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之治」,习近平的新冷战宣言?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1-07

「中国之治」,习近平的新冷战宣言?

转发此新闻:
中共四中全会在海外媒体的广泛猜测中落下帷幕,大会推出《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这个标题冗长、充满大话和空话的《决定》看起来乏善可陈,其间却隐藏著习近平的真实底牌——「中国之治」。


以笔者之见,这个「中国之治」似乎是习近平的新冷战宣言。这里,我将讨论三个问题:为何中共提出「中国之治」?为甚么这是新冷战宣言?它都包含了甚么内容?

关于第一个问题,根据习近平和中国官媒的说法,「中国之治」应运而生。习近平于周二(5日)在新华网刊文,说明起草《决定》的过程。他说,中共之所以提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问题,主要有三个方面的考虑:一是为了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二是为了把改革开放推向前进,三是为了应对风险挑战。习在文中紧跟著引用了一句古人言:「天下之势不盛则衰,天下之治不进则退」。习口中的「天下之治」就是「中国之治」,既治中国,又治天下,其意思是,中国要强大,只能搞「中国之治」。习近平过去的讲话,多次提到中国智慧、中国经验、中国理念和中国方案,这就是「中国之治」。

关于第二个问题,为甚么这是新冷战宣言?「不盛则衰」和「不进则退」显示「中国之治」要与西方分道扬镳。实际上,这也是中共公开向西方表明态度,中国搞国家治理现代化,绝不是搞西方化、资本主义化。中共网信办上周三(1030日)刊文引述了习近平2014年在省部级领导干部学习会上讲话,称「我们思想上必须十分明确,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绝不是西方化、资本主义化!」环球网周二刊发「为何中国国家治理现代化绝不是西方化资本主义化?」该文指出,中国不能走西方的路,否则就处于「附属、仆从和被剥削地位」;中国不仅不是西方化,更是对西方治理实践与理论实施超越。用求是网的话,「盛」与「衰」,进」与「退」可以诠释为「中国之治」和「西方之乱」。「中国之治」代表了新中国成立70年来取得的成就,和「西方之乱」形成鲜明对照,充分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生命力和强大优越性。

关于第三个问题,新冷战宣言包含了甚么内容?换言之,「中国之治」在哪些方面挑战了西方制度呢?根据中国官媒和一些御用学者关于「中国之治」的文章,「中国之治」在以下几个方面和西方分庭抗礼:1)在政治制度安排方面,中国的政治制度更优越,因为中国的政治力量代表人民整体利益,而西方国家只有公开的「部分利益党」;2)在经济制度方面,西方维护资本利益,主张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反对国家和政府任何形式的管制和干预。而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本质上是「看不见的手」与「看得见的手」有机结合、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新模式;3)在社会治理模式方面。西方强调个人权利优先,倡导消极国家观,而中国建立了国家与社会的良性互动,形成以党政主导、社会协同、公众参与为主要特征的社会治理模式;和4)在意识形态方面,中西方文明冲突日渐明显,中国在意识形态方面已经做好了战役准备。

总之,中共公开申明,中国拥抱经济全球化,反对政治全球化,更反对「西方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安排优于西方的制度安排,党的领导是中国独有的制度优势;西方之乱已经成为世界不安全不稳定的一个主要根源,西方模式正面临严峻挑战。「中国之治」正迅速走向世界,为解决全球治理难题提供一个又一个中国方案。最后官媒们说,让我们的制度在全球竞争中展现优势!

实际上,「中国之治」的说法早在两年前就有铺天盖地的文章。这次借四中全会,习近平终于派上了用场。只是,向西方挑战,习近平哪来那么大的底气呢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未普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