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大间谍栽在小间谍手里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1-29

大间谍栽在小间谍手里

转发此新闻:
化名为“王立强”而自称共谍的年轻人向澳洲投诚,爆出许多共谍渗透的资讯,与台湾更是直接有关。台湾自然格外关注。中国说是经济诈骗犯;然而只判一年多徒刑的小诈骗犯,值得为此,犯巨大政治风险冒充国际间谍吗?当时我初步判定是真实的,是基于三个原因:

   


第一,他爆出许多资讯,虽然初期不是那样具体。作为27岁的年轻人,如果不是政治专业,就不会了解那样多的政治情事,靠临时上网恶补是补不来的,很容易穿帮。
  
    第二,他熟悉老板向心与叶剑英家族的关系。说向心原先是邹家华的秘书,而邹家华是叶剑英的女婿。现在年轻人根本不会知道邹家华是何许人,更不会知道他与叶家的关系。
  
    第三,王立强是学绘画的,在加入向心的中国创新投资公司后,教向心的妻子龚青学画。王不是以绘画教学谋生,所以不会有自己的教学画室而是上门教学,从
    而与向家建立特殊关系。这一条很重要。
  
    中国创新投资执行董事兼主席向心的照片少得可怜,堪称低调到极致。
    北京著名的国企中国国际信托公司,四十年前打入香港时,董事长是当时大家不知道他的秘密党员身份的荣毅仁,不久担任副董事长兼党委书记的熊向晖是当年潜伏在胡宗南身边做机要秘书的著名共谍,后来做过中共的统战部与中调部副部长,这种企业既做生意,又做间谍。向心的企业也应该如此才容易掩护。王立强加入后应是得到向心的赏识才涉入许多间谍工作。
  
    川普上台时,秀出他外孙女的中文,有报导是一位中国老师到他家教中文。这个老师即使不是共谍,中共国安部门也要找上这个人,就是没有进入编制,也要经常报告川普家族的一举一动。现在王立强的情况正是如此,但他不是外国敌对势力派进去的,而是良心发现跑出来的。也正是这个关系而得到与一般间谍更多的间谍资讯。例如向心家族的背景,与叶家的关系,以及工作范围竟然扩及台港与澳洲的不寻常情况。
  
    一般做间谍的都有许多基本规则必须遵守,例如私人感情、个人嗜好都要服从工作需要。看来王立强因为教龚青绘画与向家建立私人感情而被重用,许多不应该由他去做的事情也让他便宜行事,那就违反了间谍的“区块链”守则。而王立强酝酿投诚而离开企业多日,向心不但毫无警觉,还敢到台湾来,结果落入台湾调查局之手,显然也缺乏一般间谍的警觉性。
  
    做间谍其实是非常危险的工作,被对方破获会判重刑。在香港做共谍最安全。例如在港英时期做到警队华人最高职位的曾昭科,港英不敢判刑,只是遣送他回中国,以后还做大学教授并且升官。所以那样多官二代、大富豪纷纷到香港充当共谍享受特权,甚至拿来炫耀。台湾情况也不遑多让,做共谍本小利大,即使没有得到恐龙法官或红色法官的赦免,也只是轻判,甚至可以用罚款来代替。因此吸引一些人加入,一些共谍也争先恐后来台湾活动。
  
    马英九时代中国一个小官在便利店偷东西,警察赶忙护送他出境,唯恐法办影响两岸关系;如今台湾调查局敢于扣押来头不小的向心,可谓改头换面。向心的事情在澳洲酝酿一些时候才曝光,应该是五眼联盟向台湾提供重要资讯,台湾也派了相关人员去接触,否则不可能媒体11月23日报导,24日就敢将向心与龚青限制出境,并由地检署侦讯。
  
    目前中国的间谍工作缺乏基本守则的训练,也因为西方国家几十年的姑息政策让他们以为间谍只要撒钱就所向无敌,因而麻痹大意。台湾前国安局副局长翁衍庆去年写了本《中共情报组织与间谍活动》很有成就,但是这次也因为这特殊情况而误判。
  
    这次中国谍报工作出了这样大的纰漏,反应非常笨拙,一再宣传王是小骗子,可是为何不敢为向心申冤?倒是大间谍栽在小间谍手里才是真的。


来源:新头壳林保华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