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为什么潘石屹要跑?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1-03

为什么潘石屹要跑?

转发此新闻:
中共四中全会刚刚闭幕,房地产商SOHO中国传出将核心资产‘八大金刚’全部出售给外资公司。如果交易达成,SOHO的掌门人潘石屹在中国境内的资产将近乎清仓。2017年,潘石屹曾表示SOHO中国有永远不能销售的两个项目,一个是外滩SOHO,它位置太重要了,另一个是望京SOHO不能销售,它太漂亮了。但时隔两年,潘石屹就改变想法,有意清仓,将“八大金刚”全部抛出。
 
中国房地产大佬潘石屹传清仓大甩卖引发舆论震荡

   潘石屹出售SOHO让人感到不祥,许多人突然有了泰坦尼克号船上的乘客那样的感觉。网友“财经太极猫“写到:“潘石屹绝对是个聪明人。这个时候形势已经非常明朗,哪怕是腰斩哪怕是降价80%都得卖!未来的危机早就已经注定,谁能先跑一秒钟就多一分活下来的希望!”
“陈彼得咖啡屋”说:“上个世纪90年代,潘石屹从海南房地产泡沫中成功逃顶,回到北京创立SOHO,20多年过去了, 潘石屹又在砸锅卖铁,一副胜利大逃亡的样子。前有李嘉诚,后有潘石屹都是曾经的逃顶大师。大师都走了,中国史诗般的房地产上涨行情可能真的结束了。千万不要在山顶站岗,投资的房子想卖不好卖,不行就87,一定要走。”

   说起潘石屹,大家应该不陌生。潘石屹,19631114日出生于甘肃天水。1987年开始在深圳和海南开创房地产生涯。1995年,潘石屹与妻子张欣共同创立了SOHO中国有限公司。20147月和10月,SOHO中国基金会曾向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捐款3000万美元。潘石屹在房地产行业中无疑最具备创新能力,所开发项目均成为新北京城市建设中的里程碑建筑。

  潘石屹的清仓撤退让人想起了香港首富李嘉诚。自2013年到2018年间,李嘉诚就清空了大陆资产,中共官媒曾高喊“不要让李嘉诚跑了”。香港商界曾有个说法,指李嘉诚办的事,通常超前一年到两年,比如香港楼市要崩盘,李嘉诚的长和系大举卖楼通常在半年至一年半前。2019年中国商界大佬马云退休、马化腾、柳传志、李彦宏等都纷纷退居幕后。自7月份以来,A股上市公司有49家董事长辞职。而微信朋友圈疯传的一张上市公司董事长离职图显示,今年以来中国已有376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公告离职,也就是说平均一天至少有一位上市公司董事长离职。以中国A股目前上市公司共3,551家计算,大约每9家上市公司就有一位董事长离职。
 
   有网友说,这些在如日中天时选择卸任的老板们,他们到底都嗅到了什么呢?在这个时间点上,我不好说他们具体都嗅到了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肯定都嗅到了某种压力。如果你不舍得割舍掉一些肉,那么最终很有可能你连肉都没得吃。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舍”就是“得”。下面,我谈谈自己对于潘石屹、张欣夫妇撤资的看法:
 
   第一,中国经济危机近在咫尺
 
   2012年以来,中国经济风险一直在集聚。对此,中共高层是清楚的,他们一直在全力防范黑天鹅和灰犀牛。我们仅从中国的GDP同比增长、工业企业利润和超发货币三个方面来看中国经济形势。
 
   GDP增长而言,1018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今年第三季GDP同比增长6%,这个数据创下了自1992年中国有GDP季度记录以来的最低纪录,也低于预期的6.1%。但尽管如此,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还是认为GDP数据被严重高估。
 
   目前几乎所有知名外资服装品牌和运动品牌包括阿迪达斯、耐克和优衣库均已关停国内的直属工厂,代工企业都在纷纷撤离中国。而消费领域,几乎所有的外资零售企业都在逐步离开中国。更为可怕的是,电子信息制造业龙头外企三星和富士康也在加速撤离中国。虽然外资企业占全国企业不足3%,但创造了一半的对外贸易、30%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30%的税收收入。在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四大城市中,广州的外企占据全市工业总产值规模的62%以上;在上海,外资贡献了2/3的工业总产值;而外资对深圳的经济贡献高达70%
 
   我们再看工业企业利润。国家统计局最新的数据显示:201918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下降1.7%8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下降2.0%。经济发达地区的工业企业利润出现两位数下降:北京下降14.4%、河北下降11.2%,山东下降13%。中国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的上海则下降19.6%。江苏、广东也有不同程度的下降。1014日,海关总署数据显示,以美元计价9月中国出口同比下降3.2%,进口同比下降8.5%
 
   就货币超发而言,在1990年的时候,人民币广义货币供应量,也就是我们常说的M2发行量是1.53万亿,截止到20183月,中国的货币M2发行量达到173.99万亿元,这意味着28年的时间,人民币的发行量增加了100多倍!而中国的GDP和国民人均收入却远远没有达到这个惊人的增长水平。如果按汇率来折算,人民币广义货币供应量(M2)是27.67万亿美元,这个数字已相当于“美元+欧元”M2总量。到20199月,中国的货币M2发行量已经超过195.23万亿。
 
   以上三组经济数据表明,中国不再是外资投资的热土,中国实体经济衰落,通货膨胀严重,经济风险巨大。为什么中国经济形势如此严峻呢?向松祚教授认为,企业家信心不足是经济加速下行的关键原因。如何让民营企业家安心,顺心,放心,愿意长期投资,不想移民,不想转移资产?这个必须从法治制度上真正妥善保障私有产权,保障民营企业家各项权利才能实现。另外一项重大改革就是国有企业,这个大家都知道。今天国有企业有真正的改革吗?除了一再强调加强党的领导之外,还有哪些真正能够激发企业家活力的改革? 另外,中美贸易战也使中国经济雪上加霜。
 
   第二,国内外政治氛围让民营企业家惶恐不安
 
   中共四中全会刚刚闭幕,官方所公布的公报让人感到失望,国内政治倒退已无法避免。四中全会到底讲了什么,有学者认为最大的重点是“一党专政”。邓聿文先生指出:中共以国家治理现代化为名,要把建政以来尤其是习近平上台以来7年形成的一整套制度体系发展完善成一个成熟的制度模式,“即中国特色的国家治理和发展模式,并向世界推广,在这一过程中,中国的这套现代化的国家治理模式将同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治理模式形成激烈竞争”。他认为,所谓中国特色的国家治理现代化,可概括为党在国上,党大于国,党国一体,党即是国。体现在党内关系上,就是全党服从中央,中央服从习近平。
 
   面对中美关系恶化、香港抗争运动风起云涌和国内经济凋敝等严峻形势,我们没有看到中共在四中全会上制定有效的应对措施,相反看到了党内政策路线的分歧和激烈的博弈。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中国似乎难以摆脱兴衰的周期律。习近平不久前大谈斗争,与他的恩师毛泽东“与人斗其乐无穷”遥相呼应。在他数周前的一篇讲话中,斗争一词竟出现几十次。极权主义不可能摆脱折腾的宿命。左春和先生指出,极权政治的生命只能靠折腾来输送血液,这无关其政治品质和现实意志,即在于它的生长结构和终极目的。也就是说,肉食动物的内在生理结构是无法改变的,如果改变其饮食结构也就结束了它的生命。从极权政治的逻辑来看,它的全面扩张以及永不停息的折腾不仅符合它的生存法则,还符合它的道义合理性,急进的革命及其运动方式是它的政治常态。
 
   但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已经看明白了当今中共的棋局。美国副总统彭斯与国务卿蓬佩奥曾前后发表对华演说,对“中国之治”的核心内容有了清晰的认识,那就是敌视普世价值,挑战美国,向世界推广党国治理模式。蓬佩奥1030日在纽约哈德逊研究所演讲时表示,美国政府终于认识到,中共在多大程度上敌视美国及美国价值观:“我们成全了中国的兴起,期待他们会变得更加自由。作为回应,中国共产党利用了我们的善意。现在,特朗普总统正面对着中国共产党对美国和我们的价值观抱有敌意的现实,我们同中国接触要基于其现状,而不是我们所希望的状况。”蓬佩奥明确表示,中共除了侵害美国的利益之外,也在国际上与西方自由价值进行对抗,而美国被迫要与中国分庭抗礼。
 
   为什么潘石屹要跑?答案并不复杂,因为形势比人强,不得不跑。一是中国政治经济危机难以避免,二是中国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对抗难以避免。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只是当曾创造了中国奇迹,最具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家都纷纷逃之夭夭避祸时,“中国之治”就变成了“中国之乱”。


来源:博讯 / 张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