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被捕过的豆蔻少女:愿以个人牺牲换取香港自由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28

被捕过的豆蔻少女:愿以个人牺牲换取香港自由

转发此新闻:
在持续了6个多月的香港反送中运动中,无论是身着黑衣的前线抗争者,还是“和理非”示威者(和平理性非暴力),年轻人早已成为抗争的主力,而其中更是不乏面孔稚嫩的十多岁少年。化名草莓(士多啤梨)的少女今年14岁,早前在网民发起的罢工活动中,因为张贴文宣资料被警察拘捕。本应是无忧无虑丶快乐玩耍的她,如何走上抗争的道路,而在这过程中又是如何与来自中国内地的父母产生分歧矛盾的?

在香港反送中抗争中出现不少年轻面孔,化名“草莓”的14岁抗争少女(左)是其中一员。

在政治立场往往以颜色代替的香港,支持民主丶普选丶反送中的人,被称为“黄丝带”。而持反对意见,且支持政府及警察的人,则成为“蓝丝带”。眼前这位天真无邪的少女“草莓”说,她在6月反修例运动刚开始时,并不十分关注局势,态度仍是“浅黄”。不过,在目睹多宗“蓝丝”攻击不同意见人士,持刀行凶,甚至咬掉民主派区议员的耳朵时,自己的想法已悄然转为“深黄”。
令她感到不安的是,与她相反,“草莓”的家人则由“黄”变“蓝”。
“他们一开始其实都是黄的,但后来越看越多那些假报道,就觉得开始变蓝,开始变质,觉得示威者越来越不对。但是他们反而没有看到警察开枪。我就和他们讲,他们就说开得嫌少,要开多几枪。很反感。(看到什麽假新闻?)就是那些蓝丝的群组传出来,Facebook、手机上不是有很多传的假讯息,他们有收到,然后WhatsApp传那些,之后传给我,我真的觉得很可笑。(就说示威者破坏?)是。”
警方配合港府强力镇压抗争成为外界瞩目的焦点,而警民关系也因前线防暴警被批评过分使用暴力对付示威者而恶劣到极点。一些前线警员乃至警官曾多次被拍到称呼示威者为“曱甴”(蟑螂)。这种对示威者“去人格化”的称谓,成为“蓝丝”指骂“黄丝”的常见语。而“草莓”的父母也会用这个词来讲她。
“如果在街上听到一些人讲,他们就会加把口说我什麽曱甴,怎麽会生你这只东西出来,就会觉得很垃圾。之后一讲政治,就会家无宁日。我是绝不退让那种。因为我性格都是坚强的。会坚持自己。”
“草莓”表示,父母都是从中国大陆移民到香港。她自己虽然不否认是“中国人”,但她更认同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
“但是始终我都是土生土长在香港出世,香港大的。我连读书都在香港的,其实我也没有不认我是中国人,但是其实我是土生土长香港人……一开始香港那麽自由,现在如果真的变成中国的话,就很多东西都会变成封闭。我自己也是一个很喜欢自由的人,我是一定会因为这个而出去,当然我不是只因为这样东西而走出去,真的很多原因的。如在大陆你只可以用微信,你用其它网站都要翻墙,我觉得这件是很多馀的事,你做些什麽就认了。六四事件也是,不承认有杀死过人,很假。”
“草莓”表示,被警方拘捕后,她要背负“被拘捕”的名头,会让自己变得更沉重,压力很大,也曾担心不同方面的事,包括未来怎样走,甚至是否会留有案底(犯罪记录)等。不过,她说,她不会被吓倒。
“肯定不会退缩,就算死都不会想死在班狗手中,我宁愿自己结束生命也好,都不想被他们控制,好似傀儡这样。”
反修例至今,约有6千多人被捕,其中四成为学生。在谈到这么多人都有付出,希望这场运动能为香港带来什麽改变时,她脱口而出“自由”两个字。
“自由。最重要是自由,还有一定要查清楚那些黑警,究竟做过什麽?还有要查清楚究竟有多少香港人被自杀被失踪。甚至是送去中国其他地方,我觉得这个要做一个详细的报告丶数据。还有不要再有那麽多人去死,不要再有警暴”。
偶尔跟家人返回内地的“草莓”说,她遇到一些内地人很多都私下表示对香港人同情。
“但是都有很多清醒的中国人会支持我们,但是很多都发不了声。我认识的几个朋友,都是支持我们的。(在大陆的中国人?)是。(在什麽情况下支持的?)他们就是会明白我们为什麽会出来,他们就是觉得警暴严重,他们不会一味觉得警察对。他们是会觉得我们做这些事情有原因的。但是真的会懂得思考,会觉得两边都有错有对,会分得清……(是否同你们年纪差不多?)是的,有一两个是在大陆玩的时候认识的。之后还有几个就是和我们是同一间中学的。因为他们可能会看得清楚一点。因为他们来了香港,不需要翻墙,也都不需要做太多多馀的动作,才可以令到他们看到这些新闻。”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