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藉反港煽动民族主义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1-30

中共藉反港煽动民族主义

转发此新闻:
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让中共暴跳如雷,10万港人在中环举办感恩美国集会,更让中共恼羞成怒,官媒口不择言地指斥港人「奴相十足、丑态百出」,引来一片批判「港奴」之声。只不过,从解放军军官骂港人是白眼狼,到港警刘泽基呼吁北京停止帮助香港,再到官媒、小粉红声讨港奴,反港爱国的民族主义情绪越来越高涨,中共就不怕引火烧身,重蹈义和团反噬政权的覆辙?

多伦多的中国大陆留学生在集会队伍前开着一串豪车来回兜风示威,齐声骂香港留学生“穷逼”

香港被搞坏问题越来越严重

香港,无论是九七主权移交前,还是主权移交后,一直是中共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题材。割让港九、出租新界是清政府卖国,收回主权是「洗刷了民族百年耻辱」,更成了中共自证伟光正与执政合法性的重大事件。而能否维持香港的繁荣稳定,同样攸关中共脸面,前总理朱熔基因此说:「香港回归祖国了,如果在我们手里搞坏了,那我们岂不成了民族罪人?」

从江泽民、朱熔基年代,到胡锦涛、温家宝年代,中共领导人默许中国权贵在香港闷声发大财,尚未触动香港行政制度、法治体系的根基。但习近平主政后,权斗加剧,对前朝权贵的清洗蔓延至香港,新权贵也惟恐错过在香港分一杯羹的最后机会,温水煮蛙变成明目张胆的掠夺香港土地和公帑、抢夺市民福利和资源,中港冲突终究引发香港民族命运自决的呼声、引发「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

香港被搞坏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中共虽重申一国两制不走样、不变形,但不是维护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两制」初心、履行双普选的承诺,而是不断僭建「一国」的制度框架,连特首述职的座位都要改变;不断夺取香港全面管治权,包括强推破坏中港司法区隔的送中恶法;不断纵容甚至操纵媒体和网民批判香港的法治、教育,质疑港人毋须向国家税纳、承担外交和国防开支而坐享国家惠港政策,让反港爱国情绪蔓延。

反送中风暴爆发后,港人抗争的勇气和智慧得到国际社会的赞赏、支持,港人更自愿成为美国抗衡中国的筹码,推动美国完成《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立法,中共如坐针毡。解放军少将金一南称「香港人是喂不完的白眼狼」;光头警长刘泽基称区选结果显示六成港人「支持破坏支持暴力」、要让港人「看看没有祖国帮助后的香港是如何光景」;《人民日报》网昨晨更以〈美国绝不是香港的恩主〉为题发表评论,侮辱港人「奴相十足」。

炒作反港反美压缩对策弹性

反送中运动早已被扣上港独的帽子,以免镇压行动进一步动摇中共港共的执政合法性。但以反港独为名反香港主流民意,何异于反港?港人欢迎《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更让中共港共多了煽动民族主义的借口。香港主流民意与中国主流民意的对抗越来越强烈,民间相互仇视的情绪越来越强烈,甚至简化为在中国批评港人就是爱国、在香港批评中共就是爱港,这就是中共所要的结果吗?

极端民族主义从来都是双刃剑。当年慈禧太后煽动义和团反洋,最终反而被义和团拖落水而危及清廷统治。中共建政后,屡屡藉反美反苏反日煽动民族主义以维系其极权统治,但所谓战狼行动反而尽显玻璃心。中共近年在搞坏香港后又炒作反港,一如中美贸易战对内炒作反美爱国,可以煽动国内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扯着爱国大旗,抑制不同权贵集团的异议,抑制民间抗争,但同时会自缚手脚,为维持伟光正而压缩对策弹性和妥协空间,让中美冲突、中港冲突越演越烈,结果恐怕不是玩火自焚,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来源:苹果日报李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