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京官狂攻港司法向習表忠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1-22

京官狂攻港司法向習表忠

转发此新闻:
区区一条禁蒙面法被香港高等法院裁定违反《基本法》后,竟令北京当局大动干戈,各部门纷纷跳出来指摘香港法院,甚至摆出不惜再度释法的姿态。如此过度反应,其实是官僚的自保手段,不一定就是北京准备走向极端的前奏。



对禁蒙面法被裁定违宪,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臧铁伟说:「香港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任何其他机关都无权作出。」港澳办发言人杨光亦称判决「公然挑战人大常委会的权威和法律赋予行政长官的管治权力」。这些指控和用字好像都很严厉,跟禁蒙面法的重要性完全不成比例,至少它绝非止暴制乱良方,甚至反过来为香港局势添烦添乱。为甚么北京明知法例用处不大,废之也不可惜,仍要表现得如此激烈呢?

表面上,这是香港高院僭越了中央职权,逾越了北京治港底线,甚或挑战了全国人大权威,因而触怒中共,但实际上这些都不重要,根本原因是裁决令习近平脸上无光。上星期,习访问巴西时就香港问题公开发言,表明「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特区「最紧迫」的任务,中央「将继续坚定支持行政长官带领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依法施政,坚定支持香港警方严正执法,坚定支持香港司法机构依法惩治暴力犯罪分子」。如今,香港法院的裁决是明摆着跟习的命令对着干。

视美人权法案为争夺港控制权

在中国,习的讲话、指示就是法律,就是行动的最高原则,全国官员必须令行禁止,否则就是渎职失职。这是近年习全面从严治党的结果,领导干部必须绝对忠诚,要自觉捍卫习的权威。而香港高院的裁决公然违背习的三权合作去止暴制乱的命令,北京官僚又岂敢怠慢,于是第一时间扑出来谴责香港法院,并且把调子都提得要多高有多高,之后再由习作「圣裁」。这样才是政治过关。相反,若果态度及语气温和,既不能显示捍卫习近平权威的决心,更可能触怒习而受罚。毕竟现在处理香港问题是宁左勿右,态度过硬只是犯方法错误,表现软弱却可能犯路线问题,政治后果是截然不同的。

事实上,在处理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北京各部门的反应也是异常激烈。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港澳办发言人杨光即时现身,指摘美国参议院粗暴干涉香港事务及中国内政,暴露其遏制中国发展的「丑恶用心」。副外长马朝旭更召见美国驻华临时代办柯有为提出交涉和抗议。这些指定动作都是做给习近平看,同样都是调子很高,但内容很虚。

当然,涉港部门对今次香港高院判决反应激烈,也是揣摸习心意的结果。习近平在中共四中全会报告已表明,要「健全中央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对特别行政区行使全面管治权的制度」、完善「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的解释制度」、建立「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换言之,香港司法已被视为中央全面行使管治权的障碍,人大法工委才昧于事实,夹硬剥夺香港法院裁决违宪与否的权力。不过,北京真会为此释法吗?

习近平急于收紧对香港控制,堵塞香港司法不受北京操控的「漏洞」,无非就是因为香港已成中美冷战的战场。在北京看来,美国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绝非支持香港民主自由,也不全是中美贸易谈判的一着棋,而是争夺香港控制权的重要一役。一旦成为美国法律,无论北京愿意与否,香港政经都必然受到美国牵制,北京在处理香港问题也受到掣肘,甚至会失去部分对香港控制力。北京要先下手为强,在美国全面插手香港事务前作出补救,而司法正是北京眼中的溃堤蚁穴。

一旦北京就此释法,香港司法独立就形同宣告死亡,更说明北京决心「揽炒」,紧接着的就是更疯狂武力及司法镇压,这样止暴制乱可期,美国也无从「干预」,到时必可真正收回香港。只不过,那时的香港再没司法独立,跟一具尸体有何分别?

来源:苹果日报 / 潘小涛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