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修改章程去“自由”,百年复旦“毁于一旦”?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21

修改章程去“自由”,百年复旦“毁于一旦”?

转发此新闻:
上海复旦大学计划修改学校章程,删除了“思想自由”,把“学术独立”换了位置,另加上“爱国奉献”“坚持党领导”“贯彻党方针”。

消息一出,引爆网上热议。有人说,“学术没有自由,还如何创新?”也有评论质疑“大学是社会公器,岂能为一党之私?”。
18日网上视频传出,复旦学生在食堂内高唱有“思想自由”歌词的校歌,明显在抗议章程修改。
但抗议是否就能保住复旦精神不死?习近平的“党领导一切”会把中国高校带往何方?
复旦校友、网络杂志《纵览中国》总编陈奎德认为用修改章程的办法删除学术独立思想自由,反而刺激了年轻学生争取学术独立、争取教授治校、争取大学自治的反抗潮流。
现在中共显然这个文化专制主义已经非常深入的进入到了大学,党化教育在大学已经更加控制严密了。但同时,复旦学生,包括大学教员,他们表现出了和以往不同的一个情况。中共这一趟是一步步的向文革倒退,但是跟文革时期那种狂热的忠于毛泽东的那种情况是完全不同了,不可同日而语了。
陈奎德还认为修改校章的目的是希望中国大陆的大学生不要像香港学生这样有大学自治、思想自由等等与世界接轨的基本想法。是出于对自己完全不能掌握中国社会的深刻恐惧感。这种恐惧感也包括香港的抗争。同时它还和中共目前在世界上所处的地位,例如在外交和内政上都遭遇到了严重的困境 … 都是国际社会一步一步的向中共施压,要求他们兑现过去的一些承诺,不管在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都要遵守。
洪振快认为,章程删去学校党政领导不参加学术委员会的规定是一个实质性的倒退。
他说,它(章程)删去了一个学校党政领导不参加学术委员会的修改。这个修改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修改,因为这个修改是2010年原来的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提出来的,他当时表示要限制校长和行政管理者的权力,当时说是一项重大改革。
学校领导和部、处级负责人他要退出复旦大学的学术委员会和教学指导委员会。这样就形成了对行政权力、党政权力一定的限制。他们这样的一个改动是要让学术共同体内部有一定的自治空间,不受党政权力的直接干预。但现在删除了这一条就等于宣布以后党政领导可以成为学术委员会和教育指导委员会的成员,在学术和教学方面他可以直接进行干预。所以这一条修改是一个实质性的修改和倒退。
中国历史学者洪振快表示,大学人文、学术和思想研究被扼杀必然导致其愈加难以和国际接轨。但他强调,学术自由的火炬永不会被熄灭。
他说,中国最近这几年的政治倒退使中国社会的自由空间被严重地压缩。大学的人文、学术和思想研究一定程度上被扼杀。这样的一个结果必然导致中国大学的排名会越来越靠后,学术研究会越来越无法和国际接轨,跟世界一流大学会越来越远。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在中国的现行宪法里面,它都是有明确规定,思想自由和学术自由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一个人是否拥有学术自由思想实际上是个人性的而不是由整个外在来确定的。所以我觉得有自由思想的人他还是会保留自由思想,学术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它的自由火炬也是永远不会被熄灭的。在这个程度上也不用担心中国会变得怎么样,我认为中国不会变成文化沙漠。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