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社会的痈疽,是极权政府的宝贝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1-30

香港社会的痈疽,是极权政府的宝贝

转发此新闻:
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束之后,备受中国政府推崇的香港「光头警长」刘泽基再次自愿地站在了风口浪尖。支持北京的建制派在此次选举中彻底溃败,在得知选举结果之后,刘泽基立即在大陆政府严密控制的微博发文,对防火墙内的大陆网民抱怨道,「选举结果证明百分之六十的香港市民是支持暴民的」,建议中央政府「停止对香港人的帮助,就让他们看看没有祖国帮助后的香港是如何光景」,而且还像怨妇般地诅咒香港市民:「未来的日子,就让你们说的揽炒发生吧!」刘泽基一向被看作是香港警察的代表性人物,他的这番气急败坏则是对香港警察形象的又一个严重打击。


谓的「揽炒」在香港话里是同归于尽的意思,在「反送中」抗议活动中,政府拒绝接受和平理性的政治诉求,「揽炒」便成为绝望的年轻示威者们发出的强烈悲愤之声。刘泽基是一个公开地以镇压年轻人为荣的冷血警长,如今「揽炒」这个词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是另外一个意思,表明的是他对捍卫自由的香港市民的极度痛恨,他要求中央政府继续打压,让香港市民感受到极度的痛苦,甚至让香港经济和社会彻底毁灭。这不禁使人联想到那张让刘泽基扬名的照片,这位光头警长凶恶地手持长枪,瞄准正是在街头抗争的香港市民,他与香港大众的势不两立果真是如此的鲜明。

看到刘泽基在绝大多数的香港市民和极权的中央政府之间所扮演的角色,我不由得想起了上个纪三十年代鲁迅的一句名言「我们的痈疽,是它们的宝贝」。当然,那个时候的鲁迅还是被中国共产党和斯大林极权制度所蒙蔽和利用的一个文人,他身后长期受到共产党的推崇,他的文字也充斥著中小学的教科书。也正因为如此,他的这句话在中国现在的中老年人中间耳熟能详。套用鲁迅的这段鲜明的文字表述来描述李泽基之流与香港市民和中央集权政府的关系可谓是再恰切不过了,那就是「香港社会的痈疽,是中共极权政府的宝贝」。

被北京政府捧为香港警察代表的刘泽基在本地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物,这正是他在香港悄声无息而专门在大陆寻找粉丝的原因。我坚决地支持香港的年轻抗议者,但是对香港的基层警察我也有一份同情,觉得他们更多的是在为特区政府和警察队伍的高层坏人背黑锅,但是刘泽基显然不在我的同情之列。他是一个对香港市民、尤其是年轻人没有同情心的势利小人,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投机者。自从他的那个光头持枪照片流传开来之后,中央政府不失时机地通过网络控制在大陆为他寻觅粉丝,还请他到北京去参加阅兵观礼,此人从此也就心甘情愿地卖身投靠北京独裁者了。

他自恃有北京政府撑腰,对一切北京不满意的香港人和事都进行无理攻击,而他的这些攻击完全没有事实基础,只是体现了他的智商、人格和职业操守的低下。他支持警方对前线记者滥用武力,理由是这些被施暴的记者与示威者们站在一起;他编造谣言污蔑建制派惨败的区议会选举,指称有160张废票,以至于连反对民主派的特区政府都看不下去了,不得不出来辟谣;他指责香港法官的判决是「鼓励暴徒」;指责林郑月娥不该在公开对话会上与在场的民主派人士互动,他的所有这些做法都违反了香港《公务员守则》关于公务员政治中立的要求,理当被开除公务员队伍。

北京依靠著一些与刘泽基相似的政客和不三不四的下流痞子来治理香港社会,疏离那些他们感觉无法完全控制的商业和文化界精英,更是无视数百万代表著香港未来的年轻人,将香港社会抛弃的「痈疽」示作它们的「宝贝」,这正是他们无法成功地治理香港的一个重要原因。那些人一味逢迎,常常提出比北京政府更左、更荒谬的政策建议,以此来表达自己对北京的忠诚,从中讨要个人的利益,刘泽基、梁振英、何君尧等都是这样一类的人物,港澳办和中联办则是造就这些人物的肮脏机器。当然,香港的这般治理结构是中央政府的极权本性使然,也是这些人自身的低下人格使然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胡少江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