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要全面管治 香港局势更紧张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1-11

习近平要全面管治 香港局势更紧张

转发此新闻: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韩正6日在北京会见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时说:「止暴制乱和恢复秩序,是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机关的共同责任。」这句话包含的意思兹事体大,实行起来,与国家主任习近平所说「牢牢掌握香港管治权」一脉相承;中共以全面管治为目标,要加强「止暴制乱」,香港局势将因此急转直下,会变得更紧张。


所谓「行政、立法和司法也有止暴制乱的责任」,当然是中共四中全会的决定,韩正只是向林郑传达有关决定。四中全会公报所说的「建立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已触及行政、立法和司法三个领域。公报说得太简短,细节不明,但全国人大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沈春耀在四中全会记者会透露五点方针:一,加强依法治港;二,完善特首和高官的任命制度;三,建立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四,鼓励香港融入大湾区;五,加强爱国教育。

其实,让原来三权分立的行政、立法和司法为政治服务,是习近平的一贯思想。20171019日,他在19大的讲话就明白地说,中共要牢牢掌握香港的管治权;「全面管治权」也早在2014年的「一国两制白皮书」中提及。基本上,习近平2012年上台后,认为江泽民、胡锦涛的治港政策太宽松,所以要加强管治,将宽松变为强硬;因为走强硬路线,所以才会在2014831日封杀普选,导致当年的占中运动。

习近平上台以来,一直强调党建,主张一切都要由党指挥,这种思想必然对香港的行政、立法和司法现况不满,因为香港的制度离全面控制和全面管治很远。行政方面,特首是香港自行选出来,虽然人选必须先征得北京同意,但北京仍不放心,所以四中才会要「完善特首的任命制度」,意思是说,中央有直接任免权,将来特首选举制度无论如何改变,只要中央对选出来的人不满意、不信任,就可以免职。

香港的行政制度,还保留英式文官制。这种公务员制度是香港维持稳定的重要力量,但也是北京无法控制的,所以中共如要全面管治,就必须清除或改变文官制度。

立法方面,现在立法会半数议席由直选产生(分区一人一票),另半数由功能组别产生(各专业领域和各行各业),这种制度也离全面控制很远。尤其这一波抗争后,民众不可能让太多亲中共的人当选,北京当然不放心。港府8日大捕七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就是打击立法会反对派的政治手段。

司法方面,香港行之有效的审判制,是英式不成文法体系,与大陆法系有别;这种法制特别强调司法独立,与党指挥司法的中国大陆截然相反;香港还有不少英籍法官,更是中共希望去之而后快的对象。简言之,强调司法独立的香港司法,是香港法治最重要支柱,也是香港得到国际社会接受的基本原因,但司法独立却成为党指挥法的最大阻力。

四中决定对港加强管治,立23条、行网禁、大捕七名民主派议员、取消本月24日区议会选举、取回特首和高官的任免权、废除香港法院终审权(人大可无限释法)、清洗教育界(中大、科大校长最近反抗、八大院校成为暴乱之源、中学生必须加强爱国教育),这些都势在必行,而且将很快推动,香港的形势因此将急转直下。

习近平说「止暴制乱是当前最重要任务」。止暴制乱企图达到类似大陆的状态,即使暴制乱后,当局的强硬手段不会消失,而是继续存在,因为这是牢牢掌握香港管治权的基础。中共强硬路线的目的当然是要香港全面受控,听不到任何反对声音,没有游行、没有示威、一切听从党的指挥,像北京、上海和深圳。

但香港可能成为北京、上海和深圳吗?国际社会和香港司法界必然反对,香港的法治(Rule of Law)制度和精神,是西方数百年文明的结晶,接受英美司法教育的律师、法官深知司法独立的重要,除非中共将他们全部消灭,或将他们逼走(移民),否则他们必然反抗到底。

香港民众也必然反对,不会让中共全面控制。五个月来的抗争,年轻一代和数百万「和理非」已彻底觉醒,看透港府的傀儡本质,也看透中共压制民主自由的本质,所以绝不会轻言放弃抗争。年轻人有「宁化飞灰不作浮尘」的决心,北京无论如何强硬,不一定胜利。香港不是北京、上海和深圳,习近平看错了。

来源:世界日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