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收紧网络监控行人面识别 专家指香港势难独善其身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16

中国收紧网络监控行人面识别 专家指香港势难独善其身

中国政府再出招收紧网络监控,由本月开始在大陆新申请手机上网服务,必须要通过人脸识别核实身份,而澳门亦于本月下旬落实《网络安全法》,令人关注香港会否亦跌入监控网络。本台曾向香港多间电讯商查问了解,确定暂未受到大陆的新政策影响,记者亦发现有不少大陆客来港购买「太空卡」,以逃避网络监控及「翻墙」上网。有大陆维权人士预测,虽然香港此刻仍是中方监控的「漏网之鱼」,但相信中国政府必定会设法将香港纳入管控范围,绝不会让香港人独善其身。

2019年12月3日,中國政府推行新申請手機服務須進行人臉識別的新措施,香港市面仍有不少「太空卡」售賣,成為大陸網民「翻牆」逃避監控的唯一「出口」。

中国工信部今年9月宣布,为了落实《反恐怖主义法》和《网络安全法》,并提升电话用户登记资料的准确度,要求全国电讯企业由本月1日起,为新申请手机服务的用户,须通过人脸识别以核实身分,才能办理开通网络服务。

虽然大陆政府声称新措施是防范有人转售或协助其他人申请电话卡,杜绝不法分子在网上进行非法行为,但大陆早于2016年全面落实手机登记实名制,而同年工信部为1.2亿电话用户进行实名补登记,至今全部电话用户均已实名登记,故额外的人脸识别认证,不难令人联想到中方要进一步严密监控网络。

本台致电多间大陆电讯商了解是否要全面推行人脸识别,其中北京电信客服职员表示申请新的手机号码,需前往营业点进行脸部扫描,通过人脸识别采集比对技术措施,确认人像比对一致,才可办理入网手续。

北京电信客服职员说:号码需要做的,需要做这个刷脸的,比如说开视频刷脸都需要这些的。他以前如果说你当时登记的不清晰的话,他提前都会给你发短讯提醒你的,希望你做补登。以前的那些号码都已经做实名认证补登了。如果没有补登的该停机的已经机了,接打电话上网都不能用了。

上海电信客服职员亦作出同样回应,指现在不仅新申请手机上网服务,连网购电话卡,也要求购买者当面进行人脸识别签收。

上海电信职员说:APP上面它有售这种卡的(电话卡),如果是申请了这张卡,这张卡片你关键是不是能够拿得到,他给你送这张卡片,是需要你签收的,然后上门给用户配送的话,是需要本人签收的,也是需要刷人脸识别的。

至于香港过去都要跟随大陆规定,若要办理一卡两号,或在香港申请内地电话卡,都要提供姓名、身份证或回乡卡号码作实名登记,否则其号码将被停用。不过,记者翻查官方文件,今次却无列明持有内地电话卡的香港人,会否受到新措施规限,到底香港是否成为中国严密监控下的「漏网之鱼」?

本台记者日前到深水_鸭寮街手机店集中地巡视,有多个摊档仍有售卖俗称「太空卡」的电话储值卡和大陆电话卡。多名商贩都表示,香港目前未受大陆的新政策影响,购买和使用中港两地「一卡两号」或内地电话号码,只需如常实名登记,但未有听闻要通过人脸识别核实身份。

当记者提及新措施手续繁复,有商贩更建议记者购买只有上网功能的电话储值卡,强调毋须实名登记,并透露常有大陆人来港购买这类「太空卡」,可以「翻墙」上网浏览被禁网站,但大陆很多服务,都需要实名或电话号码认证,此类「太空卡」则无法使用。

记者又到深水_中国联通门市了解,有职员表示暂时新政策未有影响需要持有内地电话号码的香港人,又透露不少大陆人来港到电讯商门市购买中港月费计划,使用香港的电讯网络以图「翻墙」。

职员:外面买的,因为他们的卡是国内共享卡,在大陆用它的数据,收不到WhatsApp和用不到Facebook
记者:如果是我大陆亲戚在这里买呢?
职员:他有没有香港身份证?
记者:没有。
职员:要拿护照过来,再加1,000元按金。
记者:很多大陆人这样做吗?
职员:多,我们有很多(大陆客)收1,000元按金都开,因为他们知道香港上网看到的东西,跟内地上网看到的东西不一样。

记者亦到中国移动门市查询,有职员指大陆人来港申请「一卡两号」,须签约两年,亲身来门市拍照存档,并提交护照和1,000元按金,合约完了才可获退按金。职员称,有经常往返中港两地的大陆人来港办理,又教记者以港人身份代为申请,可免却麻烦。

记者:很多大陆人用(一卡两号计划)吗?
职员说:都算多吧,但通常是中港两地走的人。

记者:需要人脸识别吗?
职员:要实名,我们要帮他拍照,其实并非为人脸识别用途,是作记录。

其实中国早已推行手机实名登记,亦已从日常生活进行不同程度的监控,包括遍布具备人脸识别技术的「天眼」镜头,为何仍要以人脸识别核实手机号码申请人?

熟悉网络运作的网志活跃人士周曙光向本台指出,中共要进全方位收集民众大数据,以达到全面监控目的,人脸识别是当中重要的一环。

周曙光说:这种大规模数据监控,关连愈多资讯,可得出更多个人详细资料,例如当你打通电话,政府的模面墙上详列出那个人的地址、电话号码,甚至脸部特征都能展示出来,是种很可怕的监控。中国身份证的照片,年轻人的话可能有五年的有效期,成年人的话可能有十年的有效期,而人脸识别不仅仅是只限于一张半寸大小的照片数据,比半寸大小的数据更为详细。

大陆维权人士野渡亦认为,以现时每8人附近就有一个监控系统的密集情况,人脸识别是党国对社会进行全面控制必不可少的技术手段,以进行实时定位和跟踪,有意识地分辨、分析,达到全面控制收紧的目的。

另外,明年中国信用体系将全面落实启用,信用体系中人脸识别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因为它对于国民进行的信用打分,利用数据化全面控制起来,人脸识别就会在当中进行身份辨别。

对于大陆监控情况进一步收紧,大陆民众又有何反应呢?野渡表示,由于人脸识别并非新鲜事物,已多方面应用于日常生活中,如乘搭高铁和购物等,加上民众对个人私隐侵犯意识不大,故未有引起太大反应。

野渡说:我相信(他们)感觉不太大,因对这种明显是政府侵犯公民私隐,中国内地国民都是沉默大多数,他们都是忍受,无动于衷,他们根本不知道这种体系全面监控国民的恐怖,是独裁国家的悲哀,他们习惯被一个极权政党所控制。

野渡又指出,虽然暂时官方未有要求旧有手机用户提交人脸识别资料,但中共仍可透过移动支付和网络监控方法,铺天盖地收集有关数据,在中共极权管治下,民众并无任何能力反抗。

野渡说:中国的移动支付是很厉害,平时移动支付应用到手机功能时,他都要求进行人脸识别,我相信未来体系上不会分新旧(用户),是分类每一个人。

对于大陆人来港购买「太空卡」会否是一个有效逃避监控方法,野渡则指有关收费较大陆电讯收费高昂,不会太广泛应用,而且他相信香港迟早亦会纳入中共监控体系范围内。

野渡说:香港政府搞的智慧灯柱,那个就是很明显包括人脸识别监控,因为香港有完善隐私保护法例,所以在短时间内,我们不会看到很明显侵犯隐私,如人脸识别系统在香港泛滥。但对于党国体制而言,党国会千方百计将香港纳入体系来进行数据收集工作。

澳门《网络安全法》将于今月22日实施,并成立「网络安全委员会」主理相关事务,法例中包括所有手提电话用户以及电话储值卡须要实名登记。野渡警告香港人,必须提高警戒和引以为鉴。

香港资讯科技商会荣誉会长方保侨则认为,以现时政治环境下,政府要推行监控计划机会不大。

方保侨说:在香港买一些储值卡,就没有特别要求甚么文件,澳门就实行了《网络安全法》,就算买储值卡,已经需要在应用程式中拍下储值卡和身份证明文件交上去才可开通,但香港似乎仍未有这样东西,而且在香港现有政治环境,政府再推行这政策,我相信阻力会很大。

今年1031日,香港律政司向高等法院申请临时禁制令,禁止在连登讨论区及通讯软件Telegram等网络平台,散布煽动使用武力伤人及破坏财物的资讯,为香港首次推行「网禁」措施,到底香港面对中方的「全面管治」下,是否可以逃过监控劫难,仍须密切关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