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反抗运动要作持久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11

反抗运动要作持久战

转发此新闻:
香港的「反送中」运动至今已经半年,由69日的103万人示威,到128日的80万人示威,尽管运动受到警方的大量阻碍,武力威吓,以至枪林弹雨,都吓不怕香港市民上街,证明了香港的反抗运动,已经变成一种持续对政府的不合作运动,这不但是香港历史上首见,亦是中共用尽一切方法都无法消灭的状态,因此抗争的阵营内,开始出现了不同的意见,争论下一步如何去做。

续的义士伤亡,以至无数血泪代价换来的僵局,当然令人无法感到满意;然而必须指出的事实,就是大家所面对的中国,不止是一个有如朝鲜、伊拉克、或者伊朗式的残暴政权,而且是一个在经济上疯狂以国家资本主义,政治上高度团结独裁的怪物;这个怪物不是民主国家出动军队,就可以扫平的怪物——一旦民主国家与中国开战,结果就是一场第三次世界大战。因此一如当年的苏联,民主国家只有透过长期封锁,期待其自我毁灭,而不可能直接出兵将之消灭的──最起码,在现阶段是绝不可能。

因此近来提出的一些非常荒诞的策略,例如有组织在香港英国领使馆外留守,要求英国取消《中英联合声明》;彷佛因此中国就会自动退出香港般,是痴人说梦;事实上《中英联合声明》正是美国的《香港政策法》的基础,而且更是美国刚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基础;而如果今日取消联合声明,即等如变相取消刚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使美国失去了制裁的理据。另一方面,英国不出兵,或出了兵也赢不了,那么这是想帮中共,还是想帮香港人?答案是显而易见。

另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就是期望美国在仍在与中国贸易谈判时,会为了中国拒绝给予香港2020年立法会普选,就自动取消《香港政策法》──当然,刚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提及了以此作为审视延续香港地位的考虑条件;然而美国的国策,当然是先以美国利益作为依归。不比制裁个别中港官员,全面取消《香港政策法》对美国而言是把双刃剑,不但损害了中国,同样会令美国受损。因此一如以往的报导,除非中共出兵,或在香港搞屠城,否则美国会视《香港政策法》为一张有如核弹般的终极王牌,而不会轻易打出这张牌。

盘推演,就当美中贸易战谈判告吹,美方提升到要胁中共,要中共一定要给予香港立法会普选,中共大可以推说:如果立法会通过政改,至多中央不反对;那么香港的立法会,又如何争取三分之二票数,去通过政改方案呢?功能组别占了议席的一半,如果民主阵营再陷入多年来「杯葛功能组别」的圈套,那么即使美国帮了口,港人也很大机会无法找到足够的立法会票数,去通过全面普选的政改。因此现实考虑,杯葛功能组别,只是一种自我伤害的行为,根本无助大局,也无助于争取国际支持。

早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波兰前总统、前团结工会领袖华里沙谈及香港时,有一段重点为大家所忽视;华里沙提醒说,在还没有做好十足准备前,切勿作最后对决(final confrontation),「这就像拳击,你当然可以出拳,但之后你要知道如何避开对手的反击。」──香港目前的困局,就在于中国无法「解决」香港问题,但我们亦不能赢出;一如前苏联的年代,东欧各国想反对苏联的暴政,想用革命推翻自己的政府,现实却是仍然要面对苏联的军队。

以往香港人有两种道德洁癖主义,第一种是民主运动必须完美无瑕,因此反对任何暴力,甚至粗口,这种洁癖近半年终于打破;第二种就是参与不民主的政治就当作失贞般的道德污点,例如呼吁要杯葛功能组别、杯葛特首选举,把参与者叫作「民主罪人」,而把这些可能争取得到的权力,拱手相让给中共的代理人。真相是,面对甚么恶事都可以做得出的敌人,这种道德洁癖自身的纯洁,只是一种自我感觉良好的感受,对争取胜利毫无帮助。

一如当年东欧的困局,在于苏联不倒,苏联阴影下的东欧各国就无法解放;但各国最终的解放,不是天跌落来,而是多国例如波兰等,长年不合作运动所积累而来。我们不应作虚无缥缈或过份乐观的幻想,但也不应放弃希望。答案就在两者之间,关键是究竟香港人有没有坚持的决心与意志,透过长期的不合作运动,抗争到光复的一天,等待大家「煲底见」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林忌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