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理大惨变围剿年轻人猎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1-19

理大惨变围剿年轻人猎场

转发此新闻:
暴警连日包围理工大学,虽声称要示威者和市民离开,还出动五位大学校长联合呼吁,但每当有示威者试图集体离开校园,都会受到警方催泪弹等攻击,要么被制服拘捕,要么被迫退回。理大已惨变暴警围剿年轻人的猎场,连义务医护、记者都不能幸免。警方显然试图赶尽杀绝,透过围捕身陷理大的勇武示威者,削弱甚至铲除勇武示威者的主力。市民欲救无从,今日理大失救,明日香港将失救。



五位大学校长继续龟缩

理工大学被暴警围攻的情况远比中文大学严重,警方的策略已不再是驱散示威者,而是扩大封锁范围,阻挠市民救援,以全面抓捕示威者,还美之名曰要示威者放弃暴力、和平离开,甚至明言要他们立即投降。黑警的滥暴滥捕,自然引爆示威者激烈反抗,以致连日来理大校园的主要出口变成「战场」,催泪弹、汽油弹对攻的震撼场面一再出现,让人不忍卒睹,《华盛顿邮报》也以〈香港在崩溃边缘(Hong Kong is on the brink of breakdown)〉为题发表评论,指能让香港街头抗争结束的唯一办法,是港府约束警方作为及回应示威者的合理诉求。

然而,中共港共既无视港人的诉求,也无视国际舆论的关注,反而继续自欺欺人。一方面,示威者昨日日间三度试图离开理大,但一步出校园,面对的就是暴警的堵截、催泪弹等弹药攻击。而特府高官、警谎记者会还在呼吁在理大的学生、市民离开,其实只是要抓捕所有人并控以暴动罪,连和平示威都不容许。

理大校长滕锦光、浸大校长钱大康、城大校长郭位、科大校长史维、港大校长张翔在昨日凌晨也发出联合声明,呼吁在理工大学一带的各方克制,并请学生、校友及其他人士尽快离开现场。但他们并未善尽身为社会贤达的责任,既未要求警方停止围捕离开的人士,更未向师生提供离校援助。

应指出的是,今次联署的大学校长只得五位,与7.21元朗恐袭后11间大专院校的校长联署呼吁学生远离7.27元朗游行现场相比,已不再是铁板一块。当时已有舆论批评,校长们既未谴责恐袭暴徒,又未要求政府保护学生安全,实在是远离港人。而今次联署的五位校长,没有一个是在香港土生土长,他们继续采取鸵鸟政策,甚至在大学校园变战场时继续龟缩,实在令人遗憾。

待救年轻人正拯救香港

另一方面,理大已变成暴警围剿年轻示威者的猎场,警方还谎称没有攻入校园,在警员入校拉人短片公开后又辩称个别警员在追捕中可能入过校园近出入口位置。如此一个谎言被揭穿后才不得不承认事实,但又曲解事实,制造新谎言,已成警谎常态,从8.31太子恐袭阻挠消防救人,到警方事先曾出入周梓乐堕楼现场,莫不如此。

尤可耻的是,高等法院审理民主派就《禁止蒙面规例》提出的司法覆核时,政府代表竟然指,法例是阻吓及拯救年轻人。有目共睹的是,自6月反送中运动爆发以来,一直在拯救香港的正是年轻人,如今需要拯救的年轻人正被围困在理大,只有中共港共下令港警放下屠刀,才能令他们得救。

高等法院裁定《禁止蒙面规例》违宪,令警方宣布暂时停止执行,这是在中共港共操控、纵容黑警滥暴滥捕的漫漫黑夜中的一线光明。但只要中共港共不停止以暴制乱,循紧急法、禁制令剥夺市民人身权政治权,乃至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宵禁、戒严,取消区议会选举,都极可能发生,并让香港崩溃。

来源:苹果日报 / 李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