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下届国务院总理会是李强还是胡春华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1-05

下届国务院总理会是李强还是胡春华

转发此新闻:
中共十九届四中数日前“胜利闭幕”之后 ,一篇充满遗憾口气的分析文章以《四中全会结束 中共接班人缘何无下文?》为题,坚称该全会召开之前,陈敏尔会成为习近平的接班人的消息并不是没根据的传闻。之所以没有落实,一方面有可能是中共党内反习实力作梗,两方不能达成一致就只好放弃。

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李强

文中也以专家之口评论说:陈敏尔缺乏强有力背景,加上升官太快缺乏人脉与基础,随时可能在党内斗争中被斗下来,习近平也可能一并被连累。

但事实却是没有“上文”,何谈“下文”?因为无论是陈敏尔还是胡春华,或者其他哪位现任政治局委员被动议,在本次四中例会或者明年还要召开的五中全会,后年还要召开的六中全会,简言之,在2022年秋季召开中共二十大之前的19届某中全会上,被中途增补为政治局常委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换句话说,最早在2022年秋季召开的中共二十届一中全会召开之前,习近平在党内动议安排自己的接班人进常委的可能性等于零。正如我们在本专栏上篇文章《确定总理接班人   才是习近平的当务之急》中已经分析过的那样,“五年一届,十年一换”的党的最高领导人的交接班制度被习近平破除之后,总书记“备胎”的“入常”会在哪一年,哪一届,就端看总书记本人的个人喜好了。

假设习近平确实只计划坐满三届就“功德圆满”,“高风亮节”,那三年后召开的中共二十大和二十届一中全会上,亮相出台的那位政治局常委兼中央书记处书记就应该会是所谓“皇储”了。但是,既然已经是“皇”,那样仅仅三届十五年的任期应该不会满足他习近平的狂妄政治野心。在此前提下,三年后的陈敏尔虽然仍有非常大的可能接替现在由王沪宁安坐的席位,但仍然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接班人。

在把“习近平统治术”拔高为“习思想”的基础上,再进一步拔高为比中国封建帝王统治史上的“贞观之治”还要伟大千百倍“中国之治”,确实是本次四中全会的唯一议题。四中全会召开之后 ,网络媒体上出现了习近平“能否再干(统治)三十年”的分析和讨论,因为截止目前,习近平给共产中国的自身前途,以及它正在和即将对世界发生的影响都是截止在所谓的“建国一百周年”,即2049年。如果仅从他习近平那张狂的个性和不可一世野心分析,他对共产政权的稳固,及他本人的健康状况都如此乐观的可能性不是没有。届时的习近平年方90有6,在中文的语意环境里,绝对是个吉利数字。

四中全会召开后,外界媒体引述 吴祚来先生的评论说:毛泽东一直当主席当到死;邓小平吸取了这个教训,废除了领导干部终身制;习近平搞复辟,虽然要定于一尊,但人总是要死的,一天没有接班人,中共内部不放心。

应该相信,他习近平无论是多么的狂妄也还不至于象中国古代封建帝王一样,到了迷信人可以长生不老的地步。但中南海的御医们肯定也都是投其所好,令他无比相信“生老病死”对他习皇来说,还是一个很遥远的话题。

浏览内地网媒时无意中读到一则网评,内容是:“对政治不甚了解,但是万岁爷圣体还健康着呢,估计还可以扛200斤走10里路不换肩都没问题,所以不急于立皇畜。”
当今习近平当然不需要每天抗着200斤担子围着中南海跑圈儿了,但他几年前和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自夸,靠每天游5000米保持身体强健,足以说明他对自己的健康和长寿是多么的自信。

笔者去年二月曾在本专栏发表《用其他所有领导人的换届退休制度保证习皇帝个人终身制不被挑战》一文。文中提醒读者和听众说:中共政权出人意料地赶在十三届全国人大还未召开的时候,即把习近平要求的修宪内容以“党中央建议”的形式昭告天下,其中最令人震惊的内容,当然是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迫不及待。瞬时间,伴随着外部世界的一片挞伐之声,中共自己的宣传机器开足马力齐唱颂歌自然不足为奇,令人恐怖的是中共《人民日报》居然能够把取消国家主席任期,美化为“完善国家主席任期任职制度”。

2018年2月26日 ,《人民日报》头版刊登的《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有力宪法保障》一文,据传是王沪宁亲自捉刀。该文中说:“包括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完善国家主席任期任职制度、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涉及修改宪法的有关内容等,载入国家根本法,是非常必要、非常及时的。”

事后,关于习近平“借修宪否定邓小平,恢复了毛泽东时代事实上存在的领导干部终身制”的大批判文章铺天盖地。但严格地说,毛泽东时代事实上存在的领导干部终身制是自上而下,普及和惠及到层层级级的。包括毛泽东和周恩来以及朱德,还有以他们之下所有没有活到邓小平时代的各级领导干部,因为健康原因离开原领导岗位的倒是能够找出个把,但几乎没有是因为“年事已高”离开领导岗位的。

而现今的习近平,修改宪法的核心目的只是为了将习近平思想“法定”为国家指导思想,恢复文革宪法的做法 - 将中共领导地位重新写进宪法正文,以及为习近平个人享受终身制待遇扫清法律障碍。新的“习氏宪法”不但没有把全国人大常委会及国务院正副职,还有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正副职领导人的最多连任两届的规定取消,而且就增设国家监察委的相关内容里,也相应规定了该委员会的主任副主任最多连任两届。这就是说,当年被邓小平下令彻底废除的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终身制,并没有被习近平全盘恢复回去,仅仅是为他实现个人终身独裁统治的需要,把最高领导人一个人的无任职期限 - 事实上也就是终身制 - 从“法律角度”固定下来。

总之,他习近平通过“修宪”扫清了自己一个人享受终身制待遇的法律障碍之后,对在他之之下的所有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包括军队领导人的退休换届制度、“能上能下”制度,只会严格执行而不会被取消。这样才能来保证他习近平个人独裁的更有效实施。

在此前提下,未来中共国家政权层面的领导人的每次换届过程中,很大的可能会是国务院总理一般会连任两届,而人大委员长和党内副委员长以及国家副主席职务,还有全国政协主席和副主席职务 ,因为都将成为习近平对手下群臣的政治犒赏,与其说是一种职务还不如说是一种待遇更为贴切。

更大的可能是,除了国务院总理这一工作内容较为实际的职务,正常情况下被从连任两届的角度考虑具体人选,而全国人大委员长,全国政协主席,以及党内的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这三大正职者会只任满一届即被换人,以保证那些习近平宠幸者都能够得到一次党和国家一级领导人的政治犒赏的机会。

在此前提下,正如笔者在上篇文章的结尾所说:直到中共二十大召开之前,关注习近平的总书记接班人选实在过于虚无,关注李克强的总理接班人选才切实际。因为二十大上产生的七名或者九名政治局常委,必定会有一个是在次年三月接替国务院总理位置者。

在网上读到一位内地网友的翻墙贴文,讨论“20大接替李克强的人选与包子的皇储”。该网友说:根据一些传言和迹象,说一些听到的传言和自己的推想。

当年抓孙政才,其实是为了让下一届总理变成习派人马。因为孙政才不可能和胡春华一样冷处理,因为孙政才政绩卓著(起码在数字和报表上是这样),相比之下,胡春华(1963年生)就逊色很多了,所以孙政才如果不彻底打倒,此人当总理的路子是很难阻碍的。所以孙政才被干掉了。

(目前在台上的)李克强肯定只能当两届总理,下一届总理很有可能是上海市委书记李强(1959年生),此人是习近平的浙江同事,当年习在当省委书记的时候此人是秘书长,是习的大管家。上海市委书记是一个跳板,李强不多久就会进入国务院。

习应该会立一个皇储,因为习也开始忧虑自己这一派的延续问题。这个皇储极大可能是陈敏尔(1960年生),因为年龄合适的习派在政治局只有一个陈敏尔。其他人是无法挑起大梁的。

陈全国(1955年生)因为在新疆劳苦功高应该会在下一届入常,可能是政法委书记,也可能是中纪委。

李强此人了解的并不多。但是陈全国和陈敏尔,一个是嗜血狂魔,一个是左派废物,我是对未来很悲观了。

依笔者之见,无论是陈全国还是也有其他外界媒体提及的李鸿忠,因为都只比习近平年轻两岁,所以三年之后的二十大上被安排退出中央政治局,同时再被犒赏一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可能性,要远大晋升政治局常委的可能性。同样也是出生于1955年的李克强,届时因为不但已经连任了两届国务院总理 ,同时也已经连任了两届中央政治局常委,所以届时直接被习近平劝说告老还乡的可能性,大于继任一届政治局常委并接替全国人大委员长的可能性。

之所以专门分析这一点,是因为外界有分析文章根据当年李鹏就是从两个整届和一个半届的国务院总理职务任满后,还又连任了一届政治局常委兼全国人大委员长为例,来讨论李克强下一步的政治前景。

一个过去很少被人关注的政治局常委排名细节是,李鹏担任总理职务时,他在政治局常委会里的排名第二,而时任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只能排名第三。到了李鹏担任全国人大委员长时,他在政治局常委里的排名依然第二,而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则只能在政治局常委会里排名老三。

到了胡锦涛时代,两届任期里都是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在政治局常委会里排名第二,而连任两届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则排名第三。
进入习近平时代以后,又成了国务院总理在政治局常委会里排名第二。两届都是如此。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三年之后的中共二十大上,现任全国人大委员长栗战书将会退出中央领导层,次年三月接替他全国人大委员长职务者是李克强的可能性很小。即使习近平有意愿对他进行如此政治犒赏,他本人也会“高风亮节”,主动要求把位置留给“年富力强”者。而届时将进入政治局常委的李克强总理职务继任者,是胡春华的可能性大还是李强的可能 性大?留待下篇文章详细分析。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夜话中南海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