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30年后历史重演?香港大学校园与六四天安门有何不同?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1-15

30年后历史重演?香港大学校园与六四天安门有何不同?

转发此新闻:
连日来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与警察的对峙不断升级,刺眼的火光硝烟,民众的呼喊与枪响,躺卧在地的受伤学生,一幕幕都让人联想到30年前天安门广场的那一夜。





2019香港校园冲突与1989天安门广场镇压有什么相同和不同之处?台湾总统蔡英文说,“台湾也曾发生军警进入校园,打压自由,那是台湾不愿重蹈覆辙的伤痛回忆”。
北京当局是否会记取历史,不再重蹈血洗天安门的覆辙?天安门运动从温和的开始到惨烈的结束,香港冲突将如何落幕?
嘉宾:时政评论员、六四学运参与者蔡崇国;人权组织“人道中国”共同创办人,1989天安门学生领袖周锋锁
时政评论员、六四学运参与者蔡崇国认为,军警这次在香港中文大学与学生的冲突和六四坦克冲向天安门用实弹开枪杀人,完全不能比。它们有几点不同。
首先是主体不一样。那时候的大学生还是“自己人”,他们视中国政府为自己的政府,他们向政府呼吁实现民主和自由。而现在的香港大学生包括市民,他们是要保护已得的自由。而且香港有很深厚的民主基础,虽然没有全香港范围的选举,但是香港到处都是学生会、商会、同乡会等等,有非常普遍的自由选举。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社会的民主和自由的传统是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要保卫这个东西。而且面对中国政府和大陆化的倾向,他们很恐惧。因为他们享受过自由,还在享受着自由,失去这些对他们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所以很多人都说,如果我们没有了这些自由的生活或自由的生活方式,这不是开玩笑的事,那还不如死。所以他们要决绝得多。而且八九年的学生们,甚至在戒严以后,都还有人抱有希望。
自媒体时代,全社会都成“广场”,反响更大
另外,互联网时代或者说自媒体时代不一样。自媒体时代人人都可以是记者,用手机把细节都拍下来,然后发到网上。
我们过去说,八九年有“广场心态”,限制在天安门广场这个地域里面;现在自媒体时代,整个社会都能形成所谓的“广场心态”。通过自媒体的各种流言、各种消息、各种视频以及细节,可以激起大家非常强烈的愤怒。这也和过去不一样。
政府拖延是特点,也是危险所在
最后,地理环境不一样。香港很远,而北京的天安门是在中国的政治中心,所以政府非常焦虑,害怕会导致迅速的政治分裂。而香港很远,而且香港的抗争似乎反而激起很多网上小粉红的爱国主义情绪。所以北京政府就能拖,香港政府也能拖,这是他们对应方式的一个特点,但也是危险所在。你拖的话,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意外的事情。
决策人不承受压力、不承担责任,造成社会对话困难
蔡崇国指出,八九民运时期,当时面对民众街头和广场绝食压力的是赵紫阳和李鹏等人,但他们实际上没有决策权,决策权在邓小平手上,在几个大佬手上。而这几个决策人又不面对街头的压力,也不承担责任。
政治史的百年发展过程,其实就是要建立责任内阁;谁执政,谁就承担责任。若决策者不承担责任,不承受压力,那就出了问题。
今天的香港也是这样。今天连香港建制派政客田北辰都说,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这件事香港政府是决定不了的,这是得北京决定的。也就是,面对“五大诉求”,要不要让步,做什么样的让步,权力不在香港,而在北京。
而北京又认为香港是个“边缘”的地方。胡锡进对此说得很清楚,而且这一点也让香港人很愤怒。他说,香港人民的抗议使中国人民更团结,使大家更珍惜安定和团结,使大家更爱国。也就是,他把这个东西看作是对中共政权合法性有利的事情。香港又那么远,所以他们不急,他们不承受压力,而且出了什么事他们也不承担责任。
全部问题就出在这里,这会带来社会对话的困难。
一样是抵抗强权,一样是理想主义的学生
人权组织“人道中国”共同创办人、1989天安门学生领袖周锋锁表示,六四与如今香港的抗争最重要的共同之处就是,1989年没结束的试验,香港现在正在进行,也就是抵抗中共的强权,这一点是一致的。另一点很一致的就是理想主义的学生。这两点的强烈一致就是为什么很多人都容易往这个方面想的原因。
香港中文大学的这一幕有很多跟当年天安门事件类似的地方,比如火光、枪声、飘扬的旗帜、民众的支援,等等。
这些都反映同样的问题,就是在中共这样一个专制政党的统治之下——不管是当年的北京还是现在的香港,或者是中共现在想要通过一国两制统一的台湾——就不可能有自由。它不可能容忍自由,自由是敌人。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我们现在面临的是同一个挑战。
网络媒体的强大让中共的瞒天过海没那么简单
当然不同之处在于,香港有强大的公民社会,以及现在有相对自由的新闻。现在很多网络媒体和自媒体非常发达,阻止了中共像89年那样瞒天过海的做法,运用很多假象和假新闻进行迷惑。这一点也很重要。
另外,香港和北京的不同在于,它是个国际金融中心。美国和其他国家哪怕就冲着这一点也会对香港的局势施加一些影响。
30年前,政府把民意表达定为动乱,而民众不畏恐惧守护自由
从一开始,政府就把民意的表达——当年北京百万人上街,香港也是多次百万人上街——定义为动乱,现在称为暴乱,想用各种方式制止。这点跟八九年也非常类似。
只是这一次用了不同的方式,这一次用“警察治港”。现在警察基本上可以任意抓人,我们看到很多这样的镜头,抓11岁的孩子,70多岁的老人,骚扰抓捕孕妇,到民宅中去抓人,这都非常蛮横,没有道理。
其目的和八九一样,就是让人民产生恐惧,在没有办法得到民意的情况下做到让人民害怕。八九时期有句话叫“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这一点是一样的。现在想用恐惧来镇压和收服香港人,这当然是香港人没法接受的。
香港中文大学校园里发生的抵抗,虽然与天安门事件有不同之处,但其意义是一样的,就是人民守护自由的象征,这非常重要。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