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好蜂狂 习维尼的甜蜜难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1-01

中国好蜂狂 习维尼的甜蜜难题

转发此新闻:
美国喜剧动画《南方公园》(South Park)最近狂酸中国政府,剧中小熊维尼被囚禁在中国黑牢里,对白调侃“因为长得像中国领导人,所以被列为黑名单”。其实,习近平真正要面对的“甜蜜难题”,是维尼熊最爱的蜂蜜,因为中国蜂蜜频频被踢爆造假,同时还染上毒蜂蜜的阴影。

英国调查揭露,中国蜂蜜造假严重,假蜜议题在世界蜜蜂大会引发关注。

全球三成是假蜜 中国制造居多

上个月,世界蜜蜂大会(APIMONDIA)在加拿大登场,全球五大洲的养蜂产业和专家齐聚一堂,一张斗大的英国调查海报吸聚目光,“全球三分之一的蜂蜜都不是蜜蜂从花朵上采来的,而是加工厂制造的。”台湾南华大学教授、同时也是养蜂专家陈世雄引述海报内容,“英国团队直指,制造假蜜是一种犯罪行为。”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蜂蜜出口国,而英国是欧盟进口中国蜜的最大买家。”陈世雄说,英国调查人员在超市采购蜂蜜进行分析,发现假蜜比例相当高,假蜜事件成为这次世界蜜蜂大会的焦点之一,英国、德国、美国、日本、义大利等进口国成为受害者。

黑牢里的维尼熊想吃蜂蜜,大吐苦水被中国拉黑。

“蜂蜜不是蜜蜂从花朵采来的,很明显是人为造假。”解开全球蜜蜂大量消失谜团的台湾大学昆虫学系教授杨恩诚说,今年他也出席这一场国际蜂界盛会,“全球饲养蜜蜂的蜂群数并未减少,不过,蜂蜜生产量呈现锐减,再比对国际贸易的蜂蜜出口量,逐年不断增加,数字说明了很多是人造蜜。”

杨恩诚表示,蜂蜜是高单价的经济商品,国际贸易需求量大,假蜜大多来自中国,而且不少是完全以糖浆和香精来制作,连一滴蜂蜜都没有,中国人自己开玩笑说“蜂蜜一半真一半假”,民间也反映了假蜜的疑虑。

国际反弹中国蜜 造假手法翻新

不只英国的调查指控,全球对中国蜂蜜的反弹接二连三爆发,2018年底,西班牙养蜂人走上街头,抗议中国假蜜和劣质蜜威胁到该国养蜂业。“中国十个九个骗,还有一个在训练。”陈世雄莞尔提起顺口溜,他认为,中国放任假货、山寨品横行,不但造成世界反感,也有损国际强国形象,从这次英国的采样调查结果来看,中国的假蜜问题很严重。

英国调查团队以斗大的海报踢爆“全球三分之一的蜂蜜都不是蜜蜂从花朵上采来的”。

到底蜂农如何作假?陈世雄从有机农业学者,跨足经营农场,甚至带头养蜂,摸透假蜜伎俩。他指出,早期蜂农以蔗糖、玉米糖浆来制造假蜜,甘蔗和玉米在稳定碳同位素分析是属于C4型植物,蜜蜂采集C3型植物的花蜜为主,透过检测比对就可发现是否为真蜜,不过,造假的人也找到破解方法,改用米、甜菜、树薯等C3型植物糖浆。
“稳定碳同位素这个方法有效期只有一年,隔年就发现检体很难找到C4比例较高的蜂蜜,因为造假的人立刻改用C3型糖浆。”杨恩诚形容这一票人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如今得用各种不同方法来检测真假蜜,目前国际也采用核磁共振法(NMR)来检出蜂蜜掺假,不过,这种检验需要稳定的数据库做后盾比对。
杨恩诚表示,透过显微镜观察,看看有无花粉也是一种方法,因为真蜜会有少许花粉均匀分布在蜂蜜中。不过,蜂蜜伪造手法推陈出新,加上检验费用昂贵,假蜜仍旧充斥市面。“有些厂商是从几百个、几千个蜂农收购蜂蜜,再进行过滤、浓缩、包装等后制加工,要做好源头品质把关,面临很大成本压力。”陈世雄指出蜂蜜产业炼的问题。

中国蜂农普遍存在滥用抗生素问题。

处方药治蜂病 中国毒蜜流窜各省

中国蜜不只有掺伪疑虑,抗生素残留也是长年挥之不去的问题,今年中国西安、山东、安徽、江西等地产的蜂蜜接连验出诺氟沙星(Norfloxacin),连知名品牌也中枪,引爆消费者恐慌。

陈世雄指出,诺氟沙星是一种抗生素处方药,用来治疗尿道、肠道感染等,一年销售金额可以上看美金80亿元,中国蜂农一窝蜂以抗生素乱投药,不过,抗生素只能杀除细菌,无法治疗病毒感染,例如中华蜜蜂常见的中囊病,抗生素没法杀死囊状幼虫病毒,蜂农应该采取自然淘汰的方法,自然选育耐病蜂种,病毒会逐渐和寄主形成生物平衡。

过去,中国蜂蜜也曾被验出含有氯霉素等禁药,杨恩诚分析,蜂农有可能担心被验出氯霉素,所以改用诺氟沙星,其次,由于长期投放氯霉素,蜜蜂产生抗药性,因此蜂农改以诺氟沙星来治疗细菌病,而且在中国很容易买到这类药物,价格也便宜。

诺氟沙星的毒害不小,陈世雄指出,由于不当滥用这类药物,很多受害人控诉“I‘m Floxed”(我中了氟毒),这种抗生素吃多了,全身疲倦有如泄了气的皮球,对孩童影响很大,阻碍骨骼发育。杨恩诚提醒,只要蜂蜜被验出抗生素,由于人体内也有细菌,长期接触同样会产生抗药性,而诺氟沙星具有可怕的副作用,包括引发神经病变、忧郁症等,一旦蜂蜜出现药物滥用现象,主管机关要小心检测把关。

中国蜜出口节节败退,却也浮现“洗产地”乱象。

中国蜜出口受阻 习维尼的新烦恼

在假蜜和毒蜜风暴威胁下,中国也尝到苦头,这几年蜂蜜出口节节败退,10月初,法国前经济部长蒙特布尔(Arnaud Montebourg)要求法国政府禁止进口中国蜂蜜。陈世雄表示,中国蜂蜜出口受阻其来有自,2000年美国也曾对中国蜂蜜下禁令,这次英国披露假蜜调查后,欧盟国家会格外关注中国蜂蜜问题。

面对各国提高中国蜂蜜的进口控管,台湾、印度、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成为中国蜜“借道出口”的途径。陈世雄说,这种“洗产地”现象无可避免让台湾成为黑名单,曾有人提出质疑“进口蜜价格每公斤新台币60多元,出口价格却是30元左右”, 这无疑是洗产地或为了避关税以高报少。

陈世雄指出,欧美、南非、巴西、阿根廷都相当重视养蜂业,以这次世界蜜蜂大会的主办国加拿大来说,政府规定养蜂人必须受训、取得证书后,才能进行买卖,蜂群一但染病,蜂农必须陈报主管单位,由检疫官来确认病源,而且圆周半径5公里范围内的蜜蜂农场全数进行检疫,若再发现病情,检疫范围继续往外拓展,相较加拿大采取严谨方式控制病害,同时强化蜂农的专业教育,中国没有完善的养蜂管理制度,蜂农滥用药剂、防范病害专业不足,养蜂业处处暗藏危机。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