只是在军队自己的系统进行。

早几年在徐才厚、郭伯雄先后落马的关键期,一封“总政知情干部”致“习(近平)主席、党中央”的公开信曾爆料说,“民主测评”是军中索贿、行贿的潜规则。

公开信说,徐才厚、郭伯雄把持军队时期,民主测评制度成为他们操弄买官卖官排斥异已的工具,经过筛选,那些有黑钱、会花钱、敢送钱的人,很快就会进入备用名单。接下来民主测评中送礼者就会因优秀称职而被提拔任用乃至重用,不送钱或不听话者,民主测评就通不过。

据披露,中共十八大之前,时任总政主任李继耐就曾操弄“民意”,把军中反腐先锋、总后勤部政委刘源在民主测评中弄成零票,蒙骗当时的军委主席胡锦涛。2014年上半年时任总政副主任殷方龙前往武警部队考察干部,民主测评结果是水电部队司令刘占琪排在武警正军职后备干部第一位,结果下半年刘占琪就被“双规”审查。

在习近平上台后,2014年,中共党媒有文章称,中共在党政领导干部的选拔任用以及考核等方面普遍运用了民主测评手段。但在总体思路以及具体的操作实施层面。文章批评,民主测评有不少问题:重形式,轻科学;重模式,轻实用;重评价,轻开发。
虽然有批评声音,但中共只是试图优化这项制度,并没有抛弃。即使在徐才厚等大老虎及大帮亲信落马之后,这套机制仍然沿用。

习近平军改后的20161月,还有人在军报刊文批评民主测评内容过于抽象,测评结果容易出现偏差;民主测评的标准很难把握、参评人员的代表性难以保证、参评人员对情况了解不全面;在民主测评中存在“关系票”、“领导票”、“金钱票”、“随意票”等现象;民主测评结果和实际民意之间存在偏差,等等
后备干部制度呢,这是中共政权被视为事关延命的工程,从1980年代开始,在高层中搞的是所谓第三梯队,中组部建立了青年干部局,还有省部级、地厅级和县处级等三个层级,都有同类储备人才机制。军队中则是总政系统(现在的政工系统)负责。
根据官方文件,成为中共后备干部的前两个条件,第一项是年富力强,第二则是政治忠诚。

但这种制度同样是个问题,在人治的体制之下,特别是中共本身不讲道德、领导人级级讲忠诚,其选拔的人一定就是忠于自己。这对当权者却未必是好事。因为级级选上来的是下一级忠诚于提拔自己的上一级,当一个环节的选人者有异心,整个“忠诚”链接就会发生断裂。

比如,江泽民的亲信中共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曾分管总政,另一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虽然不分管军中人事,但因为当时是“双首长”制度,郭与徐互相搞利益交换,升官时都是你升一个我升一个的培植自己人。由此形成军中“东北虎”与“西北狼”两大势力。

徐才厚的党羽主要集中在总政系统,历年来担任总政秘书长、干部部部长、组织部部长的将军们,都是徐才厚卖官的具体操盘手。徐依托这些政工将领,将亲信不断输送各处占位卡位,布局全军。当时所有师团以上军官要想晋升,都得向他们送钱送物送工程送美女,这些操盘手又向徐才厚输送利益,形成遍布全军的卖官敛财网。

这个卖官敛财网,正是徐才厚的亲信巧妙地进行制度设计,实施所谓的民主测评和后备干部制度搞出来的,表面看是唯才是举,实际是唯财是举。

虽然徐才厚和郭伯雄两人及其军中党羽已陆续落马,但能够继续制造卖官操盘者的军中腐败体制并没有改变。军官们可能表面不敢送钱了,但可以变着花样送。即使不送钱,那一个要忠诚的要求,就是要听话,这包藏着令习近平睡不着的因素,因为军官们听的只是下边管晋升者的话,被忠诚者就是提拔者,而不一定是习近平。

难怪在中共四中全会后,习的大秘、中办主任丁薛祥在党媒发文挑明:“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对象是习近平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对象是党中央而不是其他任何组织。而且不能层层套用随意延伸。”这句话直接露骨,就是警告下边的级级官员不能成为下一级的被忠诚者,而只能忠于习本人。

由习亲自选任的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当然是忠于习,他在四中全会后也发声要继续清理郭伯雄、徐才厚、房峰辉和张阳等人的“流毒”,并强调听中央指挥,维护军委主席负责制,明显也是护习之举。

但是警告归警告,强调归强调,在四中全会后,只有习的几个亲信呼喝着要忠于习,在党政军中其他响应者寥寥。

还有一个情况就是,在徐才厚等人在位时,当年很多在职军官已经像网购那样“在网银上支付”买官。但是,这类等待军衔晋级与职务提拔的军官,因为习近平的反腐“打虎”以及军改,“交货期限”严重滞后。这就出现一个问题:不交“货(军衔或职务)”而退钱当然可以,但是应交“货”一方大都往上一级“批发商”(更高级将领)那里付了款,或无力退款或心贪而不想退款。同时,那些买“货”者“在网银上支付”后,也不敢明目张瞻索回“货款”,只能隐忍以等时机。徐才厚留下的卖官体制继续存在,就给了他们翻身的希望和机会。

故此,所谓民主测评和后备干部等制度,仍然源源不断的给习近平呈报只要靠表面忠诚和背后用钱就可以搞定的“少壮派”将官,所谓“习家军”,无非也是如此而已。

来源:看中国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