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一尊帝」与「李中堂」之别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18

「一尊帝」与「李中堂」之别

林郑月娥赴北京述职,16日下午在中南海瀛台涵元殿得到习近平接见。习近平坐在大号「盘龙祥云大宝椅」上,发了更多狠话,力撑香港警队,还表示对林郑月娥「在香港非常时期展示出的勇气和担当,中央是充分肯定的」。


上月4日,习近平在上海参加进博会期间接见过林郑,亲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八字方针,表示「中央坚定支持林郑月娥带领特区政府依法施政,坚定支持香港警方严正执法」。林郑回港后,警暴升级,警察进入中大,围攻理大,直接导致区议会选举民主派大胜;导致特朗普总统签署香港人权法案。

如果说,上月中南海对区议会「变天」大感惊诧,是因为此前对香港民情有错判;此次在中南海如此肯定千夫所指的林郑,不但错判依旧,简直就是对香港民意火上浇油。

而李克强16日上午接见林郑安排在人民大会堂香港厅,引发媒体议论。前年、去年林郑向李克强述职,都在中南海紫光阁。地点改换有何名堂?虽然前特首董建华也在人民大会堂接受过胡锦涛的接见,虽然香港厅维多利亚港的大背景,比较紫光阁《江□s入画图》、红雕漆地屏更有氛围,但是中南海和香港厅的区别,就是「一尊帝」与「李中堂」的君臣之别,此次在林郑身上锤实。

中共势强化对特首的控制

另一项锤实的是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决议里出现的「健全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对中央政府负责的制度,支持行政长官和特别行政区政府依法施政」。《人民日报》11日刊登中共港澳办主任张晓明的文章,对此作了解释:根据《基本法》的规定,行政长官既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首长,也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这种「双首长」和「双负责」的定位,决定了行政长官在一国两制下特别行政区的治理中承担统领责任:一方面,要完善行政长官对中央负责的制度安排,包括完善中央就《基本法》规定的有关事务对行政长官发出指令的制度,完善行政长官向中央述职制度、向中央报告特别行政区有关重大事项的制度等;另一方面,要在特别行政区落实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体制,完善公务员管理制度,支持行政长官和特别行政区政府依法施政,确保行政长官代表整个特别行政区对中央负责的要求落到实处。

要求林郑「依法施政」,依甚么法?中共认为《基本法》已经过时,必须修订,包括与中央法一致的立法,例如保护国家安全的《基本法》23条立法,必须尽快提到日程。

早在2004年,中国加入WTO,搭上全球化高速发展的列车,中共太子党的一位重要人物,李先念的女婿刘亚洲就说过:「未来世界是一球两制,一半中国,一半美国,共同管理世界。」这远比习近平的「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比「中国梦」说得清晰。

126日,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发表了新作《如何挽救资本主义》。这位被称为「西方世界解读中国的重要论述者」,对于习近平提出的「香港特色资本主义」心有灵犀。针对「美国人和西方人不想承认中国现在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不想承认中国可以和他们平起平坐」,他在新作中,面对不稳定的食利资本主义、被削弱的竞争、生产率增长低迷、不平等程度加剧以及民主的日益退化,他又一次发出了挽救资本主义的强烈呼吁。在他看来,答案不是推翻市场经济,逆转全球化或停止技术变革,而是改革资本主义。中国学者像抓住一棵救命稻草,来解释林郑必须承担和推行的「改革」责任,包括立法、法院、教育、强化「一国」意识,振兴经济等等。

今天习近平要浩浩荡荡南下,参加他改造好的「资本主义样板」──澳门的回归20周年庆典。下午310分在南韩举行的东亚足球锦标赛,将由中国队与香港队争夺季军。出征之前,中国足协就下了「不能败给香港」的死命令,不知这算不算「改革香港」的精神?也不知「窝心脚」要挨到谁的身上?

来源:苹果日报 / 吕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