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林郑,要么回应诉求 要么揽炒到底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07

林郑,要么回应诉求 要么揽炒到底

香港人以区议会选票惩罚保皇党,扫走他们八成的议席,但特首林郑月娥眼见支持者兵败如山倒,仍心存侥幸,继续漠视五大诉求,不外是替逆权运动助攻,让运动更合情合理在街头、社会每个角落以至世界各地走下去。


郑的冥顽不灵,从她说只听到选民期望制止暴乱的声音,却对主流民意要求「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不老老实实回应,已足见她无可救药。不过,更仔细看,她不但冥顽不灵,更是拙劣不堪,千方百计也无法回避问题的核心,也再一次把自己放在刀锋上。

场区选,反映逆权声音依然辽亮非常,迫使林郑不能再原地踏步,只好死死气提出成立独立检讨委员会,但连职权范围和具体人选也没有,便要抛出来纾缓政治压力。不过,独立检讨委员会不是独立调查委员会,空有独立之名,却无调查实权,其目的只限于探讨引发「社会动荡」的经济、社会、政治等等原因,同时把焦点错放在「社会动荡」,拒绝承认这是一场逆权运动,同时更关键是,它既不过问更不会调查警暴问题。

郑如此应对手法不外重弹旧调,将八月底宣布由监警会检讨警方处理大型示威的烂剧本再演一次。监警会的检讨工作,同样是没有调查权,同样不追究具体的警暴行为,也同样是推出来抵销一下舆论的压力。但当监警会聘用的外国专家也不得不直言,没有主动调查权,单靠警方提供资料,根本无能为力,其公信力和作用亦不言而喻。今次推出的检讨委员会可谓异曲同工,但又更加离谱,连警暴也不会碰,当然除了自欺,谁也骗不了。

早于615日,林郑以语言伪术、避重就轻和缓兵之计为主的应对策略,已经首次登场,却弄得焦头烂额收场。她当时宣布暂缓通过而不是撤回「送中」法律草案,结果一天后二百万香港人上街,经过两个半月的街头运动,当局才于九月初决定正式收回草案。

由始至今,林郑这些惯常技俩,都骗不了香港人,她的自作聪明反而教晓大家,只要识穿她的手段,继续争取下去,「暂缓」可以变成「撤回」,由不敢碰触警方,也可变成由「监警会检讨警方处理大型示威」,当压力还挥之不去,便多斩四两,再加入「独立检讨委员会」。换言之,林郑只是讨价还价,也变相鼓励大家,若要有效「挤牙膏」(逐步迫林郑让步),抗争运动必须继续下去,用街头行动、国际压力加上地方议会,齐齐锲而不舍向林郑施压,当力量和道理都在民间一方,又看她可以怎样撑下去。

别是警暴无日无之,每天以恐怖行动提醒大家,警队是香港人的心腹大患,则不论当局通过监警会也好检讨委员会也好,只要不能调查警暴行为及引发根源,当然无从拨乱反正,林郑所做的一切只是舍本逐末、虚张声势,根本不能急市民所急,忧市民所忧。

更何况警暴之恶,正迅速扩散,再不限于警队以过度武力向市民、示威者、记者、急救员等等行凶施袭,还包括阻延救援(如阻碍消防员救助伤者)、造谣生事(虚构示威者掷烟雾饼)、公然撒谎(如警员推跌跪地求饶长者还指受害人「手部有动作」)、乱射催涙弹(如警队离场前发射)、隐藏身份(表明不出示委任证)、包庇罪行(如警员开枪伤人或交通警以电单车撞向人群都不予追究)、纵容黑帮行凶(如元朗721事件)等等,都是每周看得见的罪行,断不能坐视不理。

如今,近一百七十万人已经用选票清楚表态,「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林郑本该把握机会回应民情,跟警察暴力割席,但她却执迷不悟,力撑警方的骄横暴烈,奉行暴力维稳的野蛮专政。在警暴呑噬文明之威胁下,逆权运动变得造反有理,香港人亦别无选择,只能以追究警暴罪责、实现民主普选为目标,以更持久更多元以至更激烈的行动抗争到底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杜耀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