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正是顾顺章的叛变改写历史成就了毛泽东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31

正是顾顺章的叛变改写历史成就了毛泽东

转发此新闻:
我们本专栏上星期刊登和播出的《中共一向视内部叛徒为“最危险敌人”》中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中共历史上因为内部人员叛变导致“灭顶之灾”,及日后的“除奸”活动。最为知名,同时也是最惨无人道、令人发指的,当属周恩来亲自指挥的对该党早期领导人之一顾顺章全家的灭门行动……。

北京天安门城楼悬挂的毛泽东像

中共“人民网”的党史频道上,曾经刊登的介绍文章的标题就是《史上最危险叛徒顾顺章引发中共中央灭顶之灾》。中共自己的党史文章,毫不讳言当时的周恩来对这个“最危险的敌人”惩罚手段:周恩来闻讯当夜带领“红队”直捣上海顾家,下令将顾顺章一家老小十余人全当部杀掉,包括顾妻和未成年的儿子、妻母、妻妹、妹夫,甚至还有正好从乡下去探亲的顾顺章的小姨子。

日后的周恩来多次感慨:“党内叛徒是我们党最大、最危险的敌人”。而当年预感到自己迟早会露出马脚的俞强声,也许正是想起了周恩来的这句话而及时出逃…….。
如上内容被其它中文网站转载后,一位署名“双筒枪”的网友感慨说:“卸磨杀驴,共产党对于自己谍报人员的残酷举世无双。”

网友“ztgp3614” 的评论是:“该给美国人看看,现在美国有几十万金无忌(怠 )。”

署名“Science_东岸01 ”网友发表评论说:“貌似只要落到过敌人手里的人,无论是什么级别的党员、干部都不再被信任,这貌似是一个铁律。”这位网友居然还因此联想到了华为公司家族的孟大小姐,奉劝说:“所以孟晚舟今生最好的归宿就是留在美国或者加拿大,回去会很悲剧,不管表面工作会怎么做。”

网友“喜得利” 的评论是:“残酷斗争,无情打击!老周心狠手辣的一面,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看到。”

网友“milkywayguy”感慨道:“ 周(恩来)如果也真是这样滥杀无辜的话,他也是中共的大恶魔!远离恶魔!远离中共!”

这位网友在其网贴中使用了“如果”两个字,其实真的是没有什么“如果”。无论是中共方面还是国民党方面,都有当年当事人的回忆互证,当年的周恩来为了“严惩党内叛徒”,虽然没有抓到“叛徒”本人,还是要把他的全家,无论男女,无论老少,统统用最残忍的手段活活勒死。

一位文学城的网友“hkzs ”为笔者的文章内容补充说:“灭顾家满门的事是伍豪亲自指挥,康老师、陈大将亲自动手的。”

这里的“伍豪”是周恩来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化名,而日后成为中共十大将之一的陈庚,则是顾顺章担任总负责的中央特科的副手,也是在顾顺章被抓之前,已经被周恩来收回直接指挥权的,专事暗杀行动的“红队”的负责人。

文学城一位署名“南北交通”的网友以被该网站转载的笔者文章后面留言道 :“RFA是中国人民的敌人,极尽造谣诽谤之能事。”

建议这位网友上网搜索一下便不难发现,虽然习近平上台之后严令不准再“拿党史国事说事”,但仍然还被保留在人民网上的党史回顾文章《史上最危险叛徒顾顺章引发中共中央灭顶之灾》,还是被编者特意保留下这样一段导语:顾顺章可以说是中共地下党的克星。他叛变后,那些曾经与他相熟的人,在上海完全待不下去。比如周恩来,长期直接指挥顾顺章。顾顺章已经对他的思维方式、生活习惯、活动规律、伪装技巧了如指掌,而周恩来亲自带人勒死了顾顺章的家人,也使得顾对他恨之入骨……。

日后也有回顾这段历史的文章中似乎加入了演义成分,说是周恩来亲口说出了“统统杀光,一个不留” 。

笔者查对了曾经采访过陈庚和当时也曾经在中央特科,与顾顺章同事数月的聂荣臻等人的中共专业党史工作者撰写的相关文章和著述,其中没有关于周恩来亲口说出“统统杀光,一个不留”的细节描述,但对“统统杀光” 的事实并不讳言。

无疑是通过了网警严格审查的百度百科的顾顺章词条内容是:“四一二反革命政变” 后,他(顾顺章)协助周恩来领导中央特科并兼任第三科(行动科)的负责人……
由顾顺章领导的“红队”极为活跃,惩治了不少叛徒特务,使敌人闻风丧胆,顾也由此在“八七”会议上当上了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当时在江西苏区的毛泽东也是政治局候补委员……。就在党中央考虑将顾顺章调离特科,让知识分子出身的康生取代他之际,顾对此有所耳闻,极为不满,顿生叛变之心 。

……顾顺章清楚,南京国民党的特务系统中潜伏有中共的卧底。因此,在汉口被捕后,他立即要求直接面见蒋介石,并告诫特务们不要事先向南京发报。但汉口方面按捺不住抓住大鱼的兴奋,国民党武汉行营主任何成俊还是将顾顺章被捕并叛变的消息电告给了南京。而在南京截收这封电报的,正是打入国民党中统内部的中共地下党员钱壮飞。当顾顺章得知电报已发往南京时,跺足长叹道:“抓不住周恩来了!”

钱壮飞通过李克农抢先通知了特科,导致顾顺章掌握的情报价值大减;但即使如此,也仅仅是“避免了毁灭性的打击”而已,由于顾顺章所处的极高地位以及其家属很多都参与了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致使当时上海等地的地下党机构几乎完全被摧毁,多人被捕杀。

当时,顾顺章的妻子、岳父母等都在中共中央的秘密机关打杂,感情和立场都站在顾顺章这边。中央机关紧急转移到新地址时准备将家属一并带走,周恩来等人告诉顾顺章的家属顾已叛变,要与其划清界线。顾妻当场表示不从,并试图逃走。周恩来等人考虑到上海的秘密机关无法囚禁他们,任其出走又会暴露中央行踪,遂决定将其铲除。

当时,由周恩来、康生组织中央特科的洪杨生和陈养山等带领一批原先与顾没有私交的人执行了这一任务。因为市内不敢开枪,用刀则血迹不好处理,所以采取了绳勒的方式。又因尸体难以运出市外,只好在院内花坛下挖了深坑掩埋,上面还抹上水泥以防腐臭外泄。

这个陈养山在中共建政后担任过司法部副部长职务,1978年4月被任命为最高检察院副检察长……。洪扬生则没有那么幸运,当年逃离上海后被捕叛变,中共建政后因为他的一段当过国民党特务的经历而被长期关押……。

百度百科的顾顺章词条中还介绍说:(顾顺章灭门)行动时,顾家的9个成年人一个也没放过。而对两个未成年人,顾8岁的女儿顾利群和12岁的小舅子张长庚,周恩来特别强调孩子是无辜的。于是,女孩被送到了保育院,张长庚则放回家。

然而,周恩来的“一念之仁”还是酿成了大祸。张长庚回家后,顾顺章向他询问其他亲属的下落,张长庚回答不知道。于是,顾让他每天在街口等候,发现熟面孔就立即指认。几个月后,中央特科的王世德骑车经过,张长庚认出他,追上前揪住他不放,身边的特务立刻一拥而上,将王世德逮捕。

王世德贪生怕死,供出了顾顺章家属的下落,并带着国民党特务去掘尸,成为当时轰动上海的“海棠村掘尸案”。受此案牵连,中共又有一批秘密机关遭到破坏……。
以上是百度百科对当年顾顺章被灭门案的介绍内容。其中所说的“海棠村掘尸案”进行过程中,顾顺章逐一辨认了自己亲属尸体后,于1931年11月开始连续数天在上海《申报》不同版面以《悬赏缉拿杀人凶手周恩来等紧要启事》为标题,刊登悬赏文告,声称:“顺章于民国十三年受革命潮流之激动,误入共党歧途,数年来参与机密。鉴于该党倒行逆施,黑幕重重,与本人参加革命之初衷,大相违背,不忍糜烂国家,祸害民众,乃于本年四月间自动脱离共党,向党国当局悔过自新。从此闭门读书,以求学识之长进。对于共党任何人,从未加以陷害。盖顺章只有主义之斗争,并无个人仇恨之心理,此亦政治家应有之态度。孰意共党首要周恩来、赵容(康生当时的化名)等竟亲肆毒手,将余全家骨肉及远近戚友等十余人悉行惨杀,而顺章岳母之私款七千余元及价值三千余元之田产单据,亦被劫夺以去。似此残酷兽行,绝灭人道,实为空前罕有之惨案……。”

两个月后,前文说的“贪生怕死”的王世德,一九三二年在《申报》上实名刊登《王世德脱离共党紧要声明》:“鄙人于民国十六年加入共党。近两年来充任该党中央特务工作。因见于该党之倒行逆施,贻害社会,而复惨无人道,白相残杀,乃于前月向国民党悔过自新,从此脱离共党,谨此声明。再者,上月轰动一时之上海掘尸案,其告密之人名李龙章者,实即鄙人之化名。因该惨案确为共党首要周恩来、赵容等所为,而鄙人亦为当时参加杀埋之一份子,自向党国当局悔过自新后,即将该党此宗杀人藏尸灭迹之秘密残酷行为悉行指出,故有此次骇人听闻之掘尸案发现。特此附带声明,使各界人士得以充分明了共党之罪恶。”

一九九零年,台湾传记文学出版社出版了蔡孟坚所著回忆录《蔡孟坚传真集》,内中的“可能改写中国近现代历史的故事”一章,便是“系作者诱捕中共首脑顾顺章案,顾案关系中共命运甚大,设非共谍钱壮飞截留电报,则周恩来及潜伏上海之共党分子必一网成擒,而予中共以致命之打击”。周恩来及时转移了,瞿秋白及时转移了。原设在天蟾舞台旁由熊瑾玎苦心经营了几年的中共中央秘密机关,也从此再不使用………。

这位当年因为邀功心切,不听顾顺章劝阻而过早发出电报,导致周恩来等人因此逃过此劫的前国民党干将日后追悔的是,如果当时抓到周恩来等人,岂不就可以“改写中国近现代历史”?但事实上,当时顾顺章的变节导致对中共城市地下党的严重破坏,不但已经是改写了历史 ,而且说他因此而成就了毛泽东也不为过。

按照中国大陆百度百科顾顺章词条的说法:“顾顺章的叛变,改写了中共的历史,也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此后中国历史的走向。”

该词条引述人民网上,四年前刊登的一篇党史回顾文章的一个章节“叛徒改写了历史 ”。内容是:1933年初,中共中央被迫从上海迁往江西的“中央苏区”。本来,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在组织上,中共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立足于城市、致力于工人运动,才是中共的“正途”。在顾顺章叛变前,要让中共中央迁往乡村是不可想象的。无论是共产国际还是中国共产党,甚至毛泽东本人,都不曾想到会把工作中心由城市搬向乡村,也没有谁敢主张将党的基础从工人转移到农民身上。由于顾顺章叛变这一偶然事件,再加上左倾的城市暴动,工人运动遭到镇压,元气大伤,中共中央最终决定从城市走向了农村。

试想,如果没有当年顾顺章因“不忍糜烂国家,祸害民众”而“悔过自新”,当时的中共中央就不会从城市迁往乡村……。那么没有这一最根本的前提,当时不过是一介草寇的毛泽东怎么有条件,怎么有机会,怎么有可能降伏周恩来,张闻天,王明,还有康生,陈云……一干人等?所以,说顾顺章令毛泽东有了出头天,真的是不为过!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