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两心腹分掌特别机构 防高官造反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1-11

习近平两心腹分掌特别机构 防高官造反

转发此新闻:
习近平现在权力稳不稳?有没有突然下台的变故甚至生命危险?在过去不久的四中全会,有一件事加深了人们对中共党内权斗激烈,可能随时爆发血腥暴力的印象。重庆市委副书记任学锋在四中全会期间离奇死亡,据传从开会地京西宾馆7楼坠地身亡,并以此逼使闭幕会换场地。会后,习近平当年从福建带起的亲信、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王小洪被公布罕见兼任公安部特勤局局长,这是一个负责一帮高官警卫的机构。此举意味着什么?外界多有说法,但仍未尽说,不妨和另一个中央级警卫机构的情况一并分析。


习上台政变频传 四中全会后亲信掌特勤局

习近平上台之后经历一个集权过程,期间爆出多次未遂政变传闻,与之呼应的是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郭(伯雄)以及孙(政才)等“大老虎”统统被官方冠以“野心家”的称号。一直到中共十九大,七常委中各派标签分明,对应着习权未稳,党内斗争暗涌不断。在习的第二任期,恰逢中美大打贸易战,经济下行、物价上涨、外资撤离、失业潮以及包括香港事件在内的冲击,国际社会对中共扩张野心的反弹和反制。党内反对势力借朝野对习的愤怒,乘机进行“逼宫”之说,以及包括习接班人在内的人事变动消息,也纷纷然在去年和今年的北戴河会议,以及最近的四中全会期间广泛流传。

每一次这样的会议节点之后,都会有人因为传言看似落空于是认为“不靠谱”,殊不知这些传言,本身很多就是从暗通中共不同派系势力的亲共外媒或港台媒体释出,如今这些被称为红媒的境外媒体,已深度卷入中共权斗。

上月底结束的四中全会也一样。会后随即宣布,当年在福建负责习的保卫工作的王小洪兼任公安部特勤局长,本身已是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北京市公安局长的王小洪,可谓控制了京城维稳力量,如今还要兼管一个涉及高官警卫的特勤局,自然意味不寻常。

中央警卫局加公安特勤局 习近平监控前后任中南海高层

公安部特勤局负责的警卫对象,为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中的“四副两高”(中共国家副主席、中共人大副委员长、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中共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最高法院院长、中共最高检察院检察长)以及外国访华要人。

这当中的中共高官,实际上囊括了七常委之外的所有“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要破解党内政敌的威胁,这类高层级的官员自然是监控和监视的重点对象。不但如此,外国访华政要也是习需要自己人进行监控,以避免有高官秘密接触“里通外国”。

习近平如此重视公安特勤局,与同期习的另一重臣、公安部长赵克志一个前所未有的提法也有所呼应。111日,赵克志在中共公安部党委会议上强调“公安姓党”。人们对此都感到奇怪,中共窃取政权后,这些国家机器什么时候不是共产党的?还要再加强调?其实,在习近平上台并当上党核心之后,党中央就是习中央,姓党就是姓习,这和中共央视三年前自己打出口号“央视姓党,请你检阅”,意思是一样的,就是向习表忠。

所以,“公安姓党”就是“公安姓习”,如今公安特勤局直接由习的心腹王小洪亲自控制,正是“公安姓习”的体现。

事实上,除了握紧公安特勤局这支警卫力量,在习上台之际,就已由亲信迅速掌握了负责七常委警卫、以及退休元老警卫的中央警卫局。

中央警卫局的全称是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负责中共最高领导层的安全保卫,被列入公安部序列,又称公安部九局,属于中共军队的编制。

中央警卫局局长这个职位都必须是中共最高当权者信得过的人。随着中共党魁的更替,中央警卫局长也跟随着变更。比如毛时期的汪东兴,一直担任中共警卫处(后来的中央警卫局)的负责人,后来成为参与拘捕四人帮的重要角色。邓小平复出并逐步掌权后,当时的副局长杨德中被邓小平扶正。19948月,江泽民任命亲信由喜贵担任中央警卫局局长。胡锦涛主政时,因为江干政,胡锦涛的第一个任期,由喜贵仍担任中央警卫局局长,专门保护江泽民,还升了上将。

已倒台的令计划曾担任中办常务副主任、主任长达10年,掌握中央警卫局多年,在其落马前后,中央警卫局被大清洗,中央警卫局局长曹清,副局长王庆双双调离,王庆随后传出被抓。担任多年习的贴身警卫的王少军升任局长。

近几年,一直有元老“逼宫”之说,事实上已不太可能,这些元老既怕没有警卫失去保护,又担心受到警卫的监视,能做的事不多。比如,前年就有知情者爆出,习近平对江泽民采取警卫“换防”及禁止私下聚会等措施,指江泽民如同被软禁。

从控制中央警卫局,到这次提“公安姓党(习)”,习亲信王小洪掌公安特勤局,无不透析出习近平防范党内有人造反的心计。

中共将被自己打倒?习最怕祸起萧墙 大搞“自杀自灭”

尽管国内民怨沸腾,但自认为掌握了强大国家暴力维稳机器的当权者是无视的,所以习四中全会前曝光的讲话才说“能打败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没有第二人”。但是这话一方面自负满满,一方面却又忧心忡忡,因为习最怕党内有人蠢蠢欲动,故此又说要“防止祸起萧墙”。

近几年,习近平不停地在各种场合,包括政治局会议上要求“忠诚”,是因为知道中共党内根本无法同心同德,官员多有二心。但忠诚是能要求的吗,表忠也只是口头上。

最新一个动向是,习的大秘丁薛祥日前刊文解读四中全会“决定”,罕见以单刀直入的方式直接“护主”,强调维护习核心地位,对象只是习而不是其他任何人。

显然,这表明习和他的亲信们心知,时刻想动手夺权的大有人在。故此,要“防止祸起萧墙”,习不但要保护自己,还要防范别人,这就是他在由亲信掌控中央警卫局之后,再进一步掌控公安特勤局的内在动因。

不但如此,四中全会前的习的前述讲话中,还有一些更彰显中共党内下一步权斗暴力的话,他引用了《红楼梦》“查抄大观园”一段里的话,“百足之虫,至死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

中共重庆市委副书记任学锋就在四中全会落幕当天离奇死亡,是否就是当局一次“自杀自灭”的行动呢?作为中共政权崩亡的前奏,在习近平握稳中央警卫局和公安特勤局之后,下一个要“自杀自灭”的高官,级别可能更高,这届中央会不会整个端掉?


来源:看中国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