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传统的泯灭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06

中国传统的泯灭

几天前在这里讲到「在齐太史简」的故事,春秋时代史官,为了记载真相,可以一个接一个去赴死。现代人当然极难找到这种人。大概人类物质文明的进步,也诱发了人类更多的邪恶狡狯。所以西方人重视传统的继承。美国的保守主义大师Russell Kirk说:保守主义者觉得现代人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矮子,之所以看得更远只因为有这些伟大的前辈。


尽管春秋时代的道德观念现已少见,但像今日中国那样整个国家充满欺骗和作假的景况,恐怕也是人类的奇观了吧。企业弄虚作假,学者指鹿为马,裁判大吹黑哨,官员贪赃枉法,警察刑讯逼供,法院草菅人命。中国人的道德是怎么从「在齐太史简」走到现在这种状况的?

徐复观教授说,中国有一个世界第一,就是专制时间之长和规模之大是任何民族比不上的。这种专制传统,使中国人永远处于「想做奴隶而不得」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现在也仍然如此。奴隶的特点就是只能讲奴隶主喜欢听的话,而不能说真□陧F奴隶主也只能说欺骗奴隶的话而不能说真话。这种长时期的专政传统,成为深植中国人血液中不易移除的因子。

但中国古时的专制,在君权之上还有一个「天」,皇帝称为天子,皇帝下旨是「奉天承运」,遇灾是「天谴」,皇帝要下「罪己诏」。中国专制政权上有「天命」的观念,在无神论主导的共产党的统治下,强调「人定胜天」,天命就不存在了。

在专制帝王时代,除了体现皇权的「政统」之外,还有读书人的「道统」。「政统」讲权力、权势,「道统」就是讲是非、讲道理,「道统」在读书人心目中,高于皇权,是自己与专制权力抗衡的思想源泉。

中国旧时代是由血缘关系构成的宗法社会,宗法社会重家庭教养,即宗法教育,它不仅在知识人身上体现出一个人的行为、举止、谈吐、魅力,甚至相貌,而且宗法教养也渗透到中国农村,所谓「礼失而求诸野」,在中国旧农村仍然保留着古远的道德文明。

中国作家陈丹青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讲中国人的人文素质之低落,他引述海外汉学者曾将中国文化分成四种传统:(一)由清代上溯周秦的中国古典文化大统;(二)五四新文化传统;(三)延安传统;(四)文化大革命传统。「一项传统吃掉另一项□ザ□G文革传统极端扩大了延安传统;延安传统扭曲变形了五四传统;五四传统则深刻颠覆了整个古典传统。换句话说,我们的集体记忆与集体遗传,全都是文革传统,连延安传统也找不回来了。」

清末民初中国出了许多著名作家和文史大师,新文化运动尽管批判了旧思想文化,传入了西方文明的启蒙,但那时的批判者本身也受过中国古典文化薰陶。下一代即他们的学生,也受新旧文化的浸淫。我少年时接受过民国教育,对那时老师的民主自由思想和抗议精神,仍然有印象。我的亲属朋友中也有延安时期的中国老革命,他们的思想或有局限,但人品和素质也有令人尊敬之处。

所有优良传统,都被文化大革命吃掉了。文革斗父母斗老师斗夫妻斗恩人,把整代中国人斗争成「唯权是尚」、弄虚作假、作恶没有底线的人类。今天中国的整个领导层,就是文革时代的青少年。

中国旧文化的典籍会留存,但传统人文素质就泯灭了。

香港市民中尽管许多都是中国移民,但整个社会一直是中国宗法社会和西方文明的结合。因此,除了少数拜倒在权力下的奴才之外,香港人是中国以外的另一类品种。


来源:苹果日报 / 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