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澳门没有真普选 贪官污吏如何向市民负责?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19

澳门没有真普选 贪官污吏如何向市民负责?

今年香港反修例运动震惊全球,但隔海相望的澳门却波澜不惊沉默以对。如果说香港太嘈吵的话,那澳门就像黑洞般死寂,静得针掉到地上都觉刺耳,非要确保没有一口针会掉到地上方休。同样面临送中威胁的澳门,这半年其实外弛内张,但年轻人并未完全屈服。澳门政府与建制阵营如临大敌,打压抓捕声援香港的市民,藉修例风波契机加快推出由天眼到网络全方位监控设备与法律,同时大洒公帑大搞国庆与回归双庆活动麻痹市民。


于是可见越近主权移交20周年怪事越多:主张对华友好的香港美国商会要员被拒入境;香港多名记者遭遣返;当地异见及传媒人士受到骚扰恐吓;加上网安法及电话实名制下周出笼,祥和气氛渐变风声鹤唳。还要叫停试行中的轻轨,暗示停止供应汽油,随时还要为习近平车队封路改道。如此庆祝,市民敢怒不敢言。这不外乎历史与经济两个原因,也是当局炼成「澳猪」的不二法门。

澳门被美化为博彩业的赌业,1962年赌牌落入何鸿手中,才开垄现代化赌业。2002年政府开放赌牌竞争后,至今仍贡献当地GDP半壁以上江山,以GDP主义挂帅的政府最骄傲的,仍是翻了七倍半的GDP,该行业也养活了1/8人口。赌场对政府服服贴贴,对员工维权及参与社运不容易私了。第二大行业的公务员更好理解,愿意出来发声风险更大,自五年前不少人参与回归后最大型反离补运动后,公务员面对清算危险性比前更高。

而历史原因即政治原因,香港年轻人大概不知道六七暴动前半年,澳门早一步爆发12.3事件左派暴动,成为香港左派效法对象,澳葡出兵戒严弹压。一位曾到澳门取经的中学生,就是民建联的叶国谦!但在北京政治与军事压力下当局被迫签下降书,之后台湾势力被逐出澳门,政府管治在葡国革命后也逐渐弱化和民主化。乘时而起的是在暴动中获利、逐步填补政经空缺的左派社团。所以在99回归前,澳门已有「半个解放区」之称,北京直接与间接控制的力度远高于香港。故除了几场大型社运及警民冲突外,基本上对当地局势胸有成竹,认为乱不到哪里去。

回归20年弹指一挥间,50年不变的特区有几个20年?已去掉一个,但未知是否明天会更好。权贵天天把大湾区高唱入云,难道就是澳门的未来?「远远近近里,城市高高低低间,沿路断断折折哪有终站?世界太阔了,由你出生当天起,童稚已每年渐远离……」我们是澳门赤子,但觉今天澳门价值观完全扭曲,剩下失去灵魂的名字与躯壳,感觉前所未有的陌生。

惊叹卫星上天澳门离地
20年前葡国人「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曾经以为澳人治澳,不必靠伟大同志也可搞搞新意思。可惜笔者醒得早,回归后半年警民冲突已开始反思。2006年欧文龙世纪巨贪案前年半,已觉制度腐朽无法根治。5.1游行警方开枪逼出派钱制怒、黑格比水灾、检察院检察长何超明贪污案、海关关长赖敏华被自杀案、墓地门事件与警民冲突、反离补法案大示威、暨大一亿元捐款争议、天鸽风灾等,20年目睹怪现象多矣,但有几人下台或问责?

所以对不日登场的管治新班子,笔者仍是心如止水,没期望,也不失望。六四后黄沾自唱「邓小平 is coming to town」,现在变成「习近平 is coming to town」。这次圣诞老人来穷得剩下钱的澳门送大礼,厚澳薄港可谓奢华:从横琴割地赠澳;催谷成立人民币证交所;帮助生产发射卫星等,令人惊叹卫星上天、澳门离地。不过没有真普选,即使受中央加持的庸官劣吏、贪官污吏,又如何向市民负责?

澳门《基本法》保障的权利、自由如何兑现?百年前中共创始人之一李大钊写道:「我奉劝禁遏言论思想自由的人注意,要利用言论自由来破坏危险思想,不要借口危险思想来禁止言论自由。」常言道乖孩子有糖吃,既然澳门人在中央眼中特别乖,那请习主席能兑现以前乔晓阳的话,为澳门送来真普选大礼吧!「愿某地方不需将爱伤害,抹杀内心的色彩。愿某日子不需苦痛忍耐,将禁色染在梦魂外。」

来源:苹果日报 / 黄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