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首富李嘉诚该不该批?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10-18

香港首富李嘉诚该不该批?

转发此新闻:
香港富豪李嘉诚最近惹上小麻烦,其「政府应该对未来的主人翁网开一面」讲话,被大陆官媒和舆论痛批。此前,他也曾因「黄台之瓜,何堪再摘」广告,被舆论解读为态度模糊、两边摇摆。在大陆官方看来,香港的抗议是个大是大非问题,任何对抗议的模棱两可,都是站在香港的反对派一边。

香港首富李嘉诚 

自「反送中」以来,香港富豪多数像李嘉诚一样,尽量避免表态,以免得罪两边。不得不表态时,则说些言不由衷、政治正确的话,对抗议运动的本质问题则不触及。这自然让北京和亲政府舆论不高兴。所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北京给这些富豪那么多好处,关键时刻要他们站在北京一边,帮政府说话,却都装聋作哑,试图讨好两边。

香港富豪中,李嘉诚是代表人物。他是香港首富,家族在香港和大陆上层盘根错节的关系,更是其他富豪比不了的。李嘉诚曾因和邓小平、江泽民等领导人的密切交往而被看作政商经营的典范。不过,随着习近平上台,李家势力在大陆退潮,李嘉诚和习的个人关系明显不如邓、江,无从证实他们两人有什么过节,或许像舆论所说,李凭其几十年纵横江湖练就的长袖善舞本领,能洞察先机,在其他商业领袖试图讨好习时,他对中共的路线改变「先知先觉」,在习上台不久即抛售大陆房产,收缩大陆商业,转战英伦,由此还曾闹出「别让李嘉诚跑了」的舆论风波。

不过,有一点可肯定,习不像其前任对李「礼遇有加」是有时代背景的。在习看来,中国经济强大了,无须再仰仗李嘉诚这类香港资本家,相反,他应对北京诚惶诚恐、毕恭毕敬,才是应持立场。

李嘉诚跑了,但香港的痼疾并未改善。「别让李嘉诚跑了」那场风波,该文作者是我的朋友,文章最初是在一家官方智库发出,随即引爆舆论,却招致许多人反对。作者后来告诉我,他因这篇文章受到官方和李嘉诚很大压力,其实文章不是要批李,而是批中央的治港政策,但标题使舆论误解其意,用他文中的话说,香港社会结构失衡,病根早在80年代即种下。

英治时代,虽然港英政府喜欢借助华商领袖势力维系社会平衡,但香港总体还算是健康均衡的社会,特别在经济领域,香港贸易、实业都非常发达,其精工制造一度全球闻名。但《中英联合声明》签署后,香港社会发生重大变化。中央政府的未来设想是实现「港人治港」,实际是把大陆精英治国理念移植到香港。成为北京重点倚重对象的不是香港的升斗小民,而是香港华商领袖。他认为,这等同形成一种对香港上层人士的「招安」政策。

在此情况下,香港腾飞过程中崛起的新商人,意外地获得固化其社会经济地位的机会。30年来,香港头面人物不断受到各种「关照」,逐步形成真正意义的豪族,这些大族因与大陆的关系,拓展商业势力方面获得越来越多的方便,不仅到大陆投资受照顾,在某些与权力联系紧密的领域,亦获得特殊放行。

严格说,即使民主体制下实际也是精英治国。北京特别是回归初中期,依赖商人治港可以理解,然问题在北京非但无打算将治港主体从精英群体扩大到市民,将政体逐步过渡到民主体制,且在香港特殊结构和约束下,精英范畴日益缩小,最后变成地产商治港。

香港经济权力高度垄断在以李嘉诚为龙头的几大地产商手里,造成香港产业结构高度畸形化,演变为一系列社会问题,酿成今日恶果。从这个角度看,香港今次全民抗争缘由虽是修例,但前因早就由畸形的治理结构和经济形态决定,用中共常引用邓小平谈六四的话说,「这场风波迟早是要来的」。

至于李嘉诚,我不知香港民众是喜欢或反感他。反正谈到香港,有种说法称为「李家的城」,是否从一个侧面说明,他应该为香港今日的局面付一部分责任?当然,有人会说,李嘉诚又是谁造成的?当然是北京短视的依赖大资本家的治港政策。可叹的是,北京把香港的土地和房屋做法复制到内地,30年来也造成大陆房价高涨的恶果。

来源:世界日报 / 邓聿文



转发此新闻: