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冷战终局 极权必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1-28

冷战终局 极权必败

转发此新闻:
迩来「冷战」一词大行其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指控中国商贸上侵夺美国利益,军事上威胁国际和平,政治上标榜独裁违背世界潮流。中国外交部的耿爽斥之为「冷战思维」。基辛格指此又不止于「思维」而已。他在彭博新经济论坛断言,中美关系已□B于「冷战的山脚」,虽未动真格亦已超逾思维而见诸行动矣。同场发言的美国前财长保尔森认同「冷战」之说,却以此为「技术冷战」(Technology Cold War),而非政治或军事角力。



「冷战」者何?《维基百科》指此词乃《1984》作者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1945年所铸。美军在日本投下两枚原子弹后两个月,他发表《你与原子弹》,指制造原子弹的技术要求及成本皆高,举世可能只得三、四国家有此能耐。新武器能在瞬间毁灭全人类,为免同归于尽,超级大国家不得不协商原子弹备而不用。他预言:既无以征服对手,大国割据对峙,世界由是处于「似是和平却非和平」的恒常「冷战」状态。

于此可见,「冷战」看似忽然大热,实则为自二次大战结束四分三个世纪以还之常态。其间苏联的赫鲁晓夫无疑叫嚣要「埋葬」资本主义国家,习近平则要求解放军「能打仗、打胜仗」;然而随着原子弹、核子弹、氢气弹、中子弹……的发展,谁也不□□u正战胜谁了。倒是邓小平有先见之明。他老早指出,中美关系不会好到哪里去,也不会坏到哪里去;明地暗里,总有磨擦。究其根本,一个宗封极权,另一个崇尚自由;一个权力出自枪杆子,一个权力由人民背书。价值取向迥异,安能和平共处?

中美价值各异难有互信
虽是难以妥协,基辛格认为中美关系不能跟美苏关系同日而语。美苏并无经贸往来可言,纯粹是军备角力。中美财经关系紧密,而规模之大,得未曾有;稍有差池,将撼动全球。一次大战爆发皆因欧洲没有处理好小磨擦,以致带来浩劫。故此中美务须□□K「冷战」从山脚升级,拖全世界落水。不过,即使能达成贸易协议,亦只是朝政治磋商走前一小步而已。要平息「冷战」,中美尚需建立共同致力的目标,设法局限冲突可能带来的损害。

保尔森列举不少中美该共同致力的目标,当中尤以5G般的高科技为然。他认为科技得以高速发展,关键之一是建立了普世认同的标准,进而推动细致分工的供应链运作,让全球经济一体化。中美科技「冷战」,标准固然各自为政,且不断架起越来越多、越难逾越的围墙,窒碍人才知识交流,此将重创第四次工业革命──人工智能革命。他呼吁双方放下猜忌,在建立兼容、透明的经贸、医疗、科技标准的同时,联手改善世贸组织以加强多边贸易规则,在保障知识产权、个人私隐的同时,促进数码贸易、技术转移、数据库、跨境传递数据等的发展。

阿妈系女人。要在这些领域通力合作,先决条件是建立互信。然而没有一致的政治理念与价值取向,何以摒弃猜忌致力共同的经贸、医疗、科技目标?体认到此事实,奥威尔对天下三分割据的「冷战」局面,展望悲观:不管是何政治取向,为了应对不断升级的武力竞赛,这些大国莫不致力扩充军备,以致一一「陷入不同形式之自把自为的寡头统治」。

「冷战」僵局将伊于胡底?军备竞赛消耗资源、有损民生,僵局始终要打破。诉诸武力是死路一条──同归于尽的世界末日──奥威尔认为「缓慢而难以逆料的人口变化」将打破僵局。诚哉斯言。医疗科技突飞猛进,俄罗斯的人均寿命却持续下跌。中国高龄人口迅速膨胀势将拖慢经济,而手无选票的人则用一双脚奔向自由。大国之中,人口长促增长者,唯美国而已。「冷战」终局已呈。极权必败,是可断言。


来源:苹果日报 / 杨怀康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