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 年轻女子怎样炼成了勇武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11

香港 年轻女子怎样炼成了勇武派

六月份爆发至今的香港反送中运动,许多人可能从社交网络广为流传的照片、视频,看到众多带着口罩,穿着黑衣,冲在前线与警方对抗的女子,在香港理大与警方最激烈的对峙中,也有她们的身影。她们是谁,她们怎么成了勇武派?

香港镇暴警察925日拘捕一名在沙田站与警方对峙的女

法新社报道说,克莉丝 王就是其中一位。她毫不犹豫地与争取民主的示威者们一道与警察面对面对抗,这是所有港人的斗争,与性别无关。她说。这是一名出身在并不关心政治的工人家庭的19岁女子,六月份以来,毫无畏惧地走在示威最前线

这位年轻的女大学生六个月走过的道路,凸显了香港女性在这场几乎天天发生的抗议运动中所扮演的角色。记者采访时她使用的是化名

从六月份以来,被警方拘押的妇女是5900名,占被拘押人数的25%,而因反抗受伤被送医院治疗的女性比例也大体相当:28%

在与警方激烈的对峙中,她们很多人是属于勇武派的一员。勇武派,意味着站在最前线与警方拼打的示威者

身着黑衣,同男士们一样,向警察投掷燃烧弹,投掷砖块,反击对面的使用催泪弹、橡皮子弹镇压示威者的警察

反送中运动爆发前,克莉丝被形容为一位内向型女子,在班上,从来不敢主动发言
如果说她很早就加入到泛民队伍,但很长时间一直与最前线的示威者保持距离,她更愿意设计传单,参加示威组织活动

八月份她变得激进起来,当北京和港府当局拒绝向示威者作任何让步,与此同时,警方强化了对示威者的镇压,有一天,在催泪弹的烟雾中,她无奈地注意到警方的一次非常暴力的干预

我忽然觉得自己如此无用,不管谁我都不能去救,从那时起,我开始训练。

十一月中旬,在香港理工大,她属于最后留在校园里顽抗的一百多人,与警方疯狂的镇压展开长时间对抗

让她如此顽强对抗的唯一动机,她相信北京正在蚕食港人享受的自由。香港的状况这么糟糕,如果我们这一代人不站起来斗争,我们就不会有任何前途和行动的空间

泛民派使用的社交论坛,里面有不少讨论妇女参加示威的话题以及她们的行动是否有助于打破对妇女的成见

许多人觉得她们的行动有助于改变港女传统形象:那是一群不关心政治,轻浮,满足于把自己品尝美食以及到外国旅行的照片发上Instagram

过,论坛上歧视女性的言论照旧存在,在示威者散发的受到动漫影响的传单中,女孩子们要么是是睁大双眼,需要男性保护的形象,要么是超级性感的女战士

克莉丝对记者说,她在示威中发现不存在任何局限,我没有女孩子不应该做啥做啥的感觉,她毫不理会社会偏

视女子的弱小的成见有时反而会是一张王牌,克莉丝说:我有更灵活地改变角色的机会,比如从最前线的示威者变成一个普通的过路人,其实我在摸清警察设置的障碍

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教授蔡玉萍对香港女性参加示威活动作了研究,她表示,这一运动具有的不存在领袖、非中心化的性质,使得女性,也使得所有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和能力发挥作用。但她并不认为反送中示威使得女权主义在保守的香港社会一下子蓬勃壮大

克莉丝如同众多参与示威的女子一样,也担心遭到性侵。网上疯传一名少女在一处警察局遭到警察轮暴后被迫堕胎的消息,香港警方表示正在调查


来源:法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