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抗争风暴下的香港(一):「送中核弹」威力无边 香港变天更成国际角力延伸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26

抗争风暴下的香港(一):「送中核弹」威力无边 香港变天更成国际角力延伸

转发此新闻:
半年前在香港,应该无人预料到一宗台湾杀人案,引至港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更无法预料到这条「送中条例」会导致香港爆发一场史无前例的反修例风暴。这场风暴不但令香港政局变天,还产生蝴蝶效应,尤其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后,已演变成为中共乃至国际外交角力的延伸。到底这场反修例运动,对香港以致整体局势有何影响?


香港反送中抗争,受到国际关注。

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香港人,反抗……

自今年6月触发反修例运动以来,特区政府漠视民意,对国际间反对修例的声音充耳不闻,香港人更加是退无可退,除了发起连场游行集会、三罢行动、以及无数街头抗争,亦史无前例地以「人权牌」发动国际战线,吸引到世界关注和支持。2014年占领运动时曾有美国国会议员提出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因为今场运动而获得通过,成为美国法律,亦演变至中美两国、甚至国际制约中共的外交角力。

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发言人张昆阳,今年9联同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歌手何韵诗等人,出席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听证会,积极说美国政界推动法案通过。

张昆阳向本台回顾远征美国的游说过程,可说是一波三折,亦证明了要对香港政府构成压力,或者释放民间潜能,有时候不一定透过制度。

忆述当时外国一众议员最关注元朗7.21事件,因为外界难以想像,香港警察竟然容许一批「白衣人」无差别攻击香港市民,警方这样的「冷处理」手法,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张昆阳说:很多时候我们去国际游说,都会以7.21作一个例子,就算未出动解放军,不代表国际社会要对香港的情况掉以轻心,因为就算未出动解放军,我们现在香港警察所配备的武器,已经是「解放军1.5」,个情况下,国际社会已经应该要关注,以及对香港实施一定程度的人道救援。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1127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法例要求在法案通过180天内,及未来至少每年点名制裁侵犯香港人权的人士,包括冻结资产及撤销美国签证。

张昆阳指,学界代表团与连登讨论区的「我要揽炒团队」合作,花了两个多月撰写一份接近100页的制裁报告,当中有超过50位建议制裁的人士,包含一众特区政府问责高官、行政会议成员,排名第一的当然是特首林郑月娥,甚至支持政府的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如被指曾与7.21白衣人握手的何君尧等;同时香港警队高层以至前线警务人员,亦不能够置身事外。

张昆阳说:我们都知道香港这场运动,另一个我们史无前例面对人道灾难的一个问题,就是警方的滥暴事件,因此警方绝对都是制裁的名单当中,尤其高层是绝对不能够置身事外,甚至只要我们找到一些,有证据,知道他的名字,我们去找他们的编号的一些前线警务人员,即使他不是高层,他都是会被制裁。

张昆阳称,在香港工作的共产党宣传机器,都是制裁目标,包括《文汇报》及《大公报》的记者,有关报告已寄送美国,希望当局考虑采纳。他又称,学界未来会继续打国际战线,希望明年可拿著「制裁报告」到各国进行游说。

除了这场反修例运动,张昆阳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强硬对华政策,亦是加速法案通过的原因,亦可对其他国家制造示范效应,当国际开始意识到中国崛起「对自由世界的危害」,相信未来会相继订立类似法案,对中共政府形成包围网。

张昆阳说:我们希望未来有更加多国家声援香港,站在香港一方,最重要是我们要长远包围这个独裁中国,因为我们都知道,我们最终的对手一定是共产党。

反修例风暴的威力形同「核弹」,一发不可收拾,而整场运动主要依靠民间力量,包括在6举办G20峰会前,网民众筹于多份国际主要报章刊登全版广告,呼吁国际关注及声援香港,这亦是香港人第一次向外国伸手求援,但民间自救打国际仗,真的是香港人的唯一出路吗?

香港国际关系学者沈旭晖认为,过去半年在香港发生的连串事件,至今一直无法解决,寻求国际制约也是方法之一。

沈旭晖说:历史上香港人不会习惯找国际援助,因为基本上是内政,但过去6个月发生的事,其实就令人看到,如果纯粹根据内务框架,似乎很多问题解决不到,例如很多人对警察的过分暴力,中央政府不但没有任何姿态,而且它是主动提倡「止暴制乱」的方式,很多人开始旁徨,有甚么方法可以减低潜在出现的伤亡?就找到国际的制约

自美国通过有关法案后,加拿大、澳洲等国家亦开始关注这有可能制衡中国的这张「香港牌」,但沈旭晖认为,如果英国仿效美国提出类似法案,基于历史渊源,并可根据《中英联合声明》的实施情况,从而解决目前的一篮子问题,对香港或北京的震度,可能会更加大。

他又形容,香港整个蝴蝶效应,不止影响香港的国际地位,对亚太周边环境亦有影响,尤其中美贸易战出现不可测的未来时,种种以前觉得不可能的事,都有可能提出。

沈旭晖说:中国本身如果是一个「新冷战」的风口当中,一些边陲位置自然成为冲突的断层,在台湾政府的立场,这是一个好时机。台湾的外交部会否用这个机遇去游说美国,臂如是否改变对中华民国的承认?

至于香港方面,因为特区政府拒绝回应民间诉求,令很多香港人愈来愈不相信政府,在1124日的区议会选举中,大部分港人集合选票力量作为制裁工具,成功将长期垄断议会的建制力量踢出局,让反政府阵营取得空前胜利。

领运动发起人之一、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指出,今次区选结果,反映香港人开始意识到配票策略,他亦预视到未来数年的区议会,因为民主派取得17区主导权,相信可以出现突破,并有助明年立法会选举取得过半数议席,让北京再难透过选举工程来操控香港。

戴耀廷说:大家都看到策略投票的意识已很成熟,另一样很大转变,亦是今次区选的转变,已经由参政团体或参政主导的选举,转化成选民主导的选举,选民很纯熟地懂得如何配票,所以今次(立法会)地区直选若能够取得24席,功能组别加上超级区议会取得10席或11席,都已经是一半,这样的可能性已经很大。

戴耀廷又称,这场反修例运动得以对政府构成压力,全靠去中心化、以及和理非与勇武合作,他相信很快会到收成期。

戴耀廷说:只要我们坚持下去,他(政权)无法强硬,又要持续下去,只有一个结论,就是会放软,其实是看他能撑到多久。我觉得很大可能是林郑月娥会辞职,然后会补选特首。香港的问题不会即时获得解决,即使独立调查,都需要调查一段时间及有争议讨论,重启政改亦是漫长过程,但至少令香港回复可运作阶段,朝向是希望可以落实民主普选之路。

戴耀廷说,在中美贸易战下,加上美国通过香港人权法案后,其他西方国家都开始对中共部署围堵策略,有可能令北京在香港的问题上,不敢再采取强硬态度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