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已不适宜人类居住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1-05

香港已不适宜人类居住

转发此新闻:
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原本的目的,就是香港人反抗中共那套人治的手法;五个月过去,虽然港共撤回了「送中」的《逃犯条例》,却在香港实行军政府式统治,警察系统变成有如纳粹党卫军,不断创下新暴行的纪录,当初港人「反送中」,如今香港却已「变中」,变成与中国大陆在中共治下那套,只有人治,没有法治。

==

最近这个星期的发展,是港警已完全无视私有产权,不断在没有搜查令之下,进入私人地方胡乱打人与无理拘捕当地住客;香港人在街头唱歌,会被警察恐吓以至拘捕;有香港律师驾驶跑车在街边播歌,被一堆防暴警察从车上强行拖下车,以莫须有的罪名拘捕;有市民在商场内唱歌、做人链,商场管理处没有反对,保安没有制止,警察却强行闯入,在私人商场内疯狂射胡椒喷雾与攻击市民;更不用说警察多次攻击记者,持胡椒喷雾专门射市民眼睛,因滥用催泪弹被西方各国制裁后,更以劣质中国制催泪弹多次向人群直接发射攻击,由直击记者头部,到烧伤记者与示威者,多名执行职务的记者不是被攻击,就是被胡乱拘捕,甚至连消防员都被打,在场记者拍下警察的疯狂行为,立即被胡椒喷雾直射攻击。

昔日「香港中产」的指标「太古城」,更出现中共指使的凶徒以刀袭击路人,几位住客被刀割至重伤,「太古城西」区议员赵家贤,更为保护其他住客制止凶徒时,被凶徒咬至左耳整只脱落;如今连在这个住满专业人士的社区,都无法保有最基本的人身安全自由,警察到场不但未有拘捕凶徒,持有公众大气电波牌照的「大台」无线新闻,更高度剪接新闻片段,不报亲共凶徒袭击路人的画面,却集中在事后市民制止凶徒咬耳,以至事后报复(最少没有割其耳)的画面。至于其他如被无线新闻漠视的新界区,如年轻人被无故攻击以至受创的事情,或根本没有被镜头所捕捉的伤害,更加无日无之。

很多人还以为香港仍有「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空间,真相就如112日港岛的集会,即使事前已获得警察所同意举行的「不反对通知书」,但真正到集会开始了9钟就被警察宣布取消同意决定,要求解散集会,要市民在半小时内离开,否则视为「非法集会」,而公共交通工具既已停驶,又遇到警察四面包抄,简单而言就是把合法扭曲为非法,再诱捕参加集会的和平市民。

香港如今已变成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无论是听命于港共的凶徒,或对其包庇的警察,都完全不会守任何规则,港人出街有如战场;中共的手法,就是派黑道黑社会,或亲共凶徒到示威现场袭击,而结局无论是凶徒施袭后逃去,或因此被示威人士反击,然后所谓「白道」的警察就会到场,放走凶徒再胡乱拘捕在场者,以至袭击在场的善良市民;即使市民身处私人地方,在私人的商场内,警员都会无视一切法律与指引,随便入侵私人处所;由于警察蒙面,又没有编号,更不会守法,因此事后亦无从追究。

香港人面对港共的疯狂,当然没有任何停下来的理由——对「送中」,如今香港却已「变中」,事实说明香港只有比「送中」变得更差。以往有人叫出「解散警队」的口号,或者仍有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要求;如今警队的疯狂,已说明即使这口号如何的不可能,都已变得合情合理——这样的一队警队,根本已经超出「正常人类」理应接受的范围以外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林忌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