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不过是寿西斯古般的货色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26

习近平不过是寿西斯古般的货色

圣诞新年长假期本该推荐些有趣、令人愉快的轻松读物,只是今年不同往日,逆权抗争持续,警暴未停,北京当权者及特区政府又大力开展秋后算账,不管教师、医护、一般市民都不放过。既然极权独裁者脚步声渐近,倒不如介绍一本把独裁者特征分析得透彻的好书。这就是港大人文科学讲座教授Frank Dikotter写的《How to be a Dictator──The Cult of Personality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书上个月才出版,并成为香港头三位的英文畅销书。


不要误会,《How to be a Dictator》不是教人如何成为独裁者的工具书或「攻略」,Frank Dikotter为八位20世纪最可怕、最暴虐的独裁者各写了篇小传。他选中的暴君包括意大利墨索里尼、德国希特拉、北韩金日成、苏联史太林、中国毛泽东、罗马尼亚寿西斯古等。据他的分析,大独裁者们有几个特征非常相似,包括善于隐藏自己的野心及权力欲,深懂挑拨离间之道,掌权后能毫不留情的扫除政敌,大搞个人崇拜以把权力扩大化绝对化。

以史太林为例,在革命领袖列宁眼中,他除了有点组织能力外乏善足陈,列宁临终前甚至曾跟身边人说过该解除史太林的领导职务,但因病情急转直下,难以自主行事,史太林则成为在病榻出入的唯一同志,不断代他发言及发出指示。

靠着这个特殊角色成功当上接班人后,史太林着手拉拢党内部分有力人士孤立主要竞争对手托洛斯基,逼他反抗及挑战党的决定,再以叛徒的名义解除其职务、把他逐出党。随后,他进一步肃清党内其他大老,另一方面小心翼翼挑选少数外国传媒为他打造谦厚、慈祥、实干的形象,再来个出口转内销,令史太林在30年代中开始成为党内至高无上的领袖,完成「我就是党党就是我」的过渡,正式把所有权力握在手上。

30年前圣诞节,罗马尼亚暴君寿西斯古夫妇被起义军枪决,只留下「Fuck you」的遗言,可他主政近30年间在罗马尼亚各地留下了大量铜像、纪念碑、语录。他登上权力顶峰之路跟史太林十分相似,不同的是在党内的位置比当年的史太林更低。寿西斯古同样靠依附党内大老爬升至党中枢,再以一脸实干、无害的脸孔出现,好像对谁、对哪个派系都没有威胁,只是一心为党工作及服务,但实际上他的权力欲比谁都大。

个人崇拜造就「我即是党」

到他爬上党领袖位置后,很快为自己开展造神运动,对内把整个党机器及宣传机器变成个人工具,对外摆出敢于不跟从苏联老大哥的独立姿态,在国际舞台上别树一帜,因而大受西方政界及传媒欢迎,邀请他访问的国家从中国到美国到北韩都有,一时间颇有点大国领袖的风范。

其他如金日成、毛泽东走的也是相近的道路。他们未掌权以前总是一副无害及与人为善的姿态,19491950年毛泽东留在苏联几个月时就对史太林及苏联老大哥非常恭敬,到回国并手握大权后,没多久就不把老大哥放在眼内,还大力清算跟苏联关系密□蓟涨P志,接着的是跟史太林及寿西斯古那样大搞个人崇拜,把自己神化,然后把原本该由集体领导的党变成一人党,变成「我即是党」,任何反对他的人就是反党,全党得而诛之。

看过这些例子,大家会否泛起似曾相识的感觉?是的,习近平走的正是独裁者们同样的路,他先以无害、实干、与各派友善的面目出现;但很快这位看来无害的「同志」就把所有威胁他的人一一打倒。接着做的就是其他独裁「前辈」的老路:大搞个人崇拜,朝「我就是党,党就是我」的方向进发,然后成为不折不扣的独裁者。也就是说,不管中共未来如何铺天盖地宣传习近平的英明伟大,实际上他不过是墨索里尼、寿西斯古之类的货色,历史对习的评断也会跟他们差不多。


来源:苹果日报 / 卢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