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公安姓党释放的信号:警告习近平的挑战者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1-15

公安姓党释放的信号:警告习近平的挑战者

转发此新闻:
中共公安部长赵克志在中共四中全会后宣布,公安姓党乃是公安部的根本政治属性。赵克志的这一宣称还是引起了思考者关注,虽然大陆公安警察是共党的屠刀,乃是大陆无人不晓的不争事实。但是如此赤裸裸将国家机器明说属党,象孩子公开皇帝新衣乃光屁股丑闻一样,还是有令人震动和凶吉难测的不安忐忑。毕竟蒙着一层窗户纸与捅破这层纸,从心态到真实关系全与之前有质的变化。

2019113日,中共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公开宣示,“公安姓党”。

赵克志讲公安姓党无疑是在讨好习近平,或是有什么把柄与压力下急于向习近平表忠。 习近平借中共四中全会公告再次强调,“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就是宣示大陆一切全归属由他独裁的共党。习近平数年前已经首创姓党邪说,叫喊“党和政府所办媒体必须姓党”,大陆由此兴起一股争相姓党的献媚风。例如党校姓党、军报姓党、央视姓党等,总之林林总总难以尽数。

什么叫姓党,就是没有自家身份而隶属于党,若要更加直白和本质表述,就是惟主子是从的家奴。这就是说,不论法律不论事实,只要主子示意干任何滔天大罪,也就是党要干任何邪恶罪行,家奴绝无判断和犹豫的奉行无忌。所以赵克志的公安姓党,就是自认和公示党的家奴身份。这虽然确是中共警察真实现状,但中共抢到大陆政权超过七十年,从未如此直白的向社会公开,国家机器就是无法无天惟党是从的家奴,今日有何必要突然卸下面具露出狰狞真容。

这首先是赵克志之流的献媚奸佞者知道,要献媚讨好就必须用习近平习惯和喜爱的语言。习近平自从确立中共储君之位后,突然性情大变不再是李锐讲述的唯唯诺诺、诚惶诚恐,一心害怕未能揣摩好中央意图,连句建言也不敢提的省级官吏,而是张口糙话歪理随性发挥的蛮横党官。这从习近平储君时在墨西哥讲话,张口就喷外国人对大陆的批评是吃饱了没事干,一路走到今天更是变本加厉成其个人象征的标配。习近平曾经训斥外交部长王毅的讲话,终于令王毅变为被称不知是外交部长还是绝交部长。今天中共所谓的大内总管丁薛祥,关于中共四中全会的解读遭到纷纷评判,被指对习近平吹捧极为露骨和粗糙,也不过与赵克志一样都是采用了习氏喜爱的语言。

赵克志第二层意思也是习近平肚中蛔虫的揣摩,那就是以这种毫不掩饰的党卫军屠刀面目,威胁震慑大陆达到不许任何不满存留。今天大陆社会虽然脸部、步态甚至情感全在中共警察国安监控下,但是显然仍没有达到习近平理想状态。这从习近平一篇讲话中斗争一词出现五十多次,以及不断叫喊一切权力归党中央,也就是权力归由他独裁来为所欲为,便可知习近平不仅怀疑而且感受到了压力挑战。独裁者完全相信和依赖的惟有暴力和威胁,习近平希望大陆是无所不在严密监控下的警察国家,赵克志可谓吃透了习近平这种统治需要,明示公安警察是中共家奴,可以消除社会期望讲法讲理的痴梦。

赵克志将公安警察自认家奴身份,还潜意识的表露了习近平中共的紧张不安,已经到了图穷匕现不掖不藏的疯狂境界。其实中共从来不是铁板一块而是派系林立,习近平权力和形象当下遭受诸多挑战有无数迹象,对习近平而言最主要和最具威胁的,就是中共内部的其他派系和不认同其政经所为者。习近平一年来屡屡意有所指的威胁性言论,还有大内总管丁薛祥对四中全会解释,全是警告和针对中共内部尚未公开的习近平挑战者。因而赵克志自认家奴身份的一个意义,也是威胁警告中共内部的习近平对手,家奴只有一个唯命是从的主子,对其他权势者只要主子一声令下也是毫不手软的。这种对社会直至习近平同僚的赤裸裸威胁实在疯狂,但是认真分析一下习近平多年来的行径,不是被迫害狂的精神征兆可以说不胜枚举吗?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刘青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