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人维护自由与人权的决心不会退让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31

香港人维护自由与人权的决心不会退让

转发此新闻:
除夕。回顾过去一年的日子。对我来说,是一个独留家中哀伤、怀念的日子。但今年在心中泛起的不是哀伤,而是痛心;不是怀念,而是希望;不是想自己,而是想香港,特别是年轻一代。


2019,本有一个年迈者的规划,就是赶紧把自己的回忆录写出来,因为时日无多,而且自感此生还有些记忆值得让后世知道。但6月开始,我的全部关切都落在反送中运动中,写回忆的事就搁下了。写时评,当然要超越感情去作理性分析;但作为一个人,做甚么和不做甚么,却是由感情支配的。

这一年,我与香港人一起走过。回望2019,真正感受到,它是我80多年的人生岁月中,最为重要的一年。比抗战、内战、中共建政及各次政治运动、文革、六四、香港主权转移等等,都更重要。年轻朋友不要再羡慕我的经历,不要再期待我的经验能够告诉你们更多,你们和我一起经历的这一年,是香港、中国哪怕人类史上最少见的经验。人类史上有过以这样悬殊的力量,对抗极不对等的强权,坚持这么久,变出这么多招数,并扩散影响到全世界的事吗?也许有,但应该不多。所以,我写不写回忆,无关紧要。不过,我承诺过,还是会写。

台湾《今周刊》向我出了一个题目:「为甚么香港青年如此愤怒?」我的回答是,在这次香港抗争运动中,发挥带领作用的年轻人并不特别愤怒。没错,他们心中有团火,尤其在警察施加百倍暴力之下,他们愤怒。不过,在整个过程中,他们也表现得极为冷静、理性,甚至在年轻人身上少见的包容。

他们有愤怒的理由。在十年前,本土思潮在年轻族群中兴起时,面对香港社会受到中国人的难以容忍的侵扰,他们用稍为激烈的方式对抗;在2016年农历年他们提出「以武制暴」的口号和行动。本土思潮与勇武抗争,除了受到政府镇压,也受到民主派的公开反对、割席,还污蔑他们是「鬼」。但在和理非发起反送中游行前,大量年轻人在各区设宣传街站,自费印传单向市民派发。正是年轻人不计前嫌的主动参与,才有69日百万人游行的壮观景象。然后,若没有6.12年轻人不顾被警察截查和殴打拘捕的危险,向立法会聚集,送中条例早就过了。再后,如果没有年轻人的动员和参与,区议会选举会有这样的成果吗?

在我有限的参与中,多次见到前线的年轻人,他们的善良,对老者的照顾,他们宽容的无私的脸,他们的俊美和青涩,我看到了都会想哭。正如提供义务法律服务的黄国桐律师所说,年轻人讨论的是,「可以承受牺牲多少、可以进去(监牢)多少年、需不需要养家,他们都写了遗嘱。我以香港人为荣,我从来没有这么爱香港,在香港年轻人身上看到人性的美德、勇敢」。

香港局势会怎样发展?谁都无法准确预料。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香港人维护自由与人权的决心不会退让,本土化和力求与共产党专政的中国区隔的趋势不可逆转。

元旦游行的几幅文宣海报上写:你还会坚持吗?你还会反抗吗?你还会记得我们的约定(煲底见)吗?你还记得我们的初衷吗?你还会同行吗?

年轻人和被他们唤醒的民众都会清晰回答。

想起唐诗:「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来者」,即下一代和下下一代,他们的面貌让我在大年夜不再哀伤。

来源:苹果日报 / 李怡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