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快要跌入万丈深渊的香港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1-14

快要跌入万丈深渊的香港

转发此新闻:
写了二十二年〈苹论〉,笔杆从来没有像此刻如此沉重,几乎提不起来,写不下去。此刻,我们的年轻人在流血、我们的市民在流血、我们珍爱的城市在淌血。


林郑错判形势 街头沦战场

过去二十二年我城不是没有经历重大危机,九七九八金融风暴,零八零九年金融海啸直接冲击这个城市的金融经济,几乎令我们的联汇制度被摧毁。2003年的沙士疫潮更是直接威胁市民生命的噩梦,每天都有新增染病个案,每天都几乎有病人因此丧生。连医护人员也不能幸免,公众地方变成疫症陷阱。但即使在沙士疫潮期间,市民的无助感及绝望都不像今次那样浓烈。在沙士疫潮时,不管政府及市民对问题都有清醒认识,可以齐心协力分工合作解决问题,医护人员抢救病患,科研人员研究病毒,全民改善环境卫生,政府提供资源及其他配套。

今次「逆权运动」却完全不一样,林郑及她的政府完全错判问题,错判形势,错估民情,完全没有任何合作解决危机的意愿,心里想的只是镇压、镇压再镇压。结果令冲突不断升温,局势不断恶化,到近几天更令社会运作瘫痪,濒临失控。

林郑从一开始就错判「逆权运动」已是定论,到五个月后依然没丝毫改变。「逆权运动」由始至终都是个政治问题,必须透过对话沟通解决而不是诉诸武力。这样的道理我们说过很多遍,学者说过很多遍,国际社会的友人也说过很多遍。但林郑从没有听入耳,特别是对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全面检讨「逆权运动」及警暴更是嗤之以鼻,反而不断偏袒警队,令对话从未能展开,更不要说找寻共识与出路。

于是,警察越宠越嚣张,滥暴滥捕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单是过去两天强闯中大校园对付学生就用上了过千发催泪弹、橡胶弹、布袋弹,造成过百学生、年轻人受伤,有些伤势甚重。在如斯警暴下,年轻人及市民的反抗怎会不同样升级!

错判形势、民情更是严重。任何人都看得到,自从科大周同学离奇死亡、西湾河青年学生被枪击身受重伤后,年轻人的愤怒、社会的躁动已到沸点,出现激烈抗争已不是会不会的问题而是何时何地的问题,正常的社会生活及秩序包括交通系统已是难以维持。谁知林郑硬要打肿面子充胖子,坚持特区政府有力控制一切,可以维持日常生活及秩序;她还形同挑机般强调政府不会因抗争者的行动而主动取消日常活动如上课,以免堕入陷阱。这样的发言等同火上加油,让抗争行动更激烈,全港各区大小街道终于出现大规模破坏,说是「战场」也不为过。

拒停课护学生 民意无翻盘

偏偏面对这样严苛的现实,政府仍不肯为保障学生、家长安全而宣布停课,不但受损的公共运输系统难以负荷,更把学童置于危险处境。就连发生在眼前的街头战场乱况也不正视,林郑及她的政府可真是被权力的傲慢蒙蔽双眼,甚么也看不见。

错估民情更是明显不过。林郑一直希望在民意战上翻盘,一直预计当抗争升温影响日常生活后会有越来越多市民脱离运动,跟抗争者割席或至少不再积极支持他们。的确,随着街头升级,抗争者在行动中无疑有过火及危险的行为,如从天桥向路上的汽车投掷杂物及向行驶的火车掷汽油弹等;这些都会对驾车者及市民的生命造成巨大危险,实在不该出现,希望抗争者好好反省及停止类似行为。

但暴力升温的恶性循环本由林郑及警察引起,对抗升级同样由此而来。若果警队收敛他们的暴戾及敌意,情况相信不会恶化。可惜,林郑不明白这道理,反而严词批评抗争者是社会敌人,是与民为敌。但实际上,林郑才是市民的公敌,才是一手把香港推向比沙士疫潮更可怕境地的罪魁祸首。若果不换人不换脑袋,不把暴力对抗降温,香港要重回正常生活将是不可能的事。想到这里,怎不觉得笔杆千斤重。

来源:苹果日报 / 卢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