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确定总理接班人 才是习近平的当务之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1-02

确定总理接班人 才是习近平的当务之急

转发此新闻:
2019年10月31日,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出席中共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会议。

2019年10月31日,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出席中共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会议

正如我们在本专栏上篇文章《高层人事频繁异动已成历史,习近平安了!》中所预测的那样,日前刚刚宣布“胜利闭幕”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又是一次空前乏味的意识形态宣讲大会,并未出现任何重大人事异象;另外一项,被外界一直强烈关注的中美贸易战相关议题,更没有在这种会议上讨论或者做出任何决策。至于洋洋洒洒的会议公报,中国内地的历史学者章立凡形容得最为形象:“好像什么都说了,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

但是,此前坚定相信,是次全会上发生政治局常委级人事异动的“报料”者和阴谋论者们,仍然不肯善罢罢休。比如网名“草祭”的评论内容:“党的公报如果没有对现任总书记进行大肆吹捧,基本就等于是一种批评。这显然说明,习在会中受到了问责和挑战。会前传言常委的变动并没出现,陈敏尔也没成为接班人,说明习企图进一步集权的努力失败”。

一篇为多家海外媒体竞相转载的四中全会闭幕后评论文章《习近平的接班人问题还能封锁多久》说:撇开官方的说辞,四中全会会否出现重大人事变化却在坊间热谈,在官方公布的日程表上,没有人事问题的讨论。但是为什么外界关于人事问题的议题最热,到底谁最关心中共的人事变化?是中共任何人事变化都只能承受的中国老百姓在关心?还是外间的媒体或者观察人士更为关注,或者是中共党内有人放风?

吴祚来先生认为,“许多人讨论中共继承人问题,并不是关心中共或习共,而是一种焦虑。因为中国是人治,下一任决定中国的黑暗度,或黑暗持续度。”习近平治下接班人的问题,总会在某种时机出现时引起关心,最主要的就是习近平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也废除中共隔代指定接班人的家规,给自己创造了终身制的可能。他制造的这种情形,与其说中国人民担心因为中共后继无人而不能长治久安,倒不如说中共自身更担心“千秋万代”的大业意外脆断。毛泽东一直当主席当到死;邓小平吸取了这个教训,废除了领导干部终身制;习近平搞复辟,虽然要定于一尊,但人总是要死的,一天没有接班人,中共内部不放心。

如上文章的作者显然是想说明,虽然四中全会开过之后外界才不得不相信“居然没有”发生重大高层人事变动,不过事先关于中共高层人事异动将会在这次全会上发生的“坊间热谈”,应该是出自中共内部有人“故意放风”。但事实正如我们在上篇文章中已经分析过的,追根朔源,所谓“陈敏尔和胡春华增补为常委,陈敏尔将被确认为接班人”的“相关传闻”,根本就是质疑此“传闻”的同一家媒体率先炒作出来的。自己先“爆料”一则所谓“北京内幕消息”,而后再发评论文章质疑一番,是外界媒体炒作中共“高层人事动向”和“中共党内斗争内幕”的惯常手法。

直到中共四中全会召开的当天,居然还有西方媒体继续为习近平安排接班人选。路透社的“习近平三个接班人选或亮相”,及引述其内容的中文媒体的报道文章说:虽然习近平目前没有明显接班人,但三名与习近平较亲近的官员较有机会:上海市委书记李强、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以及广东省委书记李希。

报道称,习近平2002年至2007年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时,李强与陈敏尔曾与其共事。李强当时是省委秘书长,陈敏尔则是省委宣传部长。期间,《浙江日报》头版推出特色栏目《之江新语》,习近平以笔名“哲欣”,评论官员执政为人的大小事,而陈敏尔一直被视为该栏目的幕后操刀人。

不过,报道也引述香港时评人刘锐绍指出,即使陈敏尔等人此次“入常”,也不代表他们就是未来的接班人,顶多就是李克强的接班人,是未来总理人选。习近平去年年初才取消国家主席任期的限制,他做那么多功夫,然后四中全会就亮出接班人?刘锐绍说:尽管有入常的人事安排,都不说明习近平在二十大后会淡出以及交权。

另有媒体着重在中国权力更迭关键之一年龄层面上指出,目前在包括天津、上海、重庆市三个直辖市的省、市委书记与省长在内,到2022年20大,其中有16人届时年满65岁,19人低于65岁,后者既可继续担任地方大员,也可能更上一层楼成为中央政治局常委。这当中,以59岁的陈敏尔与60岁的李强成为两强。

分析称,李强有浙江、江苏及上海这三个华东地区经济最发达地方的任职经历;重庆则因为两位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孙政才的接连落马,政治地位敏感。在此执政的陈敏尔,若能重建重庆政坛生态且做好扶贫工程,将给自己增加政治筹码。

另外,63岁的李希也是习近平的亲信人物,曾任上海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上海市委专职副书记,而后空降辽宁出任辽宁省长,并在一年后出任辽宁省委书记。19大上,李希当选为政治局委员,当月出任广东省委书记。

如上报道文章的作者其实没有任何所谓“消息来源”,唯一依据只是所谓的“年龄层面”。但若仅仅从“年龄层面”分析,1959年出生的李强也是最没有可能成为习近平潜在接班人的 - 即使习近平有意愿为自己指定接班人选。

正如本专栏上篇文章中已经分析的那样,在公然宣布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之后,习近平坐满两届即让位交权的可能性,已经等于零。在此前提下,习近平即使“高风亮节”,也肯定会至少坐满三个整届,到2027年的中共二十一大召开时才会让位交权。

在此前提下,三年后,也就是2022年秋季召开的中共二十大和二十届一中全会上,肯定还会出现一个“接班梯队”整体上位的情势。从政治局常委层面分析,无论是李强还是陈敏尔,届时都是新一届政治局常委的最强人选之一,进入二十届政治局常委会的可能性都会大于胡春华。

不过,1959年出生的李强到习近平任满三届的中共二十一大召开时,也就是2027年秋天,已经六十八岁。届时,年方七十有四习近平把自己总书记的班,交给只比自己年轻六岁的李强,虽说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但仅从逻辑角度判断,“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但凡他习近平还有更为年轻一些的政治亲信可供选择,未来的“皇储”可能已经轮不到李强来做了。

出于同理,比李强只年轻一岁的陈敏尔在确定了习近平至少会连任三届至2027年的前提下,未来在20大上进入政治局常委的可能性和李强一样,接近百分之百,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皇储”的可能性也值得商榷了。

相比于李强和陈敏尔,1956年出生的李希到习近平任满三届时已经七十有二。所以,无论是现在还是中共二十大上安排他为“皇储”的可能性为零。几乎可以断定,这位李希在三年之后的二十大上进入政治局常委会的可能性都接近于零。

两年前,笔者即已经在本专栏的《十九大党章已经“法定”了习近平的终身“核心”地位》一文中分析过,刚刚对外公布的“习氏党章”中,有一段十九大闭幕时对外公布的“十九大关于《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的决议”并未出现的内容:“必须实行正确的集中,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坚定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这句话因为早在十九大召开之前即已经被广为宣传,所以写进“习氏党章”后,并未引起外界关注。殊不知,这段表述如果只是持续做为一句宣传口号随时出现整个中共政权的日常政治生活中,那它的存在只不过是阶段性的,就如同江泽民执政时期,有“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齐心协力,开拓进取”之类的程序化口号;到了胡锦涛主政时期,就换成了“全党同志和全国各族人民要紧密团结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

正是因为当时的党,整个领导集体五年一换届、十年一换代,是邓小平政治遗产的最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都要贯彻执行,所以他们才不会要求把自己在位时的阶段性政治口号写进党章。道理很简单,如果胡锦涛要求把“全党同志和全国各族人民要紧密团结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写进十七大修改的党章中,那么在十八大修改党章时还要再删除。

所以说, “习思想”进党章已经不足为怪,“习核心”的表述进党章才是关键的关键。邓小平理论进党章的时候他本人已死,江、胡二人的思想或者观点进党章的时候意味着对他们两人政治生命的“盖棺论定”。 现如今,习近平要求把“坚定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这句话明白写入党章,很明显的用意是,籍此向全党、全国乃至全世界宣示,他习近平已经绝没有可能像他的前任江泽民和胡锦涛一样,接受十年换代的“陈规”制约。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和习近平的“特色思想”一样,都必须“长期坚持不断发展”!

基于此,中共十九大上才没有沿袭党内“惯例” - 象十七大一样,把一个总书记的备胎安排为分管党务的政治局常委,从年龄角度形成所谓的“接班梯队”,而是把刘云山退位腾出的位置,安排给了没有半天各级党政基层领导工作经历的王沪宁。

完全可以设想,待三年后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王沪宁应该会让出现在的位置。一届政治局常委对他来说,已经是“皇恩浩荡”了,再给他续任一届的选择,他也未必敢接。接下来的故事应该是,陈敏尔在二十大上接替王沪宁的政治局常委兼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的可能性最大。但正如现在的王沪宁并非“皇储”一样,中共二十大上产生的那位代习近平主持书记处日常工作,在政治局常委内分管党务的常委,是否就会是总书记备胎?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

众所周知,自江泽民时代开始确立的中共接班制度中的重要一环,就是成为总书记接班备胎的那一位,在自己接班的上一届,会成为分管意识形态并代总书记主持日常党务工作的常委。前有胡锦涛,后有习近平。

但是,“五年一届,十年一换”的党的最高领导人交接班制度被习近平破除之后,总书记“备胎”的“入常”会在哪一年,哪一届,就端看总书记本人的个人喜好了。假设习近平确实只计划坐满三届就“功德圆满”、“高风亮节”,那三年后召开的中共二十大和二十届一中全会上亮相出台的那位政治局常委兼中央书记处书记,就应该会是所谓的“皇储”了。

不过,既然已经是“皇”,仅仅三届十五年的任期应该不会满足他习近平的狂妄政治野心。在此前提下,三年后的陈敏尔虽然仍有非常大的可能接替现在由王沪宁安坐的席位,但仍然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接班人。

所以,直到中共二十大召开之前,关注习近平的总书记接班人选实在过于虚无,关注李克强的总理接班人选才切实际。明摆着的政治现实是,当年被认为是胡锦涛“隔代指定”的党政主要领导接班人选胡春华和孙政才两人,一个没能在十九届一中全会上“依惯例”升格政治局常委;一个被习近平赶在十九大召开之前,就关进了秦城监狱。十九大召开之后,在现任总理李克强已经完成第一届任期的前提下,把本应是接总理班的人- 那个政治局常委兼国务院总务副总理的位置,给了比李克强年长一岁的韩正。

如此一来,二十大上产生的七名或者九名政治局常委,必定会有一个是在次年三月接替国务院总理位置者。此人会是李强还是胡春华,或者其他哪位现任政治局委员的分析内容,留待下篇文章介绍 。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夜话中南海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