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是否进入“准内战”状态?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1-25

香港是否进入“准内战”状态?

转发此新闻:
香港勇武派虽然暂时休兵,令周日区议会选举和平有序进行,但理工大学内仍有多名示威者被香港警方以武力围困,中大、理大接连两场”战役”,烽烟四起,枪声不断,街头纵火,黑烟弥漫。许多人形容今日香港有如真实的战场。香港是否已经进入所谓的”准内战”状态? 香港风云邀请发表”香港内战系列”文章的浸会大学宗教及哲学系教授罗秉祥与香港时事评论员潘东凯、陶杰深入分析。

罗秉祥:我在文章中提出三点:1,为什么是一个战争的状态;2,只是一个半战争而不是全面战争;3,这种分析对我们了解香港发生的事情提供一个角度以帮助理解发生的事情。首先关于战争的定义,我们会想到两个打起来就是战争,但是回到战争最准确的定义,战争只是争执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延续下去,核心是一个政治的问题。另外,战争是以武力来强制反对者屈服于我们的意志,是以利驱人的一种方式,从这些方式来看,现在香港发生的事情有很多是有战争的状态,第一种是武装的冲突,这两个月以来武力的冲突越来越大, 所用的武力越来越强,示威者用的武力也是越来越多,另外一方面,范围越来越广,开始在街头,后来蔓延到警察局旁边,后来蔓延到民居蔓延到商场,蔓延到地铁站里面,到中环金融中心区,最后蔓延到大学区,蔓延的广度变得非常大。第二,这种武装冲突是因为政治的原因,刚开始是修订逃犯条例,到现在大家最关心的眼前警察暴力的问题,长远的说是一国两制的问题,香港高度自治区多高的问题,背后牵扯两个不同争执的群体,如同所有其他战争一样,一方是大部分的香港市民,对方表面上是香港政府,但是归根究底是中国共产党,两个政治群体之争,争的是如何才叫一国两制,怎么样才叫高度自治,这是一种战争的状态。但是我说这只是半战争而不是全面战争。第一,因为它是武装冲突,警察方面有高度的武装,可是示威者什么都没有,只能用很原始的东西,砖头啊,等等,示威者根本不可能拥有武器,他如果拥有武器马上就会犯法,警察就会抓他,双方根本就不可能进行一个对等的武装的冲突。第二双方都非常小心翼翼的,不敢在众目睽睽地下杀死对方的人,第三,示威者比较被动,他很少去主动攻击警察。警察驱赶他们才发生冲突,第四,示威通常指发生在周末的时候,平常生活上班下班,这也解释为什么是半战争的状态。由这种框架如何来帮助我们去思考这个问题,最主要是可以解释警察的暴力,很多人投诉警察用了过多的暴力,而很多人解释说警察只是为了驱捕犯法,可是从612号开始警察用大量的暴力,比如殴打示威者,抓到警署里面虐待他们。大家都觉得警察失控了,但是警察不可能五个月以来都是失控状态,一定是有一种非常精细的行动目标,这个行动目标类似于打仗,打仗上战场就是要袭击对方,伤害对方,减少对方还击的能力,所以警察对香港示威者的做法完全是抱着一种打仗的心态,而不是警察的心态,到最后他们流行的口号,他们把示威者形容为蟑螂,出去“打蟑螂”即为“打仗”,这个不是执法,这就理解了为什么警察五个月以来为什么用那么大的武力来对付示威者,他们最终的目的就是打仗,而不是执法而已。当然上面给他的命令可能就可以解释,示威者不乖乖听政府的话,不乖乖听政府的话的人就危害国家安全,危害国家安全就变成国家的敌人,国家的敌人自然要去打,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就比较容易解释警察为什么用这种方法对付示威者。
如何看香港现在已经进入“准内战”或者“半战争”的状态。香港警察已经不是在执法,而是在打仗?
陶杰:当然这六个月以来警方的暴力,正如罗教授所说,是跟示威者的反抗不成比例的,到目前为止已经超过200人在这六个月内自杀了,比起去年同期这个数字略有增加,警方可以说这个案子无可疑之处,但是这200人的自杀中年轻人的比例肯定比同期要高很多,而且有一些疑似的自杀案件包括我本人去现场看是不可能是自杀或者意外的,所以这种案件和事件累计的越来越多,累计的越来越多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越往后就越困难,因为不可能每一件都查的出来,而且会涉及非常巨大的人力物力,如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如果在六月底或者七月中都还来得及,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当然成立还是比不成立好,只能够叫抓大放小,小的事情就算了,就把几件大的事情查的水落石出,然后弄个调查报告,大概至少要两年,但是这个对安定香港当前的暴力是会有帮助的。然后英国传媒放出消息说三月份林郑月娥会下台,或中共中央会允许她下台,三月份会有两会和中共的政协会议,就看看那个时候会有什么转机,但是圣诞节,农历新年,这两个节日的消费经济可以说是基本上泡汤了,因为再这样下去,那些店铺,餐厅,饭店一家接一家的关门,酒店的入住率长期偏低,国际的观感对香港不好,因为林郑月娥自己在612号抢先出来把香港定性为一个暴动的城市,如何让外国人过来光顾。所以解铃还须系铃人。
潘东凯:所以要面对现实,外国没有插手香港的运动,这是很清楚的事实,但是为什么他们对香港的发展表达很多的忧虑和悲观呢,是因为香港政府处理这个危机的态度(能力太低)。香港是一个国际城市,外国的游客,投资者或者是平常的文化来往,都有很多合理的担忧,刚才罗教授讲的战争状态,我不同意这个分析。因为我的分析是,政治运动本身是没有打仗的心态,但是警队变成一个军事化的武装部队,从他们的角度就变成好像打仗一样,是单方面打仗,单方面打仗是很恐怖,现在的镇压已经出现了人道的危机。我们香港尊重法制,法制的意思就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警察犯法都要严肃的对待,没有人可以说在法律之上。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从6月以来示威者被抓住的有5000多人,接近6000人,但是警察好像一个纪律处分的都没有,但是我们用平常心很客观的讲,这么大的冲突维持了半年,那警察就没有犯法?我们看到很多外国的媒体的影片,没有办法抵赖,警察暴力是不受控制的,因为好像是警察,有一个错觉就是警察是不会承担后果的,不需要收到法律的制裁,这是非常严重的损害香港的法治。
罗秉祥:示威者和警察比较武装实力是悬殊的很严重的,战争是政府发起的,可是示威者并不是说他们没有采取任何东西回击,假如不清楚的话,从中文大学和理工大学的案例,大家形容这两次事件都是战役,中文大学二号桥战役,理工大学校门外的战役。中文大学二号桥的战役持续了12个小时,警方发起了超过1000发催泪瓦斯,集中的打击对方,而对方也有还击。理工大学更清楚,政府还用了装甲车,示威者拼命扔燃烧弹。这两个战役很清楚的表明警察用很大的武力攻击示威者,示威者拼命在防守,防守时还击对方,这已经构成战争里面防卫的还击,双方的武力是悬殊的不得了,以至于看不到像一般战争的样子。这次记者拍到的中文大学二号桥还有理工大学的照片,看起来就是战争的场面,都是烽烟四起的。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