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已点燃中国民主之火 会爆发惊人力量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15

香港已点燃中国民主之火 会爆发惊人力量

“全球反迫害制止中共暴行、声援退党大潮”研讨会于1210日在美国国会大楼举行。该日又是国际人权日。著名人权律师、美国天主教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资深客座学者陈光诚也参加了研讨会并进行了演讲。会后《看中国》记者就目前香港、台湾、中国局势如何相互影响,对陈光诚进行了专访。 看中国网站 禁止建立镜像网站。返回正版看中国网站。

陈光诚

记者:半年来香港民众反送中,无论是被抓、被打、甚至被杀,仍然不退却,坚持要求港府落实民间“五大诉求”,你是怎样看待这场抗争?

陈光诚:如果双真普选香港这次不能拿到,前面那些由于反恶法而产生的另外四点都是由此产生的,另外四点不是那么的重要,所以最主要的就是要拿到双真普选,这个是最最根本的,不解决这个问题,香港的灾难没有头。

解决了这个问题,香港可以暂时缓一口气,但是只要共产专制政权不倒,它可以毫无信义的通过暴力与其它的方式来破坏香港的法制、民主与自由。所以,总而言之,中国不彻底结束共产专制谁都安全不了,别说香港,就是美国也难逃被中共渗透腐蚀的命运。

中共在香港的这一次做法,不仅仅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问题,它偷的何止是米啊,中共这么多年培植了这么多亲信在香港,特别是这个区议会这个是全盘皆输啊,可以说中共自国安法23条在香港失败之后,在香港这么多年培植的,可能对香港构成深层影响的东西都全军覆没了。使用香港这些人如果继续下去,接下来中共完全没有办法通过现在这个立法会的层面来控制香港,那么靠战争吗?很明显,中共现在还不敢。

大家都能看得出来,美国国会的及时介入,美国《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的及时出台都已经清楚的表明了西方的态度。而且最近台湾的外交部部长吴钊燮也清楚的表明态度,如果中共对香港镇压,他们将站在香港那边。尽管他提出很人道的对无家可归人的照顾,实际上很明确了,就是要与美国和西方民主国家站在一起支持香港,使用从这样一个层面来讲,中共这次只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这还是我们能看到的一些结果。

还有看不见的结果,那就是香港的运动引起了中国内地民众的多少思考,(以前)都少反思甚至反省,这个是中共多少年洗脑所达到的目的,才能欺骗一些人,一夜之间就觉醒了,所以中共花一些钱来雇佣水军、五毛在网上去引导控制舆论,外界觉得防火墙很有用,但这是错误的,中国人的觉醒是不可逆的,中共没有办法把中国人民拖回到,可以相信中央电视台,相信新华社的可能当中去了,唯一中共可以依赖的就是暴力来维系,但是这个真正能维系吗?在大事到来的时候,在中共内部分崩离析的时候,在中共内部不同派系互相坑害的时候,人民的力量就会被重视起来。

现在在中国哪怕是你转推几个消息,中共就能把你送进去,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只有在私密的空间才能讨论香港的一些事情,从这个角度讲,我觉得香港已将点燃了中国的民主之火。

在广东的茂名,他们完全喊出了“光复茂名”的口号,很显然,这个说法是来自香港。在中国人的心中,自由的火种已经被香港的示威抗议、争取人权给点燃,只是等待一个好的时机,会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所以我觉得香港是民主与专制的一个过渡区,不管政治层面还是地理层面都是这样的,现在国际社会已经把注意力集中在香港,接下来,我相信面对中共的全球围剿,逐步开展,有条不紊的向前推进。

记者:中共前间谍王立强在1124日接受澳大利亚“60分钟”采访时说,“台湾是我们最重要的工作”,中国特工渗透了那里的媒体、庙宇、和基层组织。你对此有何看法?

陈光诚:对王立强的爆料一点都不奇怪,我2013年去访问台湾的时候,曾经就是关于我的一些报道,很多很多媒体只字不提,都是原来表面上看来是自由的媒体。

一直到我们看他们在立法会关于表决的事,争抢主席台后出来接受采访,我谈了一个关于中国民主的问题,一国两制是个活性的,以长江为界、黄河为界,如果大家怎么接受,逐步向北推进,而不要给台湾怎么样,你中共要实施这样的选择,看看人民选择什么。

很多台湾媒体说陈光诚支持一国两制。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台湾已经被渗透的非常严重。台湾刚刚走向民主,它的党派的控制力,或者说个人的能力和思想还不是那么成熟。你比如说,原来说的好好的,台湾立法院院长王金平与我见面,突然取消了,原来台湾的法院、检察院都准备有会面,有活动,后来都取消了。也就是说这些都是来自国民党的命令。

那就可见在这种情况下台湾的民主表面上的架构已经搭起来了,但从人们内心还需要一段时间去成熟,去真正具备独立的思考与思想。如果你党派的一些东西和我的想法不一样的时候,我是可以坚持我自己的一些想法的,这样台湾可能会更好,更加成熟。

那么谈到渗透,你想想美国被中共渗透到什么程度,提出来都惊人啊,台湾就更不用说了。台湾这些年以来,很大程度上,相当多的人几乎已经沦陷了,从思想上沦陷了,被中共用经济大棒或经济利益给拿下了。所以我觉得台湾遭中共渗透控制,丑化、破坏台湾的民主,我们现在看到的,听得的,可能只是很少的一部分,还有很多内幕我们还不清楚。

我在监狱的时候,中共就抓了3个台湾的人关在那里,其中一个是台湾的间谍被判死刑。一个(是)台湾人看中了中国的市场,与某些官员携起手来准备赚钱,后来发生矛盾,中共的官员就把他给送进监狱。台商也好台湾人也好,喜欢与中共做交道,只要你有相信中共的这个想法,你就失败了,什么时候倒霉就是个时间问题,对中共这个邪恶的政权不要有任何的希望,任何的期待。

记者:你和赖清德、蔡英文都有过交流吗?

陈光诚:赖清德、蔡英文,我去台湾的时候都见过,蔡英文总统,当然背景我就不多谈了,总之我们没有公开的见面,后来在一个私下地方她安排他的幕僚请我吃饭,吃饭过程中,蔡英文就过来了,我们就交流,交流的时间不是特别长,我觉得蔡英文对于台湾的民主,对于台湾人民对于民主的真需程度以及对于台湾两党之间竞争和本党之内不同(意见),她认识是非常清楚的。

我觉得蔡英文唯一的就是迈出的步子不够大,的就是对中共不够强硬,不能够清楚的表明我台湾就是民主大家庭中的一员,我就是要和民主国家站在一起反击独裁专制,这一点需要清楚的表明态度。只有在这种态度十分明确的情况下,国际社会才能够比较方便的和台湾站在一起,比较方便的支持台湾。你不要态度和模棱两可,这个没有什么擦边球好打。那种不结盟的思想在台湾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在这一点上我鼓励台湾能清楚的表明态度,中华民国不仅走上了民主,还要收复整个失地这才是有理想的。

我在台湾和赖清德见过好多次,交流了很多,谈了很多,我觉得赖清德是非常聪明,有清醒认识的人,这次他来美国有更多的交流以后,我觉得对把握台湾的走向会有很大的帮助。最主要就是台湾这种民主架构主要避免被中共渗透和腐蚀,就会越来越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可能会面临很大的麻烦。但是彻底变回去也是不可能的。

记者:最近日本有媒体说可能有暗杀台湾总统候选人事情出现,对此你有何看法?

陈光诚:除非中共不想活了,中共已经知道明天就要丢政权了,就要被清算了,完蛋了,它有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如果它没有做出这样的判断,我可以说中共去暗杀这些人,中共是绝对不敢这样做。

如果有些人以前已经被中共拿下,收买好了,答应为中共做事,那在某种情况下又反悔了,中共会把他视为内部矛盾的一部分,它有可能会对你做点什么,至于做什么很难讲。但是这个同中共从敌对的角度破坏台湾民主与中共暗杀台湾候选人不是一个层面上的概念。

防人之心不可无,中共这个邪恶的政权,它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这一点我们必须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所以说必要的防范还是必须要做的。

现在国际社会在关注支持香港的情况下,对中共反击的一些列方案都摆在桌面上。从目前这种情况下看,中共还不会蠢蛋这么做。你真的刺杀成功,就能改变台湾的民主吗?完全不能。恰恰能加强台湾的民主,加强人民对共产专制的痛恨。

记者:将来香港民主推动如何走向?

陈光诚:至少是香港能拿到双真普选,最好的一个结果就是在全球的合力之下,使得中共政权土崩瓦解,中国真正的开始建设中国民主、法制。至于其它国家在研究《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或《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我觉得随着更多的问题不断的浮现出来,如要不要与中华民国建交,可能比这法案的推出更敏感,新的问题对中共来说,会使之前的问题变的不那么敏感,从而成为常态,成为普遍现象。

美国掌握大量中共官员家人财产的数据,如果公布,中共会怎么样?现在可喜的看到,不是美国一个(国家)把所有的工作都做了,在美国带领之下,全球民主国家已经形成了一个并不公开但私下里都能看到蛛丝马迹的一个联盟。瑞士试探性的,小范围的、提纲携领点了一下中共百名富豪在瑞士的存款,你不是无产阶级吗?这钱怎么来的?

这个实际上我们就可以理解成民主国家一定程度上透漏了中共藏匿在海外个人资产的信息,这个也是对中共非常有杀伤力的一个做法,这个不是美国在单做,而是不同的国家在做不同的事情。那么军事方面,有北约出面表态,这样的好处是不会是美国出面成为中共唯一的敌人,而是中共成为全世界民主国家人民的公敌,全世界人类的公敌。


来源: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