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曱甴王與曱甴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16

香港曱甴王與曱甴

叶一南盛赞李嘉诚派钱,「三星期极速完成四万个申请,12月派出十亿……。难得派钱派得来谦恭,『同舟共济』、『如计划安排有未臻完善之处,期盼各界提供意见』,用上这些字眼,令人何等舒服。回看政府派4,000元,甩甩漏漏,搞大半年还未完成,货比货,诚哥太坚,政府太废。」


我认为李嘉诚这次派钱值得称赞的地方不只是效率高,更重要的是派得爽快,其中包含最重要的价值,就是「信任」,对香港人的信任。不对申请者审查,纵使有的申请者并非困难户,只是基于「贪便宜」心态,也不介意,因为他相信绝大多数申请者的诚实

香港半年来的抗争运动,使我这个在香港居住了逾70年的老者,也对香港人不认识了。我过去一直认为香港人很现实,非常懂得计算,不会做明知没有成效的事;香港人很依赖明文规则,不相信空言承诺。但在这次运动中,没有大台指挥,只凭一个讯□均A就或聚或散,或上前或退后;互不相识的人,彼此提供协助,无条件送出物资,送出餐券;主动开车或电单车接载不相识的受困勇士「放学」;众筹登广告迅速达标,没有人会怀疑有人「中饱私囊」;许多义务律师、医生主动连络有需要的被捕者、受伤者;无数较有能力的市民,对不敢去公立医院的伤者,提供金钱支持……。所有这些说不完的事情,都全凭「信任」去实现,没有单据,没有姓名,没有联系方式,在一个信念下就行动,就付出。香港人表现出来的无私、勇气、美德,绝不是我过□h几十年所认识的。

为甚么会这样相互信任?理由只有一个,就是有一样东西凌驾于个人利益考虑之上,凌驾于寻常规则之上,这样东西就是对自由的紧咬不放──不是追求从没有得到过的自由,而是不容长期拥有的自由失去。香港人的坚毅,为了捍卫自由所表现的相互信任,改变了香港人的面貌。

黑警公开叫示威者做__;李嘉诚说希望政府对未来主人翁网开一面后,工联会会长吴秋北在FB刊图片嘲讽李嘉诚是「曱甴王」。今天真正的香港人,也许会认同林夕所写,将这些污蔑视的称号视之为「贴切得来也不失褒奖」,予以笑纳。林夕说,「我简直要用『无物欲则刚』歌颂曱甴,在黑暗角落追求荣光的精神价值,曱甴一生只在人类的驱赶中,争取自己理想的生活方式,人类既讨厌同时也畏惧曱甴,因为他们没有大台,独来独往,但理想会传染,当你发现家里有一只,那必有更多未曾出头的曱甴。」曱甴生命力顽强,「在速龙灭绝时,曱甴依然从侏罗纪存活到现在」。

日前一位中国诗人沈浩波在推特上写:「我是一个大陆人,不认识『曱甴』这个词,我觉得它长得很像另一个词,一个值得用一生去追求的词──『自由 』」。推文有中国人留言:「废青作为曱甴其实已经成功了,追求是自由嘛,蟑螂想去哪就去哪想干嘛就干嘛确实很自由啊,只是要随时提心吊胆被发现一拖鞋拍死罢了。」

这正是香港人的处境。香港人注定会被从没有尝过自由滋味的中国人厌恶和想要灭绝的。不过,在自由意志下,曱甴肯定比速龙存活更久,而且终有一天会摆脱提心吊胆被消灭的状态。而成功的秘诀在区选中已经体现,就是没有大台。

来源: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