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2020前瞻 中国梦幻之年 3麻烦缠身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2-31

2020前瞻 中国梦幻之年 3麻烦缠身

转发此新闻:
     「梦幻之年」2020终于到来。说这一年「梦幻」,一是这年本身就是以前的「中国梦」,一是这年要面对的许多事相当的奇幻。于是,这一年将会怎么来又怎么过,就相当的复杂难解。最巧之术是把中共领导层的一年应对之策,以「一二三四五」来拆解,大致就有了轮廓。
  
港府修改「逃犯条例」引发的反送中抗争已逾半年,尽管港府已撤回修例,风波仍未平息。

    所谓中国中国2020年的「一二三四五」,列出来是「一个稳字、二大目标、三个麻烦、四个坚持、五个必须」。当然,要想知道得更细更远,还可罗列六七八九。
  
    •政经、社会稳字一线而牵
  
    先说那「一个稳字」。早前的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20年要「稳字当头」,很多解读,把那「稳」字与经济的「稳增长」和「六稳」挂在一起来说,其实2020年的「稳」字,不止是说经济,还包括政治、社会、外交,所以至少「八个稳」才说得清。但转念一想,自一九八九1989年之后,一个稳字,讲了30年,一直是中国中国政治、经济、社会的关键字,2020这个稳字一线而牵,就好理解了。
  
    •两大目标力拼建国百年
  
    其实这「一个稳字」,与「两大目标」密切关连。所谓「两大目标」,是中共自己给自己立下的战略目标, 一个目标是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是中共党代会提出的战略目标,这个目标的完成,是要为另一个大战略目标即实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百年」目标的基础,所以必须完成。另一个目标,即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收官之年,这是中国国家发展规划,完成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目标,起草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就是2020年的大事。
  
    这两大目标,从纯技术或纯数据上来说,完成都不算难事;但真要从「战略目标」的「战略意义」上去理解其目标的达致,就不容易了。比如说全面小康的目标,跟全面脱贫有关,全世界还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全国脱贫」,而一年脱贫之后,会否出现「返贫」,或者说绝对贫困摆脱了,相对贫困袭来了,又怎么办?
  
    •新老麻烦缠绕影响深远
  
    「三个麻烦」本应放在最后来说,因其与前后左右都不搭,但按数字顺序列之也无妨,因其简单易解,那就是中美关系的麻烦、两岸关系的麻烦、香港问题的麻烦。这「三个麻烦」,有人说是「历史问题」,又说是「必然出现」,这些说法推敲起来意思不大,麻烦就是麻烦,只看你有没有修为化解。
    
目前看来,麻烦将纠缠经年,还可能影响深远,比如中美关系,就算首阶段协议签了,中美贸易战都不算结束,别说后面还有一个接一个的变局。
  
    •四个坚持融合政经路线
  
    面对重大目标要完成,面对前所未见的新老麻烦缠绕,中共决策层2020年定下的基本思路,是「四个坚持」,即「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坚持以改革开放为动力,推动高质量发展,坚决打赢三大攻坚战,全面做好六稳工作」。
  
    作为中共2020年工作基本思路的「四个坚持」,听上去以为是经济工作的思路,其实中共早就政经不分,比如坚持稳中求进,经济如是,政治也如是;又比如改革开放作为动力,既是经济路线,也是政治路线。
  
    •五个必须看见治理之策
  
    最后说说「五个必须」,其基本内容是「必须把握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线贯穿于宏观调控全过程;必须优化经济治理方式,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必须通过改革破除发展面临的体制机制障碍,让各类市场主体在科技创新和国内国际市场竞争的第一线奋勇拼搏;必须强化风险意识,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必须清醒认识到,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当前世界经济增长持续放缓,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显著增多。」
  
    这「五个必须」有点长,但却是中共最高领导层的看家宝,是其因应过去一年来的内外大变局作出的经验和教训的总结,说小点是2020年变局的应对之术,说大点是其最新总结的国家治理之策,中共一年中要怎么做,都圈在内里了。(系列一)


来源:    世界日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